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那只是一个传说?(求收藏,求推荐!)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329 2020.06.05 22:19

  此时,在沃尔德学院的天文图书馆里,刚刚离开学生区的诺顿老头子拍亮了图书馆水晶吊灯的开关,在书房里坐了下来。

  四面都是古典的书架,他的头顶上是用彩色陶瓷拼接起来的一只史前恐龙的图案。在他的背后摆了一个巨大的书柜,除了古老而又厚重的古籍以外,还有几个用罐子装起来的动物标本。

  老头子摘下老花镜,揉了揉眉眼。

  办公桌上摆了一份报纸,是学院新闻网凌晨之前发布的校报。

  校报的内容是早上纽约地铁站的四代种源兽袭击人群的事件,他仔细翻阅过后仍觉得有很多可疑的地方,临时留了一份放在办公桌上。

  走廊里传来忽远忽近的脚步声,紧接着有人推开了门,“在这个时间还不休息的人,除了你以外我想不到其他人了,你永远是沃尔德最敬业的人。”

  诺顿一抬头就看见一个西装革履的老人站在了门口,那个老人也是一头花白的头发,面目安祥,但是一头银白色的头发梳得很整齐,和诺顿比起来,诺顿的头顶反而像一个乱糟糟的鸟窝。

  诺顿低头看了一眼腕表,对来人有点儿诧异:“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柏林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海因茨教授把一份盖了“绝密”红章的文件摆在了办公桌上,在牛皮沙发上坐了下来。

  “凌晨三点的飞机,我刚从柏林的学术演讲里脱身就听说又出事了,特意赶回来去了一趟档案馆,路过天文图书馆看见书房的灯没关,我就想到了是你。”

  “你去档案馆干什么?”

  “因为黑匣子。”海因茨回答,他脸上的表情忽然逐渐认真了起来,“如果不是要给柏林那帮能力者说明情况,我才不会跑这一趟,我会亲自把黑匣子送回来。”

  “你说的黑匣子……”诺顿有点儿诧异地说,“难道指的是那个'潘多拉魔盒'?”

  海因茨点了点头,作为共事多年的同事,沃尔德学院以严谨著称的两位资深教授,诺顿总是能猜出他想要讲什么。

  “那只是一个传说。”诺顿说,“一个神话传说。”

  “那不是一个传说。”海因茨摇了摇头否定了诺顿的说法。

  “在希腊神话中,潘多拉魔盒中封印着黑暗、邪恶的东西,那个东西具体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因为从来没有人打开过,这是我们研究了很久的课题,那群聪明可爱的孩子断定研究结果一旦公布,就能像斯文•定赫发现楼兰古城那样震惊整个世界。”

  “那只是一个传说,海因茨。”诺顿再一次说了这句话,似乎刻意想点醒这位沉迷于学术研究的教授。

  “那不是一个传说!”海因茨忽然提高了音量,整个书房里回荡着他的声音:

  “我们在太平洋深处找到了这个魔盒,那些像章鱼一样的源兽成群结队地保护着这个东西,盒子到手了,可是这些孩子却已经永远离我远去,我永远无法忘记他们在对讲机里的呼救,如果连我都承认那只是一个虚假的传说,再过几年我死了以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他们!”

  “我很抱歉,海因茨。”面对海因茨激动的反应,诺顿低下头面带歉意地说,“失去了那些孩子,我也很心痛,请你节哀。”

  海因茨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闭上眼睛一屁股坐回了牛皮沙发上,缓缓地点了一根烟,过了许久以后才吐出一句话:

  “盒子被打开了,在我之前有人打开过。”

  “你说什么?”诺顿面色惊诧。

  “我回来以后直接去了档案馆,我打开了魔盒,里面什么都没有。”海因茨把一个黑色的铁盒子丢在了诺顿的办公桌上,盒子打开着,里面空空如也。

  他眯起了眼睛,那一双混浊的眼睛中仿佛跃动着银色的火花,“所以我怀疑有人打开过,把里面的东西取走了,如果我猜得没错的话,那个人就是你几个月之前从中国招来的学生。”

  “你说柯哀?”诺顿愣住了,隐隐感觉到事态有点不可控了,他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不不不,柯哀是一个很听话的孩子,不可能擅自触犯规定,这之间一定有什么误会!”

  “你怎么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你应该记得五年前的那场挫败,我们一直认为的那个前途无量、最内敛听话的学生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个叛徒,不仅偷走了学院最珍贵的东西,还亲手杀死了他的导师!”

  “五年前的事情就不要再提了,海因茨。”诺顿扬手打断了海因茨的讲话,他抚了抚自己的额头,长时间熬夜让他累极了。

  “那件事情是我们教育方针的失败,才会培育出这样一个学生。这些年我和校长已经在想办法改进原有的教育模式了,也许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个能力出众、在猎杀源兽上出类拔萃的学生,而是一个个全面发展,尊师重道的孩子。”

  “这和教育方针没关系!”海因茨教授强调,他的声音变得越来越低沉:“如果不是要参加那场该死的学术演讲,我永远都不会让黑匣子离开我的视线一步!它被打开了,除了你那个学生以外我想不到任何人,如果放任不管的话,他很有可能成为沃尔德学院历史上的第二个叛徒,是一个祸根,我不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

  “你想干什么?海因茨,那只是你的猜测,请你冷静一点!”诺顿忽然意识到了某种可怕的东西,恐惧感在他的心里像一团黑色的雾气飞快地发散。

  海因茨在学术研究上的贡献没的说,一直是沃尔德学院最顶级的教授之一,尤其是炼金术水平。

  但是他在性格上非常偏激,常常和其他人格格不入,他现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指不定会做出一些冲动的事情来。

  诺顿也明白海因茨的意思,这所隐蔽在太平洋深处的学院是人类对抗源兽的唯一堡垒,不能有任何闪失,不管是从外部还是从内部。

  一旦有任何可能发生的意外,都必须立即抹除,他们就是这样的一群人,处事果决、从不犹豫。

  “放心,我不会干什么,我很冷静。”海因茨双眼里恢复了学者的镇静,再次点了一根烟,慢悠悠地说:“我听说他下周要再一次参加能力觉醒仪式了吧?你特意给了他这次机会。”

  诺顿松了一口气,缓缓地在椅子上坐了下来,用一种平和而又期待的语气说:“你觉得他这一次能通过么?”

  “我怎么知道?”海因茨耸耸肩,冷漠地回答,“这一次我会亲自到场监督,如果他还通不过能力觉醒仪式的话,他就不再是沃尔德学院的学生了,我会用我自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解决问题?你……”

  海因茨的话还在书房里回荡,沙发上已经不见了他的人影,诺顿看着那个空荡荡的黑匣子,怅然若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