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关键的时候(求收藏,求推荐!)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223 2020.06.12 22:04

  “要杀了她么?”那道声音又一次响了起来。

  柯哀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杀了谁?”

  “所有阻挡在我们面前的人……或者怪物。”

  “你说她是怪物?”柯哀看了一眼角落里蒙着面纱的女孩儿,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和她四面相对,“不不不,她明明是一个人,一个普通人类,怎么可能是怪物?你不能杀了她。”

  “总有一天,你会因为自己的这个决定而后悔莫及。”

  “你到底是谁?”柯哀四处环顾,都说人的耳朵具有听音辨位的功能,可是他竖起了耳朵集中精神,却怎么也找不出那道声音的来源。

  “你说我?”听到这个问题,那道声音忽然变得讥讽了起来,好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话,紧接着是一道无声的叹息:“我和你一样啊,都是怪物。”

  “怪物?你脑子没病吧?我长的像一个怪物么?你出来让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柯哀的这句话刚说完,那个“人”真的出来了,忽的出现在了他面前。

  那是一团黑色的雾气,雾气涌动着拉升模拟出了一个人类的模样,和他差不多高,但是没有脸庞,没有皮肤,只有一头显眼的白色短发。

  “现在你看见了么?”由黑色的雾气模拟出来的嘴唇变换着各种形状,那个人说。

  “果然是个怪物。”柯哀咽了一口唾沫,看到那头白色短发的时候,他似乎即将想起什么,却又想不起来,记忆像是出现了断层。

  “你不害怕我么?”

  “除了丑了点,我看不出你哪里可怕了。”柯哀面不改色地说。

  他心想着自己见识过那么多神奇的超能力者,还有源兽炼金术,世界上那么多诡异恐惧的东西他都见识过了,他早就明白了这个世界并不能用牛顿的物理法则来概括。

  别说是一团雾气,就算有一条龙在他面前飞起来,他也不会大惊小怪。

  他环视了一圈,却发现在场的除了他以外根本没有人发觉有一团黑气出现在了阶梯教室里,场面还是一片混乱,他们好像根本看不见这个人。

  “你的语气让我很不爽,我想杀了你,你怕死么?”那个人语气冰冷地说,脚底下的黑色雾气涌动了起来,他抬起脚步却没有落地的声音。

  他来到了柯哀面前,两个人在极短的距离里面对着面,他没有表情,柯哀只能看见他脸上的雾气像是一片看不透的云。

  他伸出手,从柯哀的胸口里穿了过去,像一支箭,从柯哀的背后伸了出来。

  柯哀低头看了看没入胸口的半只手臂,他完全感觉不到丝毫疼痛的感觉,也没有血液迸发的壮烈感,他心想着这个人只是一团没有实体的雾气而已,又或许是因为最近太累了,这个从头到尾不过只是他的幻觉。

  他挠了挠头,用一种挑衅的语气说:“这样就能杀我?”

  “不能么?”那个人挑了挑眉,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一颗心脏被他托在了手心里,放到了柯哀面前,没有血液,却还保持着规律性的跳动。

  “杀死你,实在太容易了。”

  柯哀忽然感觉自己的心脏被某种东西攫住了,他难以置信地看了看自己的胸口,不知道什么时候左胸那块地方变成了一块空洞洞的口子,没有血液流出来,也没有任何疼痛感,可是那个人手里的心脏就是让他惊悸不安。

  “你的心脏,我收下了,下一个是什么地方呢……”那个人说。

  还没等那个人说完,柯哀几乎背过气去了,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皇甫帅沾满了污垢的胖脸,第二眼是诺顿老花镜后面混浊的眼睛。

  他几乎是甩开了这两个家伙暴跳起来,第一件事是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脏竟然还在原来的位置,缓缓地跳动着。

  第二件事是抬起眼睛看了看那两个被他甩开的家伙,刚才他们凑的太近了,像恐怖片里出现在玻璃窗前的鬼脸,把刚刚清醒过来的他吓了一大跳。

  “你没事吧?”诺顿老头子捋了捋褶皱的西装,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这么大劲,你看他像有事吗?”趴在地上的皇甫帅嘟着嘴说。

  “你们都围着我干嘛?”柯哀皱了皱眉说,他还没从刚才的状况里恢复过来。

  “因为学长你在地上睡了很久,仪式都结束了还在睡,再不叫醒你的话图书馆就要关门了。”皇甫帅在一旁说。

  柯哀看了一眼头顶上的炼金术矩阵,炼金矩阵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消失了,整个阶梯教室里还剩下他们几个人,图书馆的大门还开着,早晨的阳光照射在湖水里,在图书馆光洁的地板上反射出耀眼的波光。

  “当然是来恭喜你成功通过超能力觉醒仪式了!”诺顿喜气洋洋地拍了拍柯哀的肩膀,“我就知道你是一个了不起的孩子,臭小子,大声告诉我,你的超能力是什么?”

  “超能力?”柯哀下意识地攥紧了右手,却发现原本戴在手上的炼金手套忽然不见了,他的手上只有一层冷汗。

  柯哀舔了舔发干的嘴唇,“要我现在就展示超能力么?”

  “当然了!这是你与生俱来的优秀能力,只是来得有点儿慢,但是并不存在任何影响!我已经迫不及待了,快展示出来!”

  “你们刚才不是见过了么?怎么还要看?”

  “因为我们要把每一个能力者的超能力上报给学院,记录在档案里,这都是为了安全性和保密性,我知道你是个害羞的孩子,但是你知道的,只要你不同意,我们就不会把你的秘密透露给任何人。”诺顿满怀期待地说。

  “可是……可是我今天有点儿累了。”柯哀还想推脱。

  “别可是了,我和海因茨都在等着你的展示呢,那个老家伙你知道的,脸色一直不太好,要是让他等久了,留下了不好的印象,你以后可能会在课上受到他的阻碍!”诺顿凑过来,用一种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

  柯哀扭头看去,海因茨教授正脸色冷漠地站在阶梯教室的门口,正用一种冰冷的目光盯着他们。

  他苦着脸用力地挠了挠头,满手都是头皮屑。

  在这个关键的时候,炼金术手套却莫名其妙地不见了,这个还好,作为炼金术导师的诺顿老头子没有当场发现他“开挂”的事情。

  现在要他展示超能力,如果展示的话,那就当场露馅了。可是如果不展示的话,那就等于承认他在这场仪式里用了小聪明,就会把卡文里斯牵连进去……

  到底应该怎么抉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