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2章 家庭纠纷令人头大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仙舟 2280 2020.02.05 23:24

  五年前,杉江宅的男主人深夜被钝器击打致死,女主人惊慌报案,说有人入室抢劫。

  警方飞速出动,却一直没能抓到凶手。之后,伤心的女主人带着儿子远走他乡,空余的房子成了鬼屋……

  以上都是假的。

  实际上,白石记得原著中给出的真相是:杀死男主人杉江旭的,不是强盗,而是和他发生口角,被他怒斥了的儿子。

  屋子太大,就这点不太好——儿子和老子打起来的时候,唯一可能拉架的杉江太太完全不知情。

  等她被异动惊醒,穿过半栋宅子匆匆赶到时,她老公已经凉了,儿子也成了满身是血的杀人犯。

  三口之家,一下就少了一个半。崩溃边缘的杉江太太看着儿子跪在她面前痛哭,心如刀割。

  呆呆的站了许久,她终于艰难的做出了决定。

  ——她要包庇她的儿子,保住这个仅剩的亲人。

  两人于是做出离开的假象,实则又偷偷回到这间古洋房里,过着见不得光的地下生活,想熬过公诉期限,让杉江昭夫没法再被追诉。

  理论上这是可行的,但实际上,杉江昭夫一个唯唯诺诺的学生,天天住在死过人的阴森古宅地下,而且死的还是他亲爹,再而且人还是他亲手敲死的……

  心理压力与日剧增,寝食难安的杉江昭夫,不可避免的做起了噩梦。

  最早,梦里只是杂乱无章的鲜血和死人。

  可慢慢的,他父亲的形象开始清晰,每一天,他都能在梦中再会这个满身沾血,形容可怖的人。

  咬牙撑了一年,杉江昭夫终于崩溃了,他找到母亲,哭着说想要自首。

  可没想到一直以来对他百依百顺的母亲,这次却没有同意,甚至她还在饭菜里下药,直接把他拘禁起来。想等公诉期限过了,两人再一起回归正常的生活。

  半夜偶尔传出的“鬼叫”,是杉江昭夫痛苦的嘶吼。而窗边的“鬼火”,则是不敢开灯的杉江太太举着的烛台。

  虽然白石不知道他们从哪囤了那么多蜡烛和食物,居然能一宅宅上五年……不过,这应该就是“鬼屋”的真相了。

  念头刚动,任务栏随之弹出。

  【探明鬼屋真相】的标题下面,出现了一个文字框,看样子是要他把真相写进去。

  ……居然是笔试,还挺严格。

  白石轻手轻脚的退回地下室门外,接过光屏中Q版助手抱来的笔,正要往上写。

  狐狸忽然抬爪拍了他一下。

  紧跟着,白石听到顶部传来一声什么东西被关闭了的咔哒响动。

  不大的声音在幽闭的地下通道内来回碰撞,逐渐显得刺耳。

  在这种回荡不息的背景音中,有一道脚步逐渐清晰,正在渐渐下行,逼近转角。

  白石手顿住了,一下有些犹豫。

  他在想,是现在把俩人抓住,送给警局,还是就这么默默告辞。

  两个选项同时摆在面前,白石立刻倒向后者。

  假面状态只剩下不到十分钟,万一那位夫人武力值奇高,一时半会儿搞不定,导致抓人抓到一半,自己被动消失,那反倒会变成打草惊蛇,把一切弄的麻烦起来。

  再有,万一他幸运的找到相关物品,触发了隐藏任务。结果到时候回来一看,隐藏任务的环节之一是再和妻儿团圆一次之类……那不就凉了吗。

  一连串念头排队闪过,很快,白石做出了决定。

  他先解除了对狐狸的召唤,而后自己也解除掉[假面],无声无息的消失在黑暗里。

  几秒后,纤瘦枯槁的杉江太太一手端着餐盘,一手握着沉重的银色烛台,长而朴素的黑色裙摆拖在台阶上,缓步走下来。

  她停在最底部的木门前,低头听了一会儿里面断续的哀嚎。直到餐盘里削好皮的苹果氧化发黑,她才恍惚的回过神,用手肘顶开门,迈着轻而优雅的步伐,走进里间。

  野人似的杉江昭夫一顿,忽然没声了,他慢慢瑟缩进更深的角落。

  杉江太太毫无所觉似的走到铁栏边,把餐盘从底部的小口推进去,朝他笑了一下:

  “来吃饭吧,每天只能在这么狭窄的地方活动,要注意补充营养,保护身体呀。”

  杉江昭夫没回答自己的母亲,他看起来居然在隐约发抖。

  杉江太太微偏着头,苍老却明亮的眼眸充满爱怜的看着他,片刻后,她把烛台朝杉江昭夫所在的方向推近了一些:

  “怎么整天缩在那么黑的地方?昭夫,到妈妈这来,来吃饭。”

  杉江昭夫盯着那盏烛台,呼吸急促,满脸恐惧。

  这是一盏沉重的仿银烛台,底座连接着用于手持的柄,顶端则分了三个开叉,每个尖端各顶着一盏燃烧的蜡烛。

  这并不是真正的银质烛台,很难生锈,按理说,它的表面应该白皙锃亮。

  但仔细看,却能看到烛台繁杂的花纹中,腌进了丝丝缕缕的暗色,而后它们被流下来的蜡油封住,层层叠叠,像一个被严密保存起来的标本。

  别人或许会以为那是锈渍。

  但杉江昭夫却知道,那分明是凝固的血。

  ……是五年前,从他父亲后脑流出的血。

  如果当年接到报案的警察在这,或许他能对得上号:这就是当年杉江太太报失的物品之一,据说被歹徒当做真银掳走了。

  柔和晃动的烛光下,那些诡异的深色线条活了似的清晰。

  眼看杉江太太端着烛台凑近,杉江昭夫哆嗦起来:“我错了!妈,我真的错了!放我去自首吧,求你,让我去自首!”

  “别这样,昭夫,公诉期限很快就会过去的。”杉江太太停下动作,跪坐在满是尘土和杂草的地上,用堪称温柔的视线注视着他:

  “妈妈答应过帮你,就一定会做到。你看,妈妈都这么努力了,你也不要再说这种任性的话,好不好?”

  她枯槁的手握着烛台,细长的手指与烛台上的阴影相互纠缠,仿佛在同看不到的人十指交握。

  ……

  十几米外的街道上,买菜路过的吉田步美忽然耳朵微动,打了个激灵。

  她一把抱住了旁边吉田太太的胳膊,半是害怕半是撒娇道:“妈,鬼屋里又有声音!”

  吉田太太习以为常的笑了笑,摸摸她的脑袋:

  “说了多少次了,那是风声。步美都一年级了,到了该相信科学的年纪啦。”

  “……可是,这听起来实在很像有人在惨叫嘛。”

  吉田步美还是怕,她水润的眼睛转了转,忽然想起一种忘记在哪听过的说法——克服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直面它。

  ……不如带上小伙伴,来这里探一次险!

  正好班上新来了一个转学生,他总是独来独往,一个朋友都没有,也太可怜了。

  到时候一定要叫上他。

  都说患难见真情,这次之后,他肯定就也能交到朋友啦。

  想到这,吉田步美重新开心起来。她拉着妈妈柔软温暖的手,继续向家中走去,逐渐把“鬼屋”甩在了身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