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能吸邪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7章、被盯上了(已修改,求推荐)

我能吸邪气 陈家老白 2036 2019.07.25 08:27

  其实这是一个营销的手段,单靠这把刀就吸引了许多顾客上门。

  你进门看看,难免要询价问价,一来二去的,少不得要买点东西回去,长此以往,这生意能不好吗?

  至于为什么集市上没有别的店敢模仿,是有原因的。

  这老张跟白老大交情很好,在生存区里也有关系,所以在集市上很罩得住。

  就说杂货铺内挂的那把刀,也有人动过歪脑筋,暗偷明抢的都有,但毫无意外,这些人都死了,被剁成了十八块挂在杂货铺外的竹竿上,经历过几次后,就没有人敢打杂货铺的主意了。

  陈范很快就收回了眼神,询问道:“听说你这有特效药!”

  老张眼中精光一闪而过,缓缓点头道:“不错,我这确实有特效药,不过价格有点贵。”

  “我知道,一千块一颗!”

  “呵呵,这么说,你有一千块?”老张脸上的笑容更甚了。

  能买得起特效药的都是大客户,对待大客户自然得客气点。

  陈范明人不说暗话,直接点了一千块放在了桌上:“给我拿一颗。”

  “呵呵,小兄弟,够干脆,我老张就喜欢干脆的客人。”老张油乎乎的脸快笑成一朵喇叭花了,小眼睛里尽是妩/媚的神情。

  对,就是妩/媚,一个油腻的中年老男人用这种眼神看着一个小年轻,确实很扯淡。

  陈范没在意,熟悉老张的人都知道,这家伙对待大客户的神情就是这么妩/媚,让人不禁怀疑,老张上辈子是某个青/楼的台柱子。

  老张动手麻利的从保险柜里拿出了一颗用黄油纸包的药,郑重的交到陈范的手上,低声道:“小兄弟,这药你可拿好了,金贵着呢,用温水吞服,两日内保管药到病除!”

  交待完后,老张手一抬,顺手收走了陈范手上的一千块钱。

  这娴熟的收钱动作,看起来赏心悦目,果然是做生意的,特么的,收钱都收得这么赏心悦目。

  钱货两清,宾主相宜。

  陈范也没多说什么,小心翼翼的将这特效药收进了怀里。

  这颗药寄托着他的希望,只要能治好母亲的病,一切都是值得的。

  陈范刚走一会,老张笑嘻嘻的脸色悄悄变了,抬脚走进了后院,吩咐道:“去查查看,这个陈范那来的钱!”

  后院几个默不吭声的汉子,默默的点了点头,很快就出去打探消息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这老张杂货铺看着不咋地,暗地里却是生存区消息集散地,这老张俨然就是个情报头子。

  集市上没有什么秘密,不出半小时,出去打探的人回来了。

  “头,那小子打了一只野狼,在隔壁皮毛铺,换了2600。”

  老张大马金刀的坐在一张檀木椅子上,手上捏着一个紫砂茶壶,壶里泡着茶沫子,小心翼翼的唑了一口,含在口里细细品味着,过了老半天才不依不舍的咽进肚子里。

  如今这世道能喝得起茶的绝对是个人物,不仅水贵,这茶叶更是难寻。

  老张也是靠着身上这层关系,才能匀得一些茶沫子。

  豆大的眼珠子微微一动,老张这才开口道:“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居然比那些老猎人还厉害,一只两三百斤的野狼都杀的死,难不成他的基因觉醒了?”

  手下不信道:“头,不可能吧,一个低等的流民,身上怎么会有高贵的基因?”

  “哼,那可未必,生存区龙蛇混杂,保不齐就有那么一两个基因觉醒的,这个陈范得好好查查。”

  “明白了,我想办法试试他的身手,看看他身上有没有蕴含超能力量。”

  “去吧!”

  怀里揣着救命药的陈范,马不停蹄的赶回了自家的小屋。

  刚到门外,就闻到一股浓烈的肉香味,还有胖子那愉悦无比的口哨声。

  陈范暗暗摇头,这胖子还真是一点也不低调,这年头有吃的都得藏着掖着,不然很容易招人惦记。

  生存区里挨饿受冻的人很多,吃不饱饭眼红的流民干一些杀人越货的事再正常不过了。

  陈范扭头看了看四周,许多双通红的眼神在盯着自家的小屋。

  很显然,这些流民是被肉香味给吸引过来的,但他们并不敢贸然进入陈范的小屋。

  陈范的凶狠在这一片是出了名的,想要打劫他的肉,得看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陈范冷哼了一声,走进了屋内,顺手把门给关上,将肉香味锁在了小屋内。

  “陈范,你回来的正是时候,这肉差不多可以吃了。”刘铭仰起头,笑眯眯的说道。

  陈范警告道:“胖子,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低调。”

  刘铭摊手道:“我已经很低调了啊。”

  “低调个屁,那肉香味都飘出半里地了,你知不知道现在外面有多少个饿得发昏的流民在盯着我们?”

  刘铭暴脾气一下就上来了:“卧槽,这能怪我?谁叫我天生手艺好,还有这不是有你吗?你的赫赫威名摆在那,我相信他们不敢乱来的。”

  “他们要是真的乱来了,后悔都来不及,胖子,记住我的话,人性的贪婪和丑恶是你我不敢想象的,凡事要多留个心眼。”

  “知道了,这话都听你说八百回了,汤熬好了,我先给阿姨盛一碗。”

  陈范眼皮跳了跳,心头一阵无名火硬生生被他给压下去了,刘铭身上的老毛病还是一点没见好。

  陈美香面带浅笑的接过了肉汤,轻轻喝了一小口,狼肉独特的香味在她的唇齿间回荡着,让她忍不住眼睛一亮。

  自从生病后,陈美香一直都是食欲不振,陈范平时打回来的土鼠、沙蛇、野狐也都拿来炖汤过,也没见陈美香吃得如此开心。

  陈美香由衷道:“这汤味道很好。”

  “阿姨,你觉得好喝就多喝点,我熬了一大锅呢。”刘铭献宝道。

  陈范上前道:“别献宝了,赶紧吃,吃完了把剩下的狼肉给处理了。”

  刘铭嘀咕道:“急什么,吃饭还大呼小叫的让不让人安心了?”

  瞧着哥俩对掐,陈美香习惯性的心软道:“小范啊,你别老是教训刘铭,这孩子也是苦命的,十岁那年他爹娘说是出一趟远门,就再也没回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