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断裂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053 2020.06.20 23:15

  “我找到了一艘沉船,就在那边。”弗洛兹说,他像一条鱼儿一样在水里游动了起来,跑到洛丽塔前面带路。

  洛丽塔却无动于衷,“不务正业。”她没好气地嘟哝了一句,然后捡回了自己的潜水刀,回到刚才的地方继续摘取岩石样本。

  “那好像是一艘海盗船诶,我们这辈子都没见过海盗,你不想去看看么?”弗洛兹游到洛丽塔面前,摆出一个“大”字,似乎想要说服这个一本正经的女孩儿。

  “我没你那么悠闲。”

  “有很多金银财宝!”

  “我又不缺钱。”

  “这是历史上的重大发现!”

  “不去。”

  弗洛兹没辙了,在沃尔德学院读书的几年来,在任何事情上,他从来没有说服过这个女孩,她总是那么无动于衷,他甚至想不出这个世界上有什么是可以令她动心的东西。

  弗洛兹只好仰起脑袋在水里翻了个滚,向着另一个方向游去。

  洛丽塔的潜水刀切割在灰黑色的岩石块上,把收集来的样本都装进了潜水服的夹舱里。

  在深水作业,每下潜十米,受到的压强就会增加一个大气压,越往下潜,压在胸口的石头就越来越大。

  一般深潜队员的基本配置是压缩氧气瓶、脚蹼、潜水服和压铅等装备,而他们穿戴的是炼金委员会特制的深水压潜水服,内部增加了四个水流夹层,用于缓冲人体受到的压力。

  这套装备看起来就像是登上太空专用的宇航服,虽然厚重无比,但是比起一般的潜水装备来说更加安全。

  采集完样本的洛丽塔一回头,弗洛兹就不见了,她游到礁石的上方四处环顾,可是在深水里什么也看不见,就算打开强光手电,最远也只能看见面前几米的距离。

  她找不到弗洛兹到底去了哪里。

  “喂?”

  洛丽塔在对讲机喊。

  可是四面八方怎么也没有弗洛兹的回答,洛丽塔又循着礁石往下游,这块区域像是一片死亡的禁区,礁石延伸到看不见的尽头,又生长出锋利的棱角,无论怎么找也没有任何生物存在的迹象。

  “弗洛兹?”她又喊。

  还是没有回复。

  他不会走丢了吧?洛丽塔心想。

  对于一个团队来说,擅自脱离队伍是一件极其可怕的事情,尤其是在一个未知而又危险的境地里,半个小时之前这里还有大量源兽在活动,虽然现在都莫名其妙地消失了,但是洛丽塔的心里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连生物检测声呐都侦测不出来,那些生物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弗洛兹?”洛丽塔下意识地回头看去。

  她的身后忽然卷起了一层水波,水中隐隐有漩涡成型,像是生物窜动过后留下的痕迹,她咽了一口唾沫,心里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

  “海因茨教授,能听见么?”洛丽塔想起来还有一艘运输船在上方等待着他们的回归,要想找到弗洛兹,联络海因茨教授是最直截了当的方法。

  过了许久以后,那边才传来海因茨夹杂在暴雨中的声音:“听见了,你们采集完样本了么?”

  “样本已经采集完毕,但是弗洛兹走丢了,我找不到他。”

  “什么情况?你们没有在一起么?”

  “没有,他好像发现了一艘海盗船,然后我就跟他走丢了。”

  “混账!”海因茨气愤的声音在对讲机响起,他走到船舱里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数据,在对讲机里说:“他的生命迹象目前很安全,我们先把你拉上来,你呆在原地别动。”

  “可是弗洛兹怎么办?我不能丢下他。”洛丽塔担心地说,她忽然有点儿后悔没有把那个不仅好奇心泛滥而且又贪玩的家伙拦下来了。

  两人在沃尔德学院学习了好几年,并且搭档了这么长时间,还是第一次分开这么久。

  “目前船体很不稳定,我们只能先拉一个人上来。”海因茨焦急地说,这艘笨重的运输船在茫茫无际的大海里遭遇了可怕的暴风雨,像一片摇摇欲坠的孤叶,随时都有可能被打翻。

  船上的情况比水下更加不容乐观。

  “别担心,我说过了,他的生命迹象很安全,我一定会把他带上来的。”海因茨教授坚定的声音在对讲机里响起。

  洛丽塔的心里稍微安定了下来,她摸了摸放在夹层里的岩石样本,再一次确保这些即将接受检测的东西没有离开她的身边。

  救生索在这个时候开始牵扯了起来,她明显感觉到有一股踏实而又稳定的力量牵动着她的身体,缓缓地远离这个孤独得让人怀疑自己存在的水下世界。

  她快速地上升,到了某一个节点停滞了几秒钟,在同一时刻,连着她的意识也停滞了下来,她忽然飞快地下降,像是失去平衡摔下了高耸的悬崖。

  洛丽塔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在山顶游乐园玩蹦极的日子,她也是这样被一根弹跳绳固定着,从40米高的山顶上一跃而下。

  一股巨力从她的腰上传了过来,几乎让她昏死过去,她在水里停滞了一会儿以后快速地下坠,她想到了自己曾经在梦中看见绳子断裂的场景,那时候她一路下坠,也像现在这样神志不清,再后来她就想不起来了。

  她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断裂的绳索在海水里剧烈地摇摆着,像章鱼的触须,在海水里卷起了漩涡……

  钢铁制造的救生索竟然断了!

  应该要沉到海底去了吧?她心想着。

  救生索在这个节骨眼上断掉了,而且还是在这个完全无法施展援救的大海里。

  以这个速度下降,就算运输船上有人在第一时间冲下来,也不可能赶在她之前抓住她,海水的压强也会把一个人活生生地压死。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睁开眼睛第二眼看见的竟然是弗洛兹鼓动着鱼鳃的脸庞,弗洛兹正半蹲在一块礁石后面,像一个警惕的巡逻队员一样,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另一边的情况。

  “你?”醒来的洛丽塔指着弗洛兹,几乎是尖叫着出声。她看了一眼缠在腰上已经断裂掉的铁索残骸,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还活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