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能吸邪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5章、无法跨越的鸿沟(已修改,求推荐)

我能吸邪气 陈家老白 2014 2019.07.24 09:06

  白雪刚走一会,刘铭就凑上前唉声叹气道:“陈范,你这个木头疙瘩,明知白雪姐对你有意,为何三番五次的撵她走?”

  刘铭急眼是有原因的,他这副德行,再加上身上一堆的臭毛病和穷得叮当响的家庭背景,这辈子娶媳妇是很有难度的,除非他愿意接受隔壁家的二妞。

  刘铭这家伙虽然胖得出众但还是有尊严的,死活看不上腰比水桶还粗的二妞,所以这门亲事到现在依然悬而未决。

  可陈范不一样,长得有模有样,难得有白雪这个白富美倒贴上门,当然得把握机会了,最主要的是,陈范要是和白雪走到了一起,那往后哥俩绝对不愁吃不愁穿。

  陈范一看刘铭这贱兮兮的模样,就知道这货心里在想什么,直接拒绝道:“胖子,别动歪脑筋了,要是让白老大知道,咱们这些底层的流民打他宝贝女儿的主意,后果不堪设想,去年一个不开眼的家伙碰了白雪的手,结果当晚就被砍成了十八段。”

  刘铭面色一白,小眼睛滴溜溜一转,不一会就流露出恐惧的神情。

  人的名树的影,白老大在这个生存区里的凶悍程度,早已人尽皆知,挑战他的权威和底线无疑是自寻死路。

  刘铭颤悠悠道:“我是开玩笑的,别当真,别当真。”

  两人正说着话,破落的屋内传来了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接着一道虚弱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小范。。。小范。。。是你回来了吗?”

  陈范连忙将冲进了屋内,来到了一张破旧的木床前,伸手握住了母亲陈美香那双苍白无力的手:“妈,是我,您现在感觉如何?渴不渴,我给您倒杯水?”

  “陈阿姨,我帮你倒!”身后的刘铭还算识趣,已经屁颠屁颠的给陈美香倒了一杯水。

  陈美香笑了笑,接过了那个已经缺口的陶瓷杯子,放在嘴边轻轻抿了一小口。

  现如今,水比金子还贵,陈美香舍不得多喝一口。

  陈美香迎着陈范关切的目光,轻声道:“小范,别担心,妈睡了一觉好多了。”

  陈范默默的心疼,睡一觉要是就能好,那这世界上就没有那么多生老病死了,陈范知道这是母亲为了不让他担心,才这么说的。

  陈美香继续说道:“昨晚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到你父亲来找我们了,说要带我们去安全区过幸福的生活。。。”

  说到这,陈美香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幸福的红晕。

  而陈范却默不作声了,父亲这个概念对他来说很陌生,因为他从来没见过自己的父亲,唯一知道的是他父亲以前是个挺牛逼的人物,在安全区里面呼风唤雨,至于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他就不得而知了。

  每次问到父亲,母亲就会一脸惆怅的唉声叹气。

  以至于到现在陈范也不大清楚父亲的情况,不过父亲到底是死是活,陈范一点也不关心。

  按照陈范的理解,他父亲就是个不负责任的人,有能耐你特么的照顾好老婆孩子啊?

  让老婆孩子流落在外成为无依无靠的流民,这是一个合格的父亲、丈夫该做的事吗?

  陈范没有怨天尤人,父亲做不到的事情,他来做。

  “妈,梦终究是梦,您放心,儿子一定会想办法让您过上好日子的,我抓了一头野狼,一会就去集市上卖了,给您抓药看病。”

  陈美香知道陈范心里有芥蒂,也没多说什么,当年遭遇的那场可怕的变故,陈美香至今不愿提及。

  “小范,辛苦你了,妈没用,受了点风寒罢了,身子骨却一天比一天糟糕。”

  “妈,别说这些,您躺下好好歇息,我去收拾下狼皮,一会卸条狼腿炖汤给您喝。”

  “恩。。”陈美香面带微笑的点了点头,看到儿子如此懂事,她比谁都高兴。

  陈范领着刘铭出了屋,两人携手将野狼的头给砍了下来,接着用骨刀将狼皮完整的剥了下来。

  随后陈范交待道:“胖子,你留在这收拾这些肉,拿一条腿炖汤,今晚咱们好好的补补身子,剩下的肉全做成肉干。”

  刘铭喜滋滋的答应道:“放心吧,交给我好了,保证做得色香味俱全。”

  胖子是个吃货,对吃这方面的造诣绝对是首屈一指,别说是狼腿了,就算是条蟑螂腿都能给你整出三道菜来。

  可惜的是,现在生存区食物短缺,蟑螂都没了活路,早被吃灭绝了,也就安全区里还会存在一些。

  生存区的集市并不是在最中心的地带,而是在最靠近安全区的地方,紧挨着数十米高的钢筋混凝土围墙。

  高墙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火力点,还有装备精良的守备部队实枪荷单的在城墙上进行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巡逻。

  在物资稀缺的年代,也只有安全区能保持这么强大的武力装备。

  而一墙之隔的生存区,大部分人手上只有骨刀,少部分人拥有粗制滥造的铁器,至于火器,也只有白老大和几个心腹手下有,还是最简单的手枪。

  城墙上的军人用冷漠的眼神看着集市李来来往往的灾民、流民,在这个末世,人的生命比路边的野狗还要贫贱。

  对于这些军人来说,守备的任务除了防止邪化的凶兽、猛兽和妖兽的攻击,更多的时间是在防备灾民和流民。

  集市里的人群,卑微的活着,偶尔偷偷的仰起头,一脸羡慕的看着高墙,即使看不到高墙里面的情景,但憧憬一下也是好的。

  人不能没有希望,尤其是在吃人不吐骨头的末世,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

  无数的灾民和流民都憧憬着有一天能从厚重的铁门里走进生存区,过上无忧无虑的生活,但几乎所有人到死都没能进去过。

  这一道高墙像是一道永远无法跨越的鸿沟,挡在了生存区的灾民和流民面前。

  陈范同样憧憬高墙后面的生活,因为他听说安全区里有医院,有最好的医生和医疗设备,还有最好的药,这些都是陈范的母亲迫切需要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