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泡沫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073 2020.06.14 22:55

  “这么久才出来,快告诉我,你不会被当场逮住了吧?”回宿舍的校道上,一个留着一头金发的家伙突然从树后闪现出来,站在柯哀面前挤眉弄眼地说。

  卡文里斯贼眉鼠眼地左瞄右瞄,除了柯哀旁边一个腰宽膀圆的胖子以外,没有看见诺顿或者海因茨的身影。

  “你紧张什么?被逮住了也是我受罚,跟你又没有关系。”柯哀翻了一个白眼说。

  “这话就不对了,你要是脑子一热把我抖出来了,咱俩都得玩完。”

  “开玩笑,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出卖兄弟苟且偷生的人么?”

  “这么说来……”卡文里斯摸着下巴眯起了眼睛,像一个细致的侦探一样盯着柯哀,“这么说来,你真的通过了觉醒仪式?”

  “那是当然,幸好现场很混乱,老头子们才没有察觉到我是靠着外挂通过,不然我就不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了。”柯哀没好气地说。

  “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吧?”卡文里斯警惕地问。

  “我好像知道了……”突然有一道声音从旁边冒了出来。

  一直被他们遗忘的皇甫帅像在课上回答问题一样,从旁边探出头来,插在他们两人中间。

  “学长,我看错你了,我还以为你是一个正人君子,没想到你竟然用这种阴险卑鄙的手段欺骗老师,欺骗同学,我要去举报你!”皇甫帅满脸严肃。

  柯哀和卡文里斯互相对视了一眼,同时眯起眼睛盯着这个胖子,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你说……你刚才知道了什么?”

  被两名高大的学长不怀好意的眼神凝视着,刚才还义愤填膺的皇甫帅忽然挠起了原本就乱糟糟的头发,开始茫然四顾:“什么,学长,刚才发生了什么?我什么也不知道啊,我怎么失忆了,我是谁,我在哪?”

  柯哀和卡文里斯又互相对视了一眼,对这个识相的胖子点了点头。

  “你说你的超能力……真的觉醒了?”卡文里斯几乎是拍着桌子站了起来。

  出了天文图书馆,三个人来到了沃尔德学院的食堂,他们刻意挑了一个靠窗的角落里,点了几份英式烤面包,早晨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他们的脸上,仿佛染了一层金色的露水。

  柯哀掏出自己仅有的127元生活费,请他们吃了一顿英国式早餐,在皇甫帅面前摆了几个烘烤的牛角包和一份酸奶。

  这顿饭算是柯哀给他的“封口费”,皇甫帅举起了四根手指发出了从今以后无论何时何地都不会说出他刚刚听见的一切,否则遭到天打雷劈,从此再也没有女朋友的毒誓……

  皇甫帅这家伙显然饿极了,服务员刚把面包端上来,他就把自己那份吃完了,连酸奶喝得一滴不剩,用一种眼巴巴的目光盯着柯哀和卡文里斯面前的牛角包。

  柯哀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把自己面前那份推到了皇甫帅面前,然后四面环顾了一圈,这个时间点的食堂里并没有多少人。

  “你那么大声干嘛?”

  卡文里斯反应了过来,他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小声地说:“你真的觉醒了超能力?”

  “是觉醒了,但是我也没想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似乎它就……莫名其妙地觉醒了,像一个开关莫名其妙地打开了。”柯哀挠了挠头说。

  “给我看看!”卡文里斯满脸好奇。

  柯哀张开了左手手心,微微用力,手心里的印记自动亮了起来,发散出忽明忽灭的光芒。

  “你的炼金术粉末早就过期了,这是真的。”

  卡文里斯盯着柯哀手心里的能力者印记,他虽然不是能力者,但是他一直对能力者很感兴趣,也一直对这个不是能力者这个事实感到遗憾。

  他一直在闲暇时间里研究人类之中为什么会出现“超能力者”这个课题,所以当他听到柯哀这个失败了两次的特例说起自己超能力觉醒了那一刻是多么的震惊。

  这个印记确实在闪烁着,跟诺顿在《能力者基础理论》那门课上讲的一模一样。

  “你的能力是什么?”卡文里斯问。

  “泡沫。”

  “泡沫?”

  “就是气泡。”

  柯哀指了指皇甫帅面前的银制托盘,空气里忽然“嗡”一声,像是两块金属轻轻地碰撞在了一起。

  整个盘子忽然被一个透明的气泡包裹了起来,随着柯哀手指的方向缓缓地飘了起来,皇甫帅怎么也够不着。

  “太神奇了……”卡文里斯喃喃地说,他站起来用手指戳了戳那个气泡,质感非常坚硬,他尝试了各种方法也戳不破,而且这个气泡材质看起来似乎有点儿像实验室里的纳米材料。

  “什么情况下能发动,最大承重力是多少,弱点是什么,作用范围是多大……”卡文里斯摸着下巴,忽然问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柯哀挠了挠头:“你问的这些……我还一个都不知道。”

  “你一个都不知道?”卡文里斯诧异地说,“我要是你,在刚觉醒的那一刻就把所有优缺点都测试出来,进行总结归纳,以后在实战中就得扬长避短,发挥出它最大的功效。”

  卡文里斯看着满脸诧异的柯哀,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只有几条显眼掌纹的左手心,忽然有点儿羡慕这个舍友,自己在出生的那一刻,怎么就不是一个能力者呢?

  “先找一个试验品吧。”柯哀把目光看向皇甫帅,皇甫帅像是明白了什么一样,急忙摆了摆手,满脸无辜地说:“我已经测试过了,至少可以承受324斤的重量!”

  柯哀和卡文里斯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笑了笑。

  “我当时也没想到要测试什么,当老头子要求我演示的时候,我才知道我的能力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觉醒了。”

  柯哀划下手指,气泡就像一个轻盈的气球一样,缓缓地落在了皇甫帅面前,露出里面的几个牛角包来。

  “这么说来的话,为什么你的超能力前两次没有觉醒,又偏偏在这一次觉醒了呢?是用了几百年的炼金矩阵出了问题,还是说你的身体本身就和一般人不一样?”卡文里斯摸着下巴,眼睛里仿佛流露着学者的镇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