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8章 脖子开始感到危险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仙舟 2169 2020.02.09 21:25

    毛利兰拿来一张登记表,西装男不是很情愿的接过,在上面填写起来。

  柯南则早就偷偷绕到了茶几边,正低着头,研究桌上这堆箱子。

  偶尔他也会暗中瞟一眼站在旁边,没有离开意思的白石,心情有点复杂。

  上次从冲野洋子家回来后,柯南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他还让博士托人查了白石的情况,不过却没能查出他有任何疑点。

  ——这看起来就是一位成绩不好不坏,每次都能卡着及格线进学的普通级幸运儿,他从童年到读研的人生轨迹一清二楚,毫无断裂。

  至于他的亲戚,除了居住地七零八落,显得很爱离乡以外,也都有正经而稳定的工作。

  如果黑衣组织会接收这种没有犯罪经验,小半生都循规蹈矩的人,那只能说明他们成员太紧缺,开始饥不择食了……

  再加上严阵以待了一天多,周围始终没有出现穿黑衣服的可疑人员,柯南终于稍微放下心来。

  虽然还是有点虚,但也不至于像前天晚上那样,看到白石就变了颜色。

  回顾总结了一番,柯南想,这大概就是一个推理能力很强,但比较迷糊的人吧。

  那天晚上,白石进到冲野洋子家转了几圈,就窥破了真相,然后他出于某种原因,迷迷糊糊的蹲在客厅里睡着了,等醒来看到人夸他,他就以为是自己说着梦话破了案……

  这么脑补一番,柯南居然觉得还挺合理。在某种科学力量下,他成功说服了自己。

  同时他还发散了一下思维:

  毛利叔叔性格也非常迷糊,以后再遇到案件,想要破案的时候,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

  柯南看着白石和毛利小五郎,不自觉的摸了摸自己手腕上,那块新拿到的腕表。

  他现在也不再是什么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孩了。

  ——前天晚上,借用白石的声音推理一事,给了柯南启发。

  回家后,他除了托阿笠博士查人,同时也问了他,能不能造出让人迅速入睡的道具。

  闻言,博士在自己的众多发明里扒拉一番,找到了这块麻醉腕表。

  这是一款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儿童表,使用时,按下调整时间的旋钮,带有准星的透明表盖就会竖立起来。

  用准星瞄准想麻醉的人,再次按动按钮,表中就会发射出一枚麻醉针。

  这针原理不明,总之它生效极快,效果能麻翻一头大象,但对人却没有什么伤害。针暂时只能填装一发,用后需要回收。

  在柯南一脸欣慰的抚摸手腕时,白石背上冷汗都快流下来了。

  明明那天把这小屁孩吓得够呛,怎么才过了这么点时间,他一下又振奋起来了。

  ……主角,真是一种令人摸不透的神奇生物。

  白石喝着毛利兰端过来的乌龙茶,状似不经意的转了半边身子,把柯南整个纳入自己的视线范围,这才感觉后颈安全了一些。

  实在是以前朋友圈里广泛流传的“毛利小五郎颈部X光图”令人心惊肉跳,白石无论如何也不想步上这种后尘。

  暂时安全后,他终于得空瞟了一眼西装男正在填的表。

  最顶上的姓名栏里,写着“小川雅行”。

  过会儿得下楼问问荻野智也对这人有没有印象。虽然以那小鬼的记性,八成是记不住的……

  趁委托人还在填表,白石转过头,对着毛利小五郎抒发了一通他对侦探的向往之情,表示自己想实地观摩一下这位侦探平时是怎么办案的。

  毛利小五郎听着这通彩虹屁,却是想起了上次在冲野洋子家时,“白石”娴熟的推理。他眼角抽了两下,心想这小孩难道是在讽刺他?

  不过转念一想,他本来也没什么破案的动力,要是有这位推理能力颇强的邻居在旁边协助,说不定毫不费力的就能把委托办掉,岂不是美滋滋。

  想到这儿,毛利小五郎矜持的点点头,同意了他留下。

  又过了一小会儿,小川雅行也填好了表。

  他把纸张推回毛利小五郎面前,在对方的示意下,讲述起自己遇到的事:

  “是这样的,大约从两年前开始,我每个月都能收到别人匿名寄来的玩具,以及一百万现金。到今天,钱已经累计有两千五百万了。”

  白石差点一口茶呛到。还有这种事?他也想要!

  毛利小五郎也噎住了似的停了一下。

  他用了好几秒,才艰难的把“既然你这么烦恼,那钱就先交由我来保管好了”的台词咽回去,清清嗓子,使劲让自己的脑子转起来:

  “玩具……玩具,哦,送礼一般会投其所好,你是不是有孩子?

  “如果是这样,那可能是你某个命不久矣,却没有后代的亲戚或者朋友,觉得你的孩子合他们的眼缘,于是送了这些。”

  白石听完,眨了两下眼,居然觉得蛮有道理。要不是他知道更多内情,可能还真信了。

  这位迷糊侦探,似乎总能用自己天马行空又富有逻辑的推理,把某些看起来完全不可能的事,编的像真的一样。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一种了不得的才能,他应当被发派去写小说。

  毛利小五郎对面,小川雅行摇了摇头,但只否认了后半句:

  “我确实有一个五岁的儿子,可他每天除了去幼儿园,就是跟我们在一起,怎么可能结识什么富豪。

  “至于朋友和亲戚,我已经把所有可能的人都问了一遍,但他们都说没有寄,也不知道是谁寄的。”

  白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看来这位小川先生的交际圈素质还行,没有那种埋头认账,然后借口寄错,把钱冒领回去的流氓……

  想到一半,他惊觉自己思路又跑偏了,于是赶紧拐回来抓重点。

  ——五岁的儿子。倒是和荻野智也死时的年纪一样。

  白石越想越觉得,小川雅行的儿子,就是任务中的第二个拯救目标。也是荻野爸爸准备杀害的对象。

  这种目标选择,颇有一种“你杀我儿子,所以我以牙还牙杀你儿子”的隐藏含义。

  也就是说,在荻野爸爸眼中,害死他儿子的,正是小川雅行?

  一个被医院证明因盲肠炎病逝的小孩,为什么“仇人”会是一个人类?小川雅行又不是他儿子肠中的异物,怎么可能引起盲肠炎……

  几个关键点在脑中乱七八糟的堆积起来,作为一个隔三差五就能听到医闹传闻的外来人口,很快,白石就明白荻野爸爸想干什么了。

  ——这不就是一场跨时更久的,更耗钱的医闹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