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能吸邪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16章、谁是坏人?

我能吸邪气 陈家老白 2084 2019.07.29 18:30

  白雪没多想,只是下意识的喊了出来,现在发现情况有些糟糕,十个歹徒凶神恶煞的盯着她看。

  屋内的陈范第一时间就听出是白雪的声音,懊恼道:“该死,怎么是白雪?这小姐姐这么晚不睡觉,跑我这干嘛?”

  来不及多想,屋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和白雪慌张的呼吸声,继续在屋内装睡是不可能了。

  陈范迅速起身,看了屋内一眼,陈美香还在沉睡,边上的胖子依然雷打不动的打着呼噜,陈范这才稍稍放心,抄起骨刀冲出了门。

  白雪还算是冷静,并没有惊慌失措,靠在墙角盯着步步逼近的歹徒,警告道:“都给我站住,知道我是谁吗?”

  “小妞,我管你是谁,敢坏大爷我的好事,今晚非弄死你不可!”

  “你敢,我是白老大的女儿,要是让我爹知道你们欺负我,绝对饶不了你们。”

  白雪将他爹的名号给搬出来了,企图吓退这些歹徒,殊不知,这些亡命之徒在听到白老大的名号后,变得越发的凶残。

  领头的歹徒眼光一沉道:“白老大?原来你是白老大的女儿,哼,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们兄弟几个流离失所,全拜白老大所赐,本想找他报仇的,但是这王八蛋天天躲在跟碉堡似的房子里,没想到他的女儿却送上门来了。”

  “嘿嘿,大哥,白老大的女儿长得肤白貌美,兄弟们好久没开荤了,不如。。。”

  “嘿嘿,不错,这小妞细皮嫩肉的,玩起来一定很/爽。。。”

  淫/荡而又放肆的声音此起彼伏,白雪小脸发紧,手脚在颤抖着,如果真的要被这些人侮辱,她宁愿选择去死。

  白雪眼中带着决绝,伸手抽出金丝发髻抵在雪白的粉颈上,缓缓道:“休想,我就是死也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嘿嘿,小妞,这可由不得你。。。”

  陈范来到这些歹徒的身后,听着他们下流不堪的话语,心里出奇的愤怒。

  他虽然故意疏远白雪,但是不代表他讨厌白雪,陈范对白雪除了友谊外,还多了一些微妙的感情,陈范不知道这个微妙的感情是好感还是笼统的说,男人看到美女时的冲动。

  讲真的,白雪要不是白老大的女儿,陈范肯定撩/她。

  看着一群精/虫上脑的家伙背对着自己,背后的空门大开,陈范一点也不手软,这些家伙肯定是要弄死的,一来他们欺负白雪,二来任务要求的。

  陈范挥舞着骨刀冲了上去,“噗呲,噗呲!”,一个照面,就捅死了两个歹徒,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

  前面的歹徒发现不对劲,仓皇扭头应战,领头的歹徒没料到这个陈范会这么凶悍。

  还是太不把陈范当一回事了,觉得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再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

  而他们这伙人常年在外漂泊,游走在各个生存区,干的都是刀口舔血的营生,还怕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

  领头的歹徒大呼道:“围起来,将这小子杀了,把钱抢走,然后再带走这个小妞,咱们好好的乐呵乐呵。”

  算盘打得很好,但情况却跟他预想的不一样。

  怎么说呢?

  陈范不是菜鸡,而是一只凶猛的狮子,力气很大,而且手脚敏捷、身形飘逸,看似凌乱的刀法,却颇有成效。

  几乎是刀刀致命。

  歹徒们一个接一个的被陈范给劈倒,殷红的鲜血在地上流淌着,剩下的歹徒们被陈范杀得心惊胆战。

  陈范现在的力量已经是成年人的两倍,不说别的,单靠蛮力就可以碾压这些歹徒。

  穷凶极恶的歹徒,那也是人,是人就会害怕。

  陈范杀的很干脆,最后只剩下领头的歹徒缩在角落求饶道:“好汉,好汉,我。。。我错了,是我们利欲熏心,想对你不利,求好汉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我一命!”

  陈范面无表情的问道:“为何找上我?想劫财,集市上有更好的对象,我那点小钱跟他们比可是小巫见大巫。”

  “这。。。这。。。我们只是觉得你势单力薄,好欺负!”

  觉得我好欺负?

  听着似乎没毛病,但陈范可不相信,这老小子的眼神飘忽,摆明是在撒谎,不说实话,是要受惩罚的。

  陈范毫无预兆的挥出了一刀,将领头歹徒的耳朵给削了下来。

  “啊。。。痛死我了。”领头的歹徒,疼得满地打滚,哀嚎连连。

  陈范冷冷道:“这就是你不说实话的代价,我再问你一次,为何找上我?”

  陈范的冷血让领头的歹徒吓得心惊胆战,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说实话,陈范真的会活活将他折磨死的。

  “我说。。。我说,是集市陈记皮毛铺的陈老板,他出五千块让我们来劫杀你,还说从你身上抢到的钱都归我们所有。”

  皮毛铺老陈?

  陈范的脑海里第一时间浮现出老陈那老奸巨猾的模样。

  如果是老陈在背后指使,那倒是说得通,老陈这人心眼小,估计是被自己坑了一把怀恨在心,其次,今天陈范是替杂货铺的老张猎杀野狼的,老陈觉得杂货铺要和他抢生意,但是又不敢对老张下手,就只能对陈范痛下杀手了。

  地上瑟瑟发抖的歹徒哀求道:“好汉。。。我该说的都说了,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回答他的是,陈范手中冰冷的骨刀。

  “噗呲”

  尖锐的骨刀贯穿他的胸口,歹徒胸口一凉,不一会便传来钻心的疼痛,他艰难的抬起头,趁着视线还未模糊,认认真真的看了陈范一眼,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么一个俊俏的年轻人,为何下手如此狠辣?

  陈范抽回骨刀,稍稍一闪身避开了喷涌而出的血箭,伸手揽住还在发愣的白雪,温声道:“雪姐,你没事吧?”

  白雪这才回过神来,愣愣的看着陈范,问了句:“陈范,你下手怎么这么狠?我突然觉得你有些陌生。”

  狠吗?

  陈范不觉得,这个人命如草芥的时代,不狠便无法生存,陈范并不是坏人,但是为了家人的安危,他宁愿做个坏人、恶人。

  。。。。。。。。

  新书求推荐、收藏、打赏、点赞、投资!

  有兴趣的看官,可以加老白的书友群127853210。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