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失联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275 2020.06.22 23:05

  “教授,他们……彻底失联了!”一名学生摘下听筒,扭过头来露出满脸的惊讶之色,话刚说完,电脑屏幕忽然彻底灰暗了下去。

  运输船里现在可以说是乱作一团,所有人几乎连脚跟都站不稳。

  ****中,每一次有大浪打来的时候,这艘在茫茫大海里孤立无援的运输船就像一只快要在浴缸里扎下头的小黄鸭一样,险些被打翻过去。

  船舱两边的灯光跳闪着熄灭,电火花从线缆和插座里冒了出来,在这种危急存亡的关头上,电路竟然受到了损坏,在一瞬间使大部分仪器失去了效用。

  大副开启了备用电源,船舱里的灯光重新又亮了起来。

  这艘船其实并不是一艘普通的运输船,而是由一艘苏联军舰改造而来的半军事化船只,沃尔德学院制造这艘船只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为了应对源兽战争而生。

  它在起初设计的时候就在船舱底部装配了一个紧急备用电源,强大的核反应堆在大副拍下开关地那一刻就已经发生了成百上千次化学反应,源源不断的电能顺着并联电路被输送到了这艘船的每一个角落。

  在得到了电源的支持以后,电脑屏幕重新又亮了起来,上面显示洛丽塔的生命体征彻底暗了下去,只剩下一条毫无波澜的直线。

  而另一边,弗洛兹的生命体征图和洛丽塔相比,可以说是完全相反,弗洛兹的心脏仍然保持着平稳地速率跳动着,这说明他在水下没有遭遇任何突发意外,就算遭遇了,他的生命也没有受到任何威胁。

  “联络弗洛兹!”海因茨教授抚摸着额头,勉强在颤抖的船舱里保持站立的姿势。

  “弗洛兹也联络不上,我甚至无法定位到他的准确位置!”坐在电脑屏幕前的一个男孩大声说。

  “你说什么?”海因茨面色震惊,脑子里掠过越来越多不可思议的事情:“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刚才那个响声一定是洛丽塔救生索断掉的声音,救生索的材料是超合金,就算是十五吨的货物都可以拉起来,怎么可能这么简简单单就断掉了?!”

  “教授!”大副跌跌撞撞地从驾驶舱里跑了出来,“你快来看看这个!”

  海因茨跟着大副跑到了甲板上,雨水一下子就打湿了他出门前才烫好的黑色西装,他站在****中,看着大副用尽全力才抬起来的一根铁索。

  那是一根大约有电线杆粗细的铁索,海因茨认得这个,这是套在洛丽塔和弗洛兹身上的那种救生索,里面混合了多种金属材料,非常坚固,即便是十五吨的货物都能轻而易举地拖起来。

  可是这根铁索断了,断口处参差不齐,夹杂着大量半圆形的缺口,不像是因为金属氧化而自然断裂的样子,而像是某种东西的……咬痕。

  海因茨忽然感觉自己的喉咙被某种东西攫住了。

  这是源兽的咬痕。

  有源兽潜藏在他们周围,而他们却浑然不知。

  海因茨疯了似的冲进了船舱里,死死地盯着声呐系统屏幕上如同刷子般的成像图,上面依然平静地像是一潭波澜不惊的湖水,根本没有侦测到他们附近有任何生物的存在。

  “教授!”大副也冲回了船舱里,这个年轻人满头都是雨水,他甚至来不及擦一擦,在所有人的注视下,他面色严肃地说:“能轻易把超合金救生索咬断的源兽,起码在三代种以上,甚至有可能是更加尊贵的次代种!”

  “世界上目前已知的次代种大约是二十三类,每一只都能摧毁一个类似于XN那么大的城市,它们现在就在我们附近,有可能就在我们脚下。”海因茨面色严峻地说。

  “为什么声呐系统没有发现它们?”大副焦急地问。

  “我想它们之中应该存在着可以干扰声波传播的源兽,所以我们的声呐系统失效了。”海因茨说,“因为暴风雨的缘故,它们应该还没有找到我们的具体位置,不然的话我们早就被捣进海里成为它们的美餐了。”

  海因茨的眼睛忽的盯着大副,浑浊的眼睛里仿佛跃动着银灰色的火焰,他面色严厉地说:“大副,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船上应该还有一些军用武器吧?”

  “有!”大副使劲儿地点了点头,“不过全都是一些弃置了很多年的苏联老式火炮,一共有六架,而导弹数量很少,只有九枚。因为这艘船本身就不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它本身就是一艘运输船。”

  “足够了。”

  听到这个并不算好的消息,海因茨却点了点头,脸上镇静自若的神情不像一个冷静的学者,而是一个严峻的军人。

  “教授……”大副小声地说,“我们只有六架不知道还能不能发射的大炮以及九枚导弹而已,面对可能存在的次代种,真的……足够了么?”

  “别自我怀疑,每个人的一生中都有很多次成为英雄的机会,而我们就是那一群注定了要成为英雄的人。”海因茨教授说。

  “而且我的两个心爱的学生还在水下等待着我们的救援,我们现在没有退路可言,就算只有一把手枪,我也不能临阵脱逃,我不能放弃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的生命。”

  大副的目光暗淡了下去,他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说:“教授,不是我怕死而不想成为英雄,我们迟早会被那些东西发现,它们几乎密布整个声呐雷达,而我们就这点儿弹药,根本不可能活下来。”

  “谁说我们只有这么一点点弹药?”海因茨面色严肃地反问。

  他走到暴雨倾泻的甲板上,掀开盖在集装箱上面的墨绿色雨布,一个又一个足足有两米高的正方形银色集装箱暴露在了大雨中,每一个集装箱上都印刻着沃尔德学院的六芒星戳记,以及危险的黄色核标志。

  大副认得那些标志,黄色核标志代表的是炼金委员会最高级别的炼金装备,那群疯子般的科学家几乎用尽了毕生所学研制出来的专门用在源兽身上的杀伤性武器。

  他曾经有幸见识过一颗炼金导弹在头顶五千米高空中试爆的场景,毁灭性的热流如同灼热的火焰一般冲击下来,即便和一群躲在了安全的地下指挥室里,那种恐怖的灼热感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而现在他面前竟然摆放着几十箱各式各样的炼金装备,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它们全都会派上用场。

  “现在应该够了吧?”海因茨面无表情地说。

  大副神情呆滞地看着这个白发苍苍的老头子,在他的心里忽然隐隐冒出了一种错觉。

  在这个遭遇暴风雨的夜晚,这个老头子根本就不是来执行什么秘密任务,而是来与这里的源兽决一死战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