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4章 为什么验证做梦的方式是狠掐自己

如何在推理番中装好人 仙舟 2004 2020.02.12 21:52

  荻野庆等这一幕,等了两年还要久。

  在他修补过无数遍的剧本中,此刻他应该仰天大笑,再残酷的讽刺几句,最后当着小川雅行的面,在那具瘦小的尸体上补两刀,让他体验自己当年只能眼睁睁看着儿子死去的痛苦。

  可现今一切如他所愿了,荻野庆却只觉得——

  索然无味。

  滴答——

  血汇聚在刀尖,又溅碎在地上,这十分细微的响动,让他猛地自恍惚中惊醒。

  荻野庆僵硬的看了一眼手中污脏的长刀,忽然觉得恶心,一把将刀掷在地上。

  刺耳的当啷声中,他退开两步,表情阴沉的狠踩着路边的杂草,用它们蹭掉鞋底沾染的血。

  不远处,小川雅行依旧在试着急救那个已经没气了的小孩。

  ……怎么可能救的活呢。一个盲肠炎患者都救不了的废物医生,哪能治得好这种伤势?他活该承受这样的痛苦!荻野庆刻意的、反复的这么想着。

  停步围观的路人不敢上前,但却有土豪偷偷掏出大哥大,拨打了救护车和警方的电话。

  嘈杂的响动让荻野庆无比烦躁,他这时才想起来,自己的计划可不是杀死小川勇太后,傻乎乎的站在现场,等着被抓。

  他忽然捡起自己带来的纸袋,抱着它冲出人群。

  这个过程中,荻野庆其实很担心会被正义感爆棚的人拦下。

  不过今天,他的运气似乎不错。

  虽然无数人在喊“拦住他!”,但那些喊声,除了让荻野庆肾上腺素加快分泌,脚底生风以外,根本没什么作用,他一路都没有受到阻拦。

  他顺利冲到路边,钻进事先停在附近的车中,飙车前往之前选定的海滩。

  然而不知为何,才开出一条街,前方警笛骤响,一辆警车迎面逼近。

  荻野庆心里一跳,不得不猛打方向盘,逃向没被拦住的路段。

  然而紧跟着又是第二辆、第三辆……更多的警车开出,对他展开围堵,而以往会因为警车出现而混乱的私家车们,今天却出奇的配合。

  荻野庆皱着眉头,又觉得这有些倒霉,旋即他想到了什么,苦笑了一下,心想难道是因为自己杀了小孩,所以遭到了报应?

  ……果然害死小孩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小川雅行也是一样。活该,他们都活该。

  在无数辆警车的围追堵截下,有些走神的荻野庆被前后夹击,堵在了一架他从没见过的大桥上。

  背后警车追来,遥远的前方出口则被封死。正遗憾时,荻野庆无意间往车窗外一瞥,而后他怔住了。

  ——这处陌生的大桥上,风景居然异常漂亮。

  虽然还比不上他最初的目的地,但宽阔的堤岸,摇动的垂柳,洒落光斑的粼粼水波……都让他觉得,把这里当做自己和儿子最后的归宿,似乎也不错。

  上天对他还算不薄……荻野庆心绪转动,踩下刹车,急停在路边。

  而后他从纸袋中捧出一只骨灰罐,拉开车门,迎着夏日午后炽烈的阳光,带着一种殉道者般的心情跑到桥边,略显笨拙的爬过了栏杆。

  警车很巧合的慢半拍才赶到。

  荻野庆无视了背后拿着喇叭劝他下来的警察,抱紧怀里的“儿子”,在他们的视野中,一跃而下!

  扑面而来的河风令他心跳加速,失重感也最大限度的激发起他的恐慌,荻野庆不知道自己会摔死还是淹死,但不管怎样,自己这荒唐一生,终于要结束了。

  ……只有一处细节令人遗憾。

  明明他应该回想着可爱的儿子,充满欣慰的死去。

  可现在一闭上眼,他却满脑子都是刚才的血泊,都是那个眼巴巴看着他手里玩具的天真小孩。

  “小川勇太……”

  他意味不明的喃喃念叨着,准备迎接水面的冲撞。

  可等了好久,脑袋里走马灯跑了无数圈,灯腿都要跑断了,却依旧无事发生。

  “?”

  荻野庆终于觉出不对,疑惑的睁开眼。

  然后呆住了。

  他居然没有落水,而是保持着刚跳下去的姿势,浮在了半空!

  不,不对劲的不仅仅是他……

  晃动的柳枝,浮动的河水、两旁吱哇乱响的警笛、远处河堤上行进的车流……这一切,全都静止了!

  时间仿佛在此刻停滞。

  荻野庆简直以为这是在做梦。他想狠掐自己一下,可除了思维,他整个人也像成了一只被琥珀包裹的昆虫,完全无法动弹。

  超越常识的状况,让他空前恐惧起来。

  不知过了多久,忽然,一道声音幽幽从他背后响起。

  有人不带感情的问:

  “这样好吗?”

  这是一道极为混杂虚渺的嗓音。

  它简直不像由人发出,更像是无数机械掺杂而成——冰冷僵硬,却偏偏说着人类的语言,用着人类的语调,十分违和。

  随着这一声,荻野庆被某种未知的力道向后一托。他狼狈的摔回桥上,弹了一下。

  顾不上摔疼的背和腿,荻野庆一咕噜坐了起来,匆忙转过身。

  在他眼前,静止背景中唯一能动的那个人,就如同水墨画中乱入的一抹油彩,无比显眼。

  ——一个面容不清的年轻人穿过警车,穿过伸着手想阻止荻野庆跳河的警察,背光行来。他身影纤长,步态悠然,拉长的影子投落在荻野庆满是疑惑的脸上。

  “这样好吗?”

  或许是荻野庆长时间未对他的提问做出回应,对方又问了一遍:

  “虽然报了仇,但你的儿子死了,你的妻子离开了你,如今你也马上就要死去,这种结局……你甘心吗。”

  荻野庆没有回答他。

  他偷偷掐了自己一把,疼的一激灵。

  居然不是在做梦。

  ……可时间为什么静止了?自己为什么看不清来人的脸?那诡异的嗓音又是怎么回事?

  一切都超出了荻野庆的常识,他完全无法理解。

  仿佛看出了他的狐疑,来人抬起手,啪的打了个响指。

  荻野庆惊的一缩脖子,摆出了防御性的姿势。

  但很快,随着一道矮小的人影从虚空中勾勒出来,他双眼瞪大,横在胸口的手也放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