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能吸邪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0章、受伤了还敢撩(求推荐票)

我能吸邪气 陈家老白 2039 2019.08.20 18:30

  蔡勇点齐人马与守备部队的人马汇合一处。

  这次守备部队调动了一个中队的兵力参与抓捕行动,加上情报科的武装小队,总人数达到了三百多人。

  可别小看只有三百多人,他们可全部都是训练有素、荷枪实弹的武装力量,绝不是乌合之众。

  夜渐浓,白家上下沉醉在欢声笑语之中,大部分人都喝醉了。

  白老大被手下抬回了房间,只有阿龙、阿虎还清醒着。

  老张喝多了被安排在了客房里。

  陈范与白雪来到后院,相拥而坐到了深夜,陈范才依依不舍的告别了白雪。

  不是不想做禽/兽,而是陈范觉得这件事情应该留在洞房花烛夜比较合适。

  再说了,白雪小姐姐其实脸皮挺薄的,亲个小嘴就羞得恨不得钻地下去,说什么也不让陈范再碰她了。

  但是陈范刚走出白家的门不久,暗处一道人影直接扑到陈范的身上。

  陈范还以为被偷袭了,右手立马将骨刀抽出来。

  “陈范,我受伤了!”

  “阿冷姐?”

  陈范扶起怀里的人一看还真是阿冷。

  阿冷俏脸发白表情极其痛苦,左肩膀一片血肉模糊,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

  陈范急忙问道:“怎么弄成这样的?”

  阿冷低声道:“先把我扶回家,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好,你撑住了!”

  陈范二话不说直接将阿冷抱在怀里,一路小跑着回到了家里,为了避免造成恐慌,陈范悄悄的将阿冷抱回了房间,放在了床上。

  阿冷伸手指了指衣柜,虚弱道:“在我衣柜里有一个急救包,拿出来帮我缝合伤口。”

  陈范打开了衣柜,一股特有的香味扑鼻而来,定睛一看,衣柜里还挂着阿冷穿的内衣,很性/感的那种。

  陈范连忙定了定神,这时候也顾不上这些了,伸手将急救包从衣服堆里掏了出来,问道:“接下来怎么做?”

  “帮我的上衣脱掉,清理伤口,针线消毒,缝合伤口,然后上药止血,再包扎就行了!”阿冷有条不紊的说道,由此可见,阿冷精通急救的方法,或者应该说经常受伤。

  果不其然,当陈范用剪刀将阿冷的上衣剪开,很快就发现阿冷的后背有多道疤痕。

  这些不规则的疤痕在阿冷细腻的肌肤上出现,显得格外突兀。

  陈范一边动手帮阿冷清理伤口,一边问道:“你身上怎么这么多伤口?”

  阿冷苦笑道:“干我们这一行的,受伤是家常便饭。”

  “你一个女孩子,为什么选择当杀手?”

  “当然是有苦衷,如今这个世道,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你别问那么多,我的事情你暂时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陈范也没打算追问下去,换了个话题问道:“今晚怎么受伤的?那个蔡勇安排人来接应他?”

  阿冷摇头道:“不是,我是被蔡勇开枪打伤的,是我大意了,没料到这个蔡勇枪法这么好!”

  “蔡勇这家伙带着枪来参加宴会?这个王八蛋,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陈范,我看这个蔡勇绝不会善罢甘休,他一定会再来找你麻烦的。”

  陈范眉头紧蹙道:“这个家伙心眼很小,没把他弄死确实麻烦。”

  说话间,陈范已经将阿冷的伤口清理干净,一个碗口大小的伤口露了出来,血肉外翻,异常狰狞,陈范震惊道:“这什么枪这么厉害?”

  “蔡勇的枪应该是改装过,加装了药剂,所以动能很大,我这伤口是贯穿伤口,好处就是不用取子弹,坏处就是我的肩膀起码几个月时间用不上力。”

  陈范沉默了一会,有些复杂的看了阿冷一眼,几个月时间肩膀用不上力,那就意味着阿冷这次刺杀的任务周期要往后推迟了。

  陈范小声问道:“那你刺杀的任务也要往后推?”

  “对啊,我总不能拖着一只几乎残废的手去杀人吧?这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陈范哀鸣一声,果然,这阿冷还要在这里多待几个月,那陈范心心念念的黑武战刀也得延期才能拿到手了。

  “你到底要刺杀什么人?”

  “怎么?你要帮我去杀人吗?”阿冷扬起透白的俏脸问道。

  “如果不难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一下。”

  “那人是张氏财团136号生存区的最高首脑,也是守备部队的最高长官。”

  “额。。。那当我没说。”

  陈范除非是疯了,才敢公然挑战安全区守备部队的最高长官的权威,还想要他的命?

  信不信还没走进安全区的大门就被打成了筛子。

  阿冷笑了笑道:“我也没指望你能杀的了他。”

  陈范将针线消好毒,在阿冷的伤口处比划道:“我直接缝?”

  “对,就当做是缝衣服,你下手利索点。”阿冷很干脆的应道,果然是女杀手,够硬气的,这一点让陈范也佩服得很。

  陈范也不含糊,直接下手开始缝合,针线在血肉之间交叉刺入的感觉一定很疼吧。

  阿冷拧着眉头,额头上的冷汗一滴一滴的往下流。

  陈范有些心疼道:“你要是忍不住,就找个东西咬着吧。”

  阿冷一点头,随后直接张开嘴咬住陈范的肩膀,陈范疼得差点没跳起来:“大姐,我的意思是让你找块布咬着,你咬我干嘛?”

  可阿冷就是不松口,陈范没办法,只好加快缝合的动作。

  十几分钟后,阿冷的伤口缝合好了,陈范的肩膀上却多了一道血印伤口,低头一看,上面的牙印清晰可见。

  陈范揉了揉肩膀,低声道:“你属狗的啊,差点没把我肩膀的肉给咬下来。”

  此时的阿冷全身都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整个人像是刚从水潭里捞出来似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