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3章 热爱和平怎么能算从心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仙舟 2420 2020.02.18 01:44

  “一开始,我们怀疑是那个背她来的年轻人打的,因为当时他神色特别慌乱,我们问起受伤原因的时候,他也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所以在他去付医药费时,我们趁机问了杉江女士,用不用报警。

  “她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摇头说不用。说实话,这个我倒是不太意外。毕竟从病历上的紧急联络人一栏来看,这两个人是母子关系。我们也见过不少这类家庭纠纷,很少有人选择报警。”

  “当时我太太正好也怀孕了嘛,我那时就在想,如果我有了儿子,一定不能养出这种白眼狼。”

  说到这,小川雅行想到自己乖巧懂事的儿子,不禁露出了傻父亲的笑容:

  “还好我儿子聪明伶俐又听话,还特别会照顾人,他一直很体贴,也少闹腾,还经常帮我们……”

  “咳咳咳。”眼看着话题越拐越远,白石不得不清清嗓子,提醒他现在不是聊儿子的时间。

  如果上个案子还没结束的话,他倒是不介意听一听,但现在,小川雅行和荻野庆的事已经解决,白石果断把这些信息放进了“不需要听”的列表。

  “哦哦,抱歉。”小川雅行这才回过神。

  他努力回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在白石的提示下,才想起来刚才说到了哪。

  他接着杉江太太的事继续道:

  “起初,我们都以为打人的是他儿子,但后来,我们才发现好像误会他了。”

  “他对杉江女士态度一直很好。等处理完伤口,缝好针后,我看到了几个非常像混混的年轻人……呃,我不是在贬低他们,只是不管是他们的用词,还是走路时的样子和打扮,确实都给了别人这样的感觉。”

  “那几个人非说是来治疗伤口的,我们的保安也不好拦着,只能隔开几米跟了过来。

  “他们在诊室门口徘徊了一阵,好像在偷看杉江女士的情况,病人的儿子很害怕他们,听到走廊里的声音时,就偷偷躲远了。”

  “那些人发现杉江女士没有生命危险后,看起来特别开心,好像突然放松了似的,吹着口哨,吵吵嚷嚷的走了。

  “我后来想了想,觉得可能是那儿子惹到了外面的人,不小心把母亲了卷进去。”

  说到这,小川雅行半是同情半是幸福叹了一口气。

  每次想起不省心的杉江儿子,他都会不受控制的想到自家可爱开朗遵纪守法,样样都很好的儿子,差点开口又是一串吹。

  不过想想自己怎么说也还在被人胁迫,不是唠家常的时候,只能很艰难的又把话憋了回去。

  白石看他沉默了一会儿,就知道这位八成又在走神。

  同为爱走神人士,他还挺理解小川雅行的,没再催他,反正听起来,这事已经快讲完了。

  等了一阵,果然见小川雅行自行回神,接着刚才的话说:

  “她身上的伤口很多,还好都不算太深,也没划破大动脉。等缝完针,观察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母子俩就一起离开了。”

  “第三天杉江太太独自来复诊,她的伤口恢复得还不错,于是我们让她之后每隔两天,来换一次纱布。”

  说到这个部分的时候,小川雅行其实已经是在照着病历读了。

  前面小混混闯医院的事,在他以往平淡的人生中,也算的上罕见,所以他印象才很深刻。

  至于后面的这些复诊记录,肯定就记得没那么清楚了。

  “等到两处大伤口都拆了线,原本还要有一次隔周复诊。但她却没有来。

  “其实到了这一步,伤口已经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复诊只是为了确认状况,以防万一。所以,像我之前说的那样,我们尝试联系了一下,失败之后,就没再去找。”

  说完,小川雅行微带忐忑的站在原地,倒也不算太虚,毕竟他自觉完美的完成了工作,也跟这件事没多大关系,只是个工具人一样的旁观者。

  只要这位中二少年不是来灭口的小混混,就一切ok……话说回来,如果是该怎么办?

  后知后觉的想到这点,小川雅行微微一僵,额角又开始冒汗。

  这时,他看到背后的人指了一下桌子:“你继续收拾你的,不准回头。”

  “好,好。”小川雅行忙不迭的点头,照他说的开始在桌子上忙活。

  当然,只要白石还身处这片空间,他就根本没有什么收拾桌子的心思。

  但人家让他收拾,他又不敢不照做,只好十分机械的把那些病历一一摞整齐,注意力其实全都放在身后。

  很快,小川雅行听到被锁上的门咔哒响了一声,而后是门把手被拧开的动静。

  ……他就准备那样光明正大的走出去?太嚣张了吧!

  小川雅行心里嘀咕,却依旧听话的没有回头。

  不知过了多久,等桌上的一半病历都被不论顺序,总之先摞了起来之后,小川雅行觉得时间应该够了,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声。

  没得到任何答复。

  他这才慢慢回过头。

  就见身后,资料室的门开着一条缝,那人果然已经不见了。

  ……他到底有什么目的?自己该不该报警?小川雅行有些纠结。

  不过最终,追求安稳,渴求宁静的他,还是决定按兵不动,看看再说。

  ……

  白石当然没出门,他只是装模作样的把门拉开了一条缝,之后直接解除[假面],回归到身体中。

  在别人眼里,他仅仅是个靠着椅背打了个盹的路人。

  刚才让小川雅行看的病历,当然是原版。价值三千円的那份,则一直稳稳躺在他的背包格子里。

  白石慢悠悠起身,越过咨询台,在两位护士的目送下,走向远离资料室的楼梯,准备去赶公交车。

  小川雅行的话,让他对杉江家乱糟糟的环境有了更多认知。

  同时他也明白了,五年前杉江太太以入室抢劫的名头报警后,警方为什么没先怀疑她和她儿子,而是去查了那几个小混混——原来是有前科。

  虽然还没有证据,但白石直觉的感到,被查的那几人,和小川雅行口中的一群人,大概率是同一伙。

  只是为什么他们要打杉江太太?

  岛国很多男性都有点大男子主义,通常来说,很少会放着两个男丁不打,先去锤一个身娇体软的家庭主妇。

  难道这几人天生就爱打女人?

  还是有什么只能打到杉江太太的理由?

  从小川雅行的描述里,能听出在杉江太太受伤时,她的丈夫从头到尾都没露过面。

  而从警局中卷宗上的时间来看,杉江家的男主人被打死,是在杉江太太受伤的半个多月后。也就是说,他没露面,肯定不是因为他死了。

  没死的话,夫妻关系再不好,遇到这种事,至少面上也该陪着受伤的老婆来医院看看。但杉江先生没有来。

  也就是说,他没被打的原因,可能是那时他不在家。

  那剩下的杉江儿子呢?那群人不打他,是因为他躲起来了,还是……他们把杉江儿子视作了同伙?

  一通瞎猜,对之后的任务有了些预估后,白石已经到达站点,公交车也正好缓缓驶来。

  白石走上车,找了个座位坐下,把乱七八糟的任务抛到脑后,开始专心思索晚饭吃什么。

  不知道能不能买点材料回去,让蝴蝶忍做饭,这样又省钱,又能压榨员……咳咳,又能锻炼员工能力。

  在心里列出菜单后,白石准备提前一站,从家附近的菜市场下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