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百年悲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沉船

百年悲歌 秋眠的蜗牛 2002 2020.06.30 22:49

  洛丽塔被抓走了。

  而且就在面前。

  弗洛兹的脑子里嗡嗡作响。

  他跑到被触手压碎的甲板边,往海里看去,只能看见海水在下面疯狂翻涌,触手连同着洛丽塔都消失在了海面下。

  这艘船也在暴风雨中摇摇欲坠,甲板破了,差点儿从中间一分两裂,海水疯狂地从甲板底下涌了上来,很快就能把这艘船淹没。

  然而距离沃尔德学院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四面连一个可以依靠的小岛也没有。

  这一刻弗洛兹想到了书中描写路西法的堕天,下面就是令人绝望的地狱,你还有九天九夜的时间坠落,你还得绝望九天九夜。

  绝望是最令人痛苦的东西,你也许预想到了未来可能发生什么,可你还得必须面对,就像面对周而复始的明天一样。

  船舱里忽的着火了,刺眼的火花和电光从电脑屏幕上冒了出来,熏鼻的烧焦气味回荡在船舱的每一个角落。

  “船要沉了!快弃船!上救生艇!”大副从驾驶舱里冲了出来,对所有人大喊。

  可是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海因茨在内,都不敢相信刚才发生了什么。

  没错,他们被一头源兽突袭了,它潜藏在暗处,明明可以在一瞬间毁灭这艘船,杀死所有人,却偏偏像抓娃娃一样,只带走了一个学生。

  一个刚刚才经历过死里逃生的学生。

  “弃船!”跌跌撞撞中,大副走到海因茨面前,冲着傻掉了的海因茨大喊。

  无论是辈分还是资质,海因茨都是这里最德高望重的人,大副觉得自己虽然是这艘船临时的船长,可是自己却没什么号召力,只有海因茨的命令才能让这群学生警醒过来。

  可是每个人的脸上都布满了死寂般的沉默。

  “我们不能弃船。”海因茨忽然回过神来,像是突然从梦中惊醒过来,他一字一句地说。

  “为什么?这艘船马上就要沉了,你想让他们跟这艘船一起陪葬么?”大副大声地喊,只有这样他的声音才能盖过身后源兽轻佻的吼叫声,让海因茨听清楚。

  “它们是一群聪明的智慧生物,弃船的话,我们会立即葬身大海。”海因茨说,他回头看着在船附近游荡的源兽,那些生物把半个脑袋探出水面,像即将发动攻击的鲨鱼一样。

  “它们已经把我们包围了,之所以还没有发动进攻是因为它们忌惮船上的炼金武器,如果我们弃船的话,反而正中它们的下怀,它们正在下面长大了嘴巴等着我们往里面跳呢。”

  “那怎么办?这艘船已经没有动力了,这样待下去也是死路一条!”

  海因茨忽然不说话了,他面色严峻,面对这种困境他想不到任何对策。

  他忽然听到了一道跳水的声音,很清晰,这一刻他似乎想到了什么,猛地回头,忽然看见一道熟悉的影子消失在了桅杆边。

  “弗洛兹!”海因茨忽然疯了似的大喊,和刚才冷峻的模样判若两人。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他冲到甲板边,只能看见源兽们都把脑袋缩进了水里,往水花溅起来的地方涌了上去,源源不断,像是有人往池塘里投了一颗鱼饵,几十上百只鲤鱼都往那里涌了上去,只为了抢夺那一口的食物。

  大约两分钟以后,忽然有一个人爬到了围栏上,浑身是血的弗洛兹一只手抓住铁栏杆,另一只手艰难地将某样东西甩到了甲板上。

  他几乎是用尽了全力才喊出一句话来:“教授,我们没有让你失望,我们真的把样品带回来了!”

  他几乎是带着笑容喊出这句话的,在一个装着岩石样本的塑料壳落地的时候,他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牵扯了出去。

  是一根触须缠在了他的脚上,血液源源不断地从他的大腿外侧淌了出来,几乎要将他的脚折断的样子。

  下一个瞬间,弗洛兹被巨大的力量拉进了海水里,海水翻涌着在一瞬间就将他淹没了,红色的血液和海水相比,在氙光灯下分外显眼。

  亲眼看着两名心爱的学生在面前死去,海因茨彻底疯狂了,他扛起了银色獠牙分置在两边的两挺重机枪,主炮已经被毁掉了,但是好在这两挺重机枪还能继续运作。

  这一刻海因茨没有其他的想法,也没人能想到他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只见他像是轻松地举起一个杠铃一样,几乎是一气呵成,将足足有好几百斤重的机枪举了起来。

  凭借着强大的超能力加持,他左右手各持一柄机枪,站在甲板上一边怒吼着一边朝着水里冒头的源兽疯狂扫射。

  轮盘般的弹匣疯狂地旋转着,像一柄换弹的左轮,金色的火花不断地消失在海面上,被打出去的子弹弹出了弹壳,滴滴答答地落在甲板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挺机枪的子弹终于耗尽了,雨水落在加热过度的枪管上,滋滋滋地冒出白色的蒸汽。

  安置在船顶上的氙光灯从始至终地照亮着下面的海面,暗红色的海水中夹杂着破碎的残肢,这里面大部分是源兽的血,也有弗洛兹和洛丽塔的。

  这一刻就连大副也沉默了下来,他站在暴雨中,静静地看着面如死灰的海因茨。

  他从没想过结果会是这个样子,他虽然很年轻,但也算是一个身经百战的士兵,经历过无数次惊险的战斗。

  原本在他理想中,从弗洛兹和洛丽塔回到船上的时候,这应该是一场完美收场的任务,他们可以完好无损地回到学院。

  可是意外往往在最意想不到的时候发生,这一次不像之前的任何一次任务一样,有人死了,就在他面前,真真切切。

  这艘运输船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沉着,那些还存活着的源兽终于按耐不住了,它们从船底下捣鼓着船身,船尾已经彻底沉没了下去,海水涌进了船舱,所有人都提起仅存在船上的炼金武器,站在马上也要沉没下去的船头。

  如果上帝视角真的存在的话,也许有人会在此刻留下一幅惊人的油墨画:

  船头冒出了浓烈的火焰,火光照亮了波涛汹涌的海面,也照亮了在黑暗里逐渐显形的生物。

  数不清的奇形怪状的海洋生物在黑暗里浮现出棱角,从四面八方朝着十几名人类奔来,海水翻涌了起来,渺小的人类扛起了武器,站在最后一块立脚地,只露出一副有点儿孤独的背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