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能吸邪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3章、我要喝洗澡水(已修改,求推荐)

我能吸邪气 陈家老白 2128 2019.07.23 13:35

  有意思!

  我好像要走大运了!

  陈范欣喜若狂,这个末日时代,最不缺的就是邪气,如果吸邪气就能变强,那我不是要逆天了?

  至于为什么会拥有这个特殊的能力,陈范也弄不大明白。

  不过应该跟这次的风暴邪潮有关吧。

  陈范最终选择将100邪气值兑换成1点力量值。

  陈范明显可以感到身上的肌肉线条比往日明显了一些,力气也大了许多。

  当然了,陈范之前的力气也很大,扛起百八十斤的东西不在话下,只不过这荒漠野狼接近两百斤的体重,力气不够大的话,是无法扛回生存区的,所以陈范才会选择增加力量值。

  天亮后,陈范扛着野狼出了山洞,一路小跑离开了无人区,回到生存区的边界。

  刘铭早已不见踪影。

  不过这也怪不得刘铭,昨日那铺天盖地的的风暴邪潮来袭,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会想着逃跑。

  在这边界交错的荒郊野外,无处可躲,一旦被吸入风暴邪潮之中,后果不堪设想。

  刘铭只能先逃回生存区,那怕是躲在摇摇欲坠的窝棚里,也会觉得心安。

  只是天亮后,刘铭开始伤脑筋了。

  几次想要进陈范的家,告诉陈范的母亲,陈范进了无人区,还遭遇了风暴邪潮,这会恐怕已经死无全尸了吧!

  但每次前脚刚迈进去后脚就又缩了回去,如是再三后,屋内传来一道娇脆的质问声:“刘铭,你一早上在陈范家进进出出了好几次,到底是几个意思?伯母不舒服,你别打扰她休息。”

  说话间,一张雪白秀丽的面庞从略显灰暗的棚屋内闪现而出。

  刘铭挠着头红着脸道:“白雪姐,你怎么在陈范家里?”

  白雪叹息道:“听说伯母生病了我来看看,对了,陈范呢?从昨天到现在就没看到人。”

  一提到陈范,刘铭脸上不由自主的流露出悲哀的表情,语带哭腔道:“昨天我和陈范去打猎,陈范追着野狼进了无人区。”

  听到这,白雪俏脸煞白,身体摇摇欲坠,简直不敢相信道:“什么?陈范他进了无人区了?他不要命了吗?”

  几乎所有人都知道无人区有多危险,在没有佩戴专业的防护装备下,进入无人区就跟送死没两样,更别说无人区里还有凶兽、猛兽和妖兽。

  刘铭继续唉声叹气道:“谁说不是呢?我劝阻过陈范,他偏不听!”

  “胡闹,实在是太胡闹了。”白雪靠在墙上,玲珑有致的身体宛如被掏空了一般,瞬间散失了活力。

  白雪比陈范大三岁,是136号生存区公认的白富美。

  在这个吃不饱穿不暖,喝水都得限量的生存区,白雪还能打扮得如此干净漂亮,并且拥有雪白娇嫩的皮肤是极其罕见的,这与她深厚的背景脱不了关系。

  白雪的父亲白军,外号白老大,是136号生存区雇佣军的首领,手下拥有上千个亡命之徒,在生存区有不少的产业,有这么一股强大的力量做后盾,白雪自然可以过上优渥的生活。

  不管任何时代,都有富人与穷人,即使是生存区,也有小部分的有钱有势的人,白雪家就是典型的有钱有势。

  而陈范家与刘铭家则是典型的穷人,还是家徒四壁,穷得揭不开锅的那种!

  富人与穷人,本该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两人,为何会扯上关系呢?

  这得从三年前一件事说起。

  那天饥渴难耐的陈范从集市上打听到白家的小姐,每日都要用10升的水洗澡。

  苍了天,10升的水,这可是一个普通家庭一整个月的用水量了。

  陈范当时就产生了一股强烈的冲动:他要喝白雪的洗澡水。

  想要喝白雪洗澡水的人不在少数,陈范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但却是唯一成功的一个。

  陈范以矫健无比的身手成功翻墙而入,躲开了巡逻的雇佣兵,一路闯到了后院,找到了白雪的房间,这过程就跟玩游戏开挂了,一路过关斩将,无比酣畅淋漓。

  面对突然闯入的陈范,白雪颇感意外,但并没有惊慌失措,也没有大喊大叫。

  而是冷静萧然的质问道:“小鬼,你才几岁就敢学那些采花贼翻墙入院?”

  陈范充耳未闻,饥渴难耐的盯着澡盆里的洗澡水。

  那吓人的眼神,白雪至今难忘,还以为陈范会不计后果的对她施暴,那曾想陈范竟一头扎进了澡盆里咕噜噜的喝了起来。

  回过神来的白雪又惊又怒,拿出家传的威风,一脚将陈范踹得四仰八叉:“混蛋,你居然是来喝洗澡水的!”

  陈范暗暗翻着白眼,姑娘你的意思是,我非得把你霍霍了才行?

  “怎么,你的洗澡水喝不得了?”

  “混蛋,重点不是能不能喝,而是你姐姐我现在全身都被你看光了。”

  陈范光棍道:“看看又不会掉块肉,你要是觉得吃亏,我可以脱光光让你看个够。”

  白雪眉头一皱,娇声骂道:“臭不要脸的,谁要看你!”

  “那就是你的问题了。”陈范又当着白雪的面装了满满的一壶洗澡水,说是要带回家喝。

  这。。。。。

  最终心善的白雪还是选择了放过陈范一马,一来看他年纪还小,二来看他长得还算清秀,就动了恻隐之心。

  被放一马的陈范居然不悔改,打那以后隔三差五的就翻墙入院,光明正大的到白雪的房间要洗澡水喝。

  这一来二去的,两人竟成了知己好友。

  白家家教森严,白军对唯一的宝贝女儿的教育方式,几乎是照搬古代的大家闺秀那一套,要求白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待在家做点刺绣之类的女红。

  这样的育儿方式要是放在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绝对会被人告的,说白军没有人性,搞封建一套,还限制女儿的人身自由。

  但在二十一世纪末,这个连生存都得不到保证的末日时代,白雪这样的生活方式无疑让很多人羡慕。

  究其原因还是外面太危险了。

  白雪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向往,而陈范不一样,天天到生存区边界打猎,可谓是见多识广,每每将外面的事情深茂并情的说给白雪听,总能让这姑娘兴奋得手舞足蹈。

  时间一久,白雪在心里潜移默化的将陈范当做了偶像,总觉得陈范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