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同类相食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946 2020.05.28 09:10

  “这威力……是打算一炮把上古四大源兽的脑袋轰爆么?”不知道是谁在对讲机里说了一句。

  “经过我们改良的装备,至少得在次代种三代种身上留下记号才能算好装备!”乔莹没好气地回答。

  所有人都震惊地看着被火焰彻底吞噬的四代种,不得不说,这一发炮弹威力十足,甚至连穹顶也破开了一个巨大的窟窿,现场一下子被硝烟弥漫了,尘埃从天空中坠落下来,阳光像是圣光那样从中间穿透下来。

  这个女孩确实是个疯子。

  现场一下子被她变成了真正的战场,浓烟弥漫像是一层晨雾。一直帮不上什么忙的柯哀躲在窄道里抬头眺望,阳光透过硝烟照在他皱起了眉头的脸上,透着一股阴霾之气。

  他忽然看见一双黑色的帆布鞋轻轻地踩在窄道上,闪过他的面前,紧接着一道黑色的刀影牵动着雾气,他的心里忽然有一只小怪兽跳了一下。

  林灵单手握住流泛着花纹的刀柄,踩着墙壁一路拔升,像武侠小说里一位飞檐走壁的大侠,最令人惊讶的是她踩着墙壁还如履平地!

  她面无表情地把纯黑色的武士刀高举过头顶,凭借着全身的力量俯冲而下,这完全是杀死一个人的挥刀,凶狠、凌厉、没有丝毫的犹豫。

  伴随着一道尖刺插入血肉的混浊声,巨大的生物尖叫着在顷刻间摔落了下来,重重地砸进了坍塌的洞穴里。

  林灵也不像一个正常人。

  柯哀心想这句话是废话,因为战争学院本来就没有一个正常人,他们是一群与普通人截然不同的“超能力者”,再度进化过的人类,身体素质本就出类拔萃。

  只不过比起阿尔伯特•木•乔莹简单粗暴的方式,林灵更像是一位用技巧取胜的格斗家。

  “果然是智慧生物啊……”柯哀看了一眼地底下破开的窟窿,那头被林灵杀死的四代种掉进了洞窟里,碎石几乎将它掩埋了起来,这些生物竟然在地下挖了一个洞穴。

  他们的情报第一次发生了错误,蛰伏在纽约地铁站里的四代种并不是一只,而是三只!它们隐藏在暗处,在他们所有人汇集之后发动一场猛烈的突袭,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组织。

  “当然是智慧生物,诺顿老师在课上讲的也是智慧生物。”一道声音听起来有点儿哭笑不得。

  柯哀猛地回头,一个身材瘦削的年轻人不知何时站在了他的身后,这人穿着一套紧身的红色作战服,看样子应该是炼金委员会的成员,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那头灿烂的金色短发。

  “卡文里斯?”柯哀喜笑颜开,在这个地方终于找到了一个熟悉的正常人,“你怎么也来了?”

  “跟任务凑学分咯。”卡文里斯耸耸肩回答。

  虽然学生会和炼金委员会之间存在着竞争关系,可是柯哀和卡文里斯两人是舍友,卡文里斯是一位英国人,经常以英国绅士的风格开女孩子的黄色玩笑,所以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就被全校女生冠以“无耻之徒”的称号。

  两人最大的共同点就是都没有“能力”,柯哀虽然左手心里有能力者印记,但是超能力迟迟没有觉醒,所以在大家的眼里就是一位“无能力者”。

  而卡文里斯是一位实实在在的“无能力者”,他的手心里没有六芒星印记,但是因为对传统炼金术有极高的造诣,所以在入学的第一天就加入了炼金委员会。

  “会长,你们没事吧?我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响声。”对讲机里传来副会长伊丽莎白的声音,她们还在外面待命。

  “四代种已经被消灭了,你们带了记忆清除装置吧?”林灵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没有一丝起伏。

  “带了。”

  “现场有很多目击者,麻烦你做一下善后工作。”

  伊丽莎白很快就从出口赶了过来,她摘下面罩走到停运的地铁列车里,然后从随身携带的背包里掏出一枚黑色的圆盘,大约只有手掌那么大。

  伊丽莎白性格外向,听说曾经是歌唱队的主唱,一度还是卡文里斯的暗恋对象。

  当所有乘客都被她吸引的时候,她就趁机按下圆盘上的按钮,仅仅快门一闪,那些看热闹的人们就像是突然傻住了一样。

  这就是记忆清除装置,炼金委员会研制的先进装备,柯哀记得林灵也用过这个东西,它可以清除指定人群最近二十分钟里的记忆,目的是保守住源兽的秘密,不让不明原因的人们感到恐慌。

  回到学院以后,风纪委员会那群程序员就有的忙了,他们将要日夜不停地删除有关于纽约地铁站出现源兽的痕迹,并且将这场源兽袭击人类的事件替换成一场“意外”。

  柯哀知道那帮人的尿性,估计再过两个小时互联网上的新闻标题就会被改成“黑帮交手?纽约地铁站发生大规模枪战!”或是“不明物体爆炸!纽约地铁站自焚事件细说”,那群人特别擅长用含有噱头的标题来混淆视听。

  而他们现在只需要清理战场,然后安全撤离就算任务圆满完成了。

  柯哀听见了砖瓦滑落的声音,他往洞穴里瞥了一眼,就是这一眼让他再也移不开视线了。

  那东西还没死……

  它趴在自己挖出的洞穴里,细碎的砖瓦砸在它两对宽阔的翅膀上,暗红色的血液在下面漫开了一个血泊,它颤抖着,看起来奄奄一息的样子。

  可是它还没死。

  海因茨老头子在《生物进程学》那门课上讲过,源兽这种生物的生命力非常强大,而且恢复力惊人,如果不能一次性将之杀死的话,它们很快就会卷土重来。

  柯哀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拔出了腰间的柯尔特手枪。

  “你干嘛?”卡文里斯忽的拉住了柯哀。

  “下去看看。”柯哀犹豫了一下,还是故作镇静地回答。

  那只四代种虽然没死,但是应该受了重伤,就像一只折了翅膀的鸟儿,它很虚弱,只需要一枪就能给它致命一击。

  他环视了一圈,除了自己以外,根本没有人发觉那东西还留着一口气,来到这里的每个人都不是一般人,他觉得这时候如果惊扰其他人的话,大家反而会给你一个“小题大做”的目光。

  反正也很简单,只需要一枪的事,学院的几个老家伙教过他怎么使用这把武器。他从上面跳了下来,洞穴并不算很深,他看见那东西蜷缩在角落里,浑身颤抖,像一只在暴雨天缩在屋檐底下发抖的小狗。

  空气里回响着奇怪的撕咬声,似乎察觉到有人来了,那东西快速地扭过头来,在近距离和柯哀做了一次短暂的对视。

  柯哀清楚地看见,在那东西的旁边躺着一只血肉模糊面目全非的四代目,强壮的肌肉和羽毛已经脱落了,与此同时,那东西头上的四条横杠已经逐渐变成了三条。

  它忽然从四代目进化成了三代目!

  柯哀的脑子里忽然嗡嗡作响。

  源兽可以同类相食?同类相食的结果是进化?

  该死!海因茨那个老家伙从来没有讲过这一点,教科书里关于源兽的进化理论也一直是空白的。

  源兽这种古老而又强大的生物从几千年前就已经存在于世界上了,甚至从久远的冰河世纪开始,海啸、地震、两极调转……地球上的每一次灾难都和它们脱不了关系。

  源兽之间的阶级进化也一直是一个谜,没人知道它们是怎么破解生命的代码,从一只弱小的蜥蜴多次进阶为古老强大的龙,而现在这个过程就在柯哀面前真真正正地展现出来了!

  这个方式残忍却也简单,竟然是吃掉同类。

  可是现在柯哀没时间享受获得知识的喜悦,他看见那只进化后的三代种轻轻地振动翅膀,从洞穴里飞了出去,因为进化的缘故,它背后的翅膀比原来增大了一倍,轻轻扇动起来的时候带动了周围的气流。

  它像一只迅捷的黑鹰,尖叫着释放出愤怒的吼叫,冲到穹顶被炸出的空洞里,上午灿烂的阳光像圣光那样从空洞里洒下来,照在它身上,像一只披着恶魔外衣的天使。

  它卷土重来了,这种古老的生物凶狠、高傲、从来不害怕死亡,每一次重生和进化都会令它们的本性更加暴戾。

  它从高处俯冲下来,连同着那道庞大的身躯都无法被肉眼辨别了,因为那是非常快的速度,让它看起来几乎是隐形的!

  很明显它是来寻仇的,伴随着一声沉闷的响声,猝不及防的林灵被钢铁般的羽翼击中了,整个人像一面断线的风筝倒飞了出去,连带着柯哀的心也悄无声息地沉了下去。

  黑色的武士刀旋转着插在了斑驳的墙壁里,发出振动耳膜的颤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