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真的不是梦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3199 2020.05.29 10:27

  所有人都抬头仰望着呼啸在头顶上的三代种,它的突然出现令所有人大惊失色,谁都没有想到现场竟然还藏着一只三代种。

  不过他们很快就镇静了下来。

  无论是学生会还是炼金委员会,在此时都显示出了空前的团结,他们拔出随身携带的武器,一见面就毫不留情地扫射,这些手持M4和AK枪族的人找到了合适的隐蔽点,朝着半空中呼啸而过的生物拼了命地开火,到处都是震耳欲聋的枪声。

  现在这里真的变成发生大规模枪战的地点了。

  三代种远比四代种强大的多,无论肌肉强度还是飞行能力,靠物理动力推动的子弹在它身上留下了明显的弹孔,可是并不足以杀死它。

  “卡文里斯!”乔莹朝着对讲机大喊。

  “我在!”卡文里斯立即回答。

  “给我拿轰爆弹来!”

  “没问题,亲爱的女士!”卡文里斯立即提着一个白色金属包边的手提箱冲了出来,像一位顶着炮火悍不畏死冲向敌军的勇士。

  可是这家伙的运动神经明显并不发达,还没跑几步就被碎石绊倒了,手提箱翻了过来滑到乔莹的脚边,光滑的封面上印着一枚核标志。

  她脸色抽搐了一下,只有一发轰爆弹了,这东西的威力有目共睹,可是她只有一次机会,如果打偏的话,搞不好大家都会死在这里。

  乔莹将最后一枚轰爆弹装进了火箭筒里,准星对准了头顶上空的三代种,那东西或者是累了,收拢起了翅膀,改而把背后的尖触插在了墙壁里,以此来快速移动,不是一个好瞄准的靶子。

  可乔莹就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狠人,大家眼中的疯子,她干脆咬紧牙关闭上了眼睛,将所有人的命运交给直觉。榴弹发射了,拖着流星般的轨迹,在半空中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但是准确无误地命中了那只快速移动的三代种。

  一片轰鸣中,柯哀什么也听不见了。

  身边是枪林弹雨,而他的脑袋里嗡嗡作响。

  他神情呆滞地看了看那只被榴弹命中的三代种,又看了看坠落在远处的林灵,不可能……不可能活下来的,即便是铜墙铁壁都能被那东西撞碎,以林灵的身体绝对承受不了这样的致命一击。

  他希望这是一场梦,可是那把插在墙壁里振动的黑刀又在提醒他这一切都不是梦。

  他的脑袋忽然变得疼痛难忍,无穷的悔意从心底深处涌了出来,有什么重要的人就此失去了,因为他犯下的错误。自己明明可以早点发觉那怪物还活着,可他偏偏迟疑了,因此害死了林灵。

  “要杀了它么?”有一道声音忽然在他耳边响起。

  “杀了谁?”

  “所有阻挡在我们面前的人……或者怪物。”

  “我要怎么做?”柯哀坐起来四顾,可是身边空无一人,他不知道那道声音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放我出来,所有的罪恶由我来替你承担,就像以前一样。”

  “以前?”

  烈焰携带着黑色的灰烬从头顶上坠落下来,很快就消失了,三代种浑身被火焰覆盖着,它倒挂在穹顶上纹丝不动。

  轰爆弹经过炼金委员会的改良,威力相当于一枚小型核武器,可是打在它的身上,仅仅只是让它掉了一层羽毛。

  这只古老而又聪明的智慧生物在短短的时间里就吸取了教训,它知道自己没有办法躲开那枚榴弹,所以从一开始就收拢翅膀将全身重要的部位包裹了起来,像一个密不透风的铁桶。

  但是它太小看那枚榴弹的力量了,因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它的翅膀变得破烂不堪,空气里满是粘稠的血腥味。

  但是并不致命。

  普通的物理子弹并不能对它造成多大的危害,源兽只要能活下来,无论受多重的伤,都能在短时间之内痊愈甚至重生。

  阿尔伯特•木•乔莹应该是全场唯一一个还保持清醒的人,她目瞪口呆地盯着那只还存活着并且发出低吼的古老生物,那一发榴弹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她赌了一把,很明显她赌输了,代价是付出所有人的命。

  为人类利益英勇奋斗的人会被奉为英雄,所以沃尔德学院历史上从来不缺乏英雄,可英雄总是孤独的,比如在等待死亡的路上。

  能让他们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应该就是突然有一颗陨石从天上掉下来砸死这只丑陋而又顽强的生物吧,乔莹这么想着。

  伴随着轻微的地面晃动,空气里忽然“嗡”一声,像是两片金属碰撞在一起发出了蜂鸣声,又像是古老的钟鸣,所有人都看着三代种被巨大的动能推动着重重地砸了下来。

  确实有东西砸下来了,不过不是一颗陨石,而是头顶上的碎石砖瓦。这座地铁站明显年久失修,缺乏必要的维护,所以一次轻微的地震就让它土崩瓦解了。

  很快乔莹就觉得越来越不对劲,纽约并不处于板块交接的地震带上,怎么可能会发生地震?

  尘埃被席卷了起来,弥漫在现场的每一个角落,像一层战争的雾霾,每个人的脸上都铺上了一层阴霾之气。

  三代种发出低沉的怒吼,晃了晃脑袋,庞大的身躯在浓重的雾霾里站了起来,它似乎意识到了某种即将到来的危险,警惕地亮起了头上的三条横杠。

  与此同时,一双末世般的红色眼睛也在它面前亮了起来,那双眼睛中竟然燃烧着金色的火焰!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震住了,有一个人在不被发觉的情况下走进了战场,不怕死似的站在了三代种面前!

  “林灵?”这个念头刚刚从脑海里冒出来,乔莹就摇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学生会长林灵可能已经死了,现场还存活的人只剩下他们几个了,可是在她认识的人里面,除了林灵有这种勇气以外她想不到任何人了,那个人又到底是谁?

  “杀死它!”柯哀的耳边回荡着一道没有丝毫情感的命令。

  “你是谁?”柯哀想知道那道声音是从哪里来的,可是这句话刚问出口,他的身体就不受控制地动了起来,像一台精密的仪器自动开启了程序。

  他左手心里的六芒星印记忽然亮了起来,一种久违的感觉从心底深处冒了出来,他对着三代种张开手,伴随着一声金属碰撞的蜂鸣声,一个巨大的金色气泡忽然将那个古老生物庞大的身躯包裹了起来。

  这是……超能力?

  巨大的压强将它挤压着,它透不过气来,只能发出低沉的吼声,像是深海里失事挣扎的潜水艇。

  它疯狂地撞击着气泡,可是那层气泡坚固得像一面钢铁壁垒,一步一步压缩着它的生存空间,它全身的骨骼嘎吱作响,暗红色的血液从身躯里汨汨地冒了出来。

  它忽然不再挣扎了,将脑袋趴伏在了地上,在绝对的权力、力量以及真正的死亡面前它变得不再高傲,学着向强大的一方臣服。

  柯哀的心里动了一下,金色的气泡颤抖了起来。

  “你总是那么懦弱、心软,所以我才讨厌和你这种人共同一个身体。”在他迟疑的时候,那道毫无感情的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杀了它!”

  柯哀的身体忽然被更强大的力量控制着,他不由自主地握紧了手心,巨大的气泡轰然一声破裂。这只杀死了林灵的生物如山一般在他面前轰然倒下,他忽然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整个人坠落了下去,摔进了坍塌的洞穴里。

  他迷迷糊糊地看着那个被炸出了窟窿的穹顶,身体突然间变得非常沉重,所有的力气像是一下子被抽干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几架黑色的直升机出现在了那个空洞里,穿着整齐的医生和护士从直升机上冲了下来,将他抬上了担架。

  “我……”柯哀一下子清醒了过来,他推开旁边的医护人员,从担架上爬了下来。

  他一眼就从人群里找到了林灵,她被几个护士簇拥着推进急救手术室前,心电图上还跳动着微弱的曲线。

  “放心吧,你们会长不会有事的,那些医生里也有能力者,他们绝对一流!”卡文里斯从背后拍了拍柯哀的肩膀说,“话说你刚才跑哪里去了?”

  柯哀看了一眼倒在地铁站正中央的源兽,挠挠头装作劫后余生的样子说:“那只怪物吓死我了,我躲进了地洞里,还好它没发现我。”

  “确实,那是我见过最丑的源兽,”卡文里斯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两只手在两边像翅膀一样扇了扇:“大鸟怪!”

  天空的尽头渐渐暗了下来,两边的路灯依次亮起,可以看见几名十一二岁的学生抱着书本在宽阔的校道两边追逐打闹。

  沃尔德学院和一般的大学有两点最大的不同,第一是所有学生的研究对象只有一个,那就是源兽。

  第二听起来有点儿离谱,那就是这个学院并不是全日制四年制,要想成功毕业的话必须凑够足够的学分,而获得学分的方法就是击杀源兽或者在研究课题上有突破性进展,所以就出现了一个很滑稽的现象——八九岁的小孩和二十岁的大人有很大的可能性会坐在同一个教室里。

  柯哀想起来自己刚刚发现了源兽同类相食的秘密,可以填补源兽进化理论的一大片空白了。

  他打亮了手机屏幕,在校园的长椅上坐了下来,想了很久还是写下了一条短信:“我现在要去一趟安理会,会路过Landet Jarna,可以顺便给你带一束花,想要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