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乞丐(求收藏,求推荐!)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147 2020.06.07 21:16

  “名字?”

  “柯哀。”

  “部门?”

  “学生会。”

  “大声点,听不清楚!”

  “学生会!”

  “你是学生会的?”天文图书馆大堂里负责登记的女学生停下了笔,用一种奇怪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下站在面前的人。

  她示意站在柯哀后面的人保持肃静,一大早上百人在图书馆大门口排成了长队,要参加这场能力觉醒仪式,但是场面实在太混乱了。

  所有人都是第一次参加这种神秘的仪式,大家都抱着新奇的目光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人高谈阔论,原本用来钻研学术的天文图书馆现在变得跟菜市场一样热闹。

  这个只有十七八岁的女孩又没有管理者雷厉风行的风范,只能不断地猛拍桌子提出表面上的暗示,可是仅仅这样,明显不能让这些新奇的年轻人买账。

  柯哀点了点头,“我是学生会的,有什么问题么?”

  “没什么,我只是第一次听说学生会的人还来参加能力觉醒仪式……”她的脸上露出了奇怪的表情,一边记录一边压低了声音自言自语。

  基本上只有新人才会被要求参加能力觉醒仪式,而现在竟然有一个已经加入“三大会”之一的人出现在了她面前!

  柯哀耸耸肩,像是没听见一样,露出了一个无所谓的表情。在来到这里的几个月里,面对这样的表情他早就习惯了,最开始的时候他还会激动地和对方争论几句,久而久之,他就像是变懒了一样,连争论都懒得继续下去了。

  他从她手里拿了一张单号,然后在放映厅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

  他的序号是二十三号,他对流程很清楚,这个经流程他经历过两次,等到所有人都拿到单号以后,他们就会一起进入阶梯教室等待那些资深导师的到来。

  那些资深导师大部分都是沃尔德学院的教授和讲师,其中大多数人都是拥有特殊能力的超能力者,只有一少部分是炼金术师。

  他们是这场仪式的监督者,就好比考场中的监考老师,负责监督这场仪式的正常进行。

  柯哀四面环顾了一圈,除了他以外放映厅里只有十几个人,还有一大部分人在外面排队。

  这一次的新人比前两次要多,能参加觉醒仪式的人都是能力者,他们以后都会面临一个选择,要么加入学生会要么加入风纪委员会。

  这也是学生会和风纪委员会的本质区别,和全员都是能力者的学生会比起来,风纪委员会像一个杂乱的大杂烩,有能力者也有普通人,他们以后的主要工作就是在世界各地收集源兽的情报,然后上报给学院出动人手解决问题。

  柯哀摸了摸口袋,拿出了一个红色的化妆品盒子,里面装着卡文里斯熬夜给他准备的炼金术发光粉,临出门的时候那家伙还躺在床上补觉。

  他警惕地环视了一圈,确保没有人将注意力放在他身上以后,打开盒子沾了一点点涂在了左手心里的印记上。

  卡文里斯强调过炼金术粉末的有效时间大约是半个小时,在这里待命的时间是六分钟,觉醒仪式从开始到结束大约需要二十分钟,他已经计算好了时间,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用完以后必须立即“毁尸灭迹”,不能被任何人发觉出端倪,因为在沃尔德学院,利用小聪明蒙混过关是绝对禁止的,一经发现连好心帮他一把的卡文里斯也会被拖下水。

  柯哀从没在考试的时候作弊过,在他的记忆里,上学的时候一遇上大考,往往都是隔壁的几个老兄弟在交卷前目光飞快地从他这里瞄两眼选择题答案匆匆忙忙地补上。

  现在他的心脏像是小鹿一样扑扑乱跳,双手完全不受控制地发抖,原来作弊是这种感觉,他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会变成一个在考场里作弊的学生。

  在这个最为关键的时刻,他心里忽然打起了退堂鼓,像是有两个小人儿在掐架,其中一个大吼不就是一场仪式么,硬着头皮上就完事了,大不了不拯救世界了,咱们回中国去!

  另外一个说你这个胆小鬼,也不看看自己有几斤几两,不作弊你根本过不了这场仪式!这一次还失败林灵就要跟你说拜拜了,下次再见面的时候她孩子都这么大了,还有卡文里斯,他们给你这么高的期望,你就这么对他们?

  这么想着想着,他忽然看见面前出现了一张可怕的胖脸,像是晚自习上突然出现在窗边给予你目光关怀的班主任!

  “啊!”柯哀被吓了一跳,情急之下化妆品盒子被他甩了出去,正好砸在了那张可怕的胖脸上。

  那张胖脸还保持着笑容满面的表情,像是在跟你打招呼,距离柯哀大约只有十几厘米,紧接着整张脸上都布满了淡金色的粉末,像是被一个蛋糕正面砸在了脑袋上……

  “兄台,你哪位?”柯哀晃了晃脑袋,从做贼心虚的慌乱里恢复了过来。

  “&_,&*#%^!”那人抹了抹满脸的炼金术粉末,用一种奇怪的语言说了一句古怪的话。

  柯哀没有听懂,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来,他可以确定对方确实说了一句话,应该是某种方言。

  “嗨,学长你好!我叫皇甫帅。”那人改用了蹩脚的英语,加上手势的辅助,让柯哀终于明白了他的意思。

  柯哀松了一口气,使劲儿地挠了挠冒出冷汗的脑袋,他还以为有导师过来巡查了,这事要是被发现的话,这场仪式还没开始他就得提前离场了,在宿舍等着安理会下午送来的审判结果。

  不过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我叫柯哀。”柯哀以中国人一贯的礼貌回敬,向对方伸出了手。

  他顺便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他旁边的魁梧胖子,这个人看起来大约十七八岁的样子,和他差不多。

  但是那一身穿了很久的格子衫和破了一个角的拖鞋不知道多久没换了,尤其是那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如果说诺顿老头子的头发是一个鸟窝的话,这个年轻人的头发就是一个杂乱无序的茅草垛,显然很久没洗过了。

  按道理来说,沃尔德岛屿上不可能出现乞丐,难道是他的船在附近沉了,正好爬到岛上来了?就算是这样的话,天文图书馆这样一个钻研学术的圣地又怎么会允许一个乞丐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