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活着不好嘛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仙舟 2129 2020.01.11 08:23

  白石这身衣服统共就两个口袋,一个放过钱,一个放过一条险些沾血的珍珠项链。

  在长久形成的食品安全理念下,他没把胶囊扔进口袋,一直拿在手里——即使他的手其实也并不怎么干净,但至少心理上过得去。

  而这个举动,误打误撞的省了他不少事。

  拿起苏打水时,手心的胶囊不可避免的挨近瓶壁,紧接着,白石感到掌中微微一空——那颗胶囊居然瞬移似的穿透塑料瓶,在他的注视下飞快溶在水里,一点渣渣都没剩下。

  白石呆了片刻,回过神后,满脑子就一个念头。系统大佬流啤!

  他若无其事的回过身,“顺手”递了一瓶给刚止住眼泪的广川瞳:“喝吗?”

  广川瞳本来想拒绝,但她也很久没喝水了,又哭了这么久,喉中很是干涩。犹豫片刻,她终于还是抬手接过,音量很低的嗡嗡两声:“谢谢。”

  水是她看着从自动贩卖机里掉出来的,她自然没有多想,拧开密封的瓶盖喝了一口,润润喉咙,想问白石到底有什么打算。

  结果一抬头,就见对方正微带好奇的打量她,那眼神不像在看杀人犯,更不像在看正被他威胁的受害者……倒是颇像化学课上盯着试管的好奇学生。

  广川瞳被他诡异的视线盯的脊背发毛:“你……”

  话刚开了个头,她眼前忽的黑下去,整个人像是朝后摔进了一团旋涡,意识短暂的模糊起来。

  几秒后,广川瞳扶着额头,猛地睁开眼,艰难找回了神志。

  她粗喘着想站起身,但这时,头顶恰好有个倒“冂”形物体落下,把她牢牢压在了椅子上。

  迷茫中,她感觉到身下座椅变得柔软,椅背上也多了个护颈的靠枕。

  这绝不是公园长凳会有的配置,这不是……不久前她刚坐过的过山车吗!

  ……怎么回事啊??

  广川瞳抱着粗大安全卡箍,瞪眼看着前方略微掉漆的车头和轨道,懵了。

  这时,邻座的人一把握住她的手,叽叽喳喳的小声喊:“啊啊啊好刺激!我们居然正好在第一排!”

  “是、是啊。”这一幕,同样在十几分钟前出现过。广川瞳惊魂未定,试探着反握回去,掌心的那只手纤细柔软,温度鲜明,细腻到不像幻觉。

  她又转头看向闺蜜,仔细打量。对方从头到脚没有一丝异常,连头顶微微翘起的卷毛,都和之前她记忆里的一模一样,一切仿佛时光倒流。

  但这种事……怎么可能呢!

  没给她更多的思考时间,很快,一声铃响,过山车启动。

  广川瞳呆了一会儿,猛地想起了什么,她慌张的收回手,去摸自己的口袋。

  从短裙的褶皱里探进手去,指尖很快便触到了一串微凉的东西——那条被改造过的珍珠项链,居然正静静躺在她的口袋里。

  可刚才,它明明就被那个突然冒出来的男人拿走了!

  所有的一切,都让广川瞳摸不着头脑。她很想回过头,看看自己的后座还是不是那个多管闲事的乘客,但安全卡箍限制了她活动的幅度。

  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成功,广川瞳放弃思考的瘫在椅子上,被过山车带着,一点点升上轨道的顶点。

  微热的夏风拂过她脸畔,她略显呆滞的看着遥远蔚蓝的天边,忽然想,杀人被阻,还被人拿着项链威胁的事,或许从未发生过,都只是她自己的脑补。

  这也不是不可能。

  最近,她一直在忙着策划谋杀那个移情别恋的男人,满脑子都是各种方案,以及出了差错时该如何应对。

  辅导员都察觉到了她精神的恍惚,曾委婉建议她去看心理医生,这种情况下,一时把自己的想象当成真相,也不是不可能。

  ……没错,一定就是这样!

  呜——

  过山车俯冲而下。

  广川瞳狠狠吸了一口气,眼里迷茫消失,露出果决的光。她一把抹下手腕上套着的发圈,在狂乱的风中快速把长发盘起,扎成不会乱飘也不会垂落的简易发髻。

  然后她又低下头,在闺蜜闭眼尖叫的时候,把上衣衣摆束进裙腰里。

  ——隧道里那么黑,后座的人,根本不可能看到她的举动。

  如果真的不幸暴露,那也一定是因为自己不小心碰到了对方。

  只要避免这样,一切就都没问题了!

  广川瞳咬着牙给自己打气,手心很快沁出一层薄汗。在她紧张的注视下,过山车终于如她所愿,冲进了隧道里。

  这次,她的行动十分谨慎,没再惊动后座的人,成功把钢丝项链套在了前男友脖子上。然后她抛下钢丝另一端的铁钩,让它勾住铁轨。

  过山车循着预定的轨道快速向前,还没等广川瞳完全缩回座位里,巨大的拉力已经在一瞬间割掉了岸田翔太的头,血喷了一车。

  过山车载着一具无头尸体,跑完了剩下的路途。到处都是的血迹让现场乱成一团。安全卡箍抬起,工作人员和看热闹的人冲上来时,广川瞳放下盘起的头发,拂了拂裙摆,趁乱离开。

  她停在了离过山车不远的长凳前,看着岸田雄一死去的方向,灌下了事先准备的大量安眠药。

  之后,广川瞳把瓶子装回包里,并腿坐在凳子上,冷眼看着越来越多的人向过山车聚拢,看了一会儿,她忽然很想笑,又想站起身大喊,向所有人宣告,这是她的杰作。

  这个一闪而过的想法让广川瞳觉得愉悦,所以她真的站了起来,但这时,她心跳忽的加剧,眼前晃动重影,腹中像有无数团钢丝球在闷闷搅动。

  没等她彻底完成“起身”这个动作,就已经惨白着脸,踉跄倒伏在地。

  感受着不受控制流出的鼻涕和眼泪,模糊看着聚拢在自己旁边的人群,广川瞳惊觉,事情跟她想的不太一样。

  ……不是应该壮丽的、唯美的、保持着体面死去吗?

  可为什么这么难受……这么难看。

  但她想少了,这其实才只是个开始。

  没过多久,广川瞳开始口吐白沫,在满是尘土的地面翻滚、抽搐、甚至失禁。

  她满脸泪水,哆嗦着伸出手,恨不得抠一块地砖把自己敲晕,但游乐园装修的很不错,绝不是什么豆腐渣工程,她指甲刨出了血都没能抠动,只好又哭着拿头去撞击地面。

  ——但不知道为何,她非但没晕,反而违背医学常理的清醒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