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我能吸邪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08章、大半夜的动刀子(已修改,求推荐)

我能吸邪气 陈家老白 2071 2019.07.25 18:30

  刘铭的辛酸往事说来也是可歌可泣。

  陈范是打小没见过爹,刘铭是爹娘一起不见了。

  刘铭的父母都是彪悍的雇佣兵,刘铭十岁那年,夫妻两接了一笔买卖,跟随安全区的部队前往无人区执行一项秘密任务,结果这一队人马去了就没再回来,至今也没人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得好听点是失踪了,但如今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时代,失踪与死亡几乎没什么两样。

  也就是因为这件事对刘铭的打击太大,才会刘铭患上应激综合征,从此性情大变,易怒、易自暴自弃,胆小怕事,而且特别能吃。

  以前的刘铭并不胖,事情发生以后,他硬生生的将自己吃成了死胖子。

  为了留一些念想和希望,刘铭一直相信他的爹娘是失踪了,有朝一日赚够了钱便会回来的。

  刘铭的父母还在的时候,对陈美香母子很是照顾,陈范与刘铭岁数相当,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无话不说的好兄弟。

  刘铭的父母不在了以后,陈美香母子也投桃报李,接纳了刘铭,一直照应着他。

  陈范叹息道:“妈,这些我都知道,正因为如此,我才时刻提醒他要多加小心。”

  陈美香伸手拍了拍陈范的肩膀,轻声道:“小范,人各有长处,刘铭这孩子天生没心眼,再加上十岁那年对他的打击太大,导致他性情大变,这才成了这般模样。你是他的好兄弟,对他多一点耐心和担待,咱们陈家有恩必报,要不是刘铭的父母帮衬,我们连在这里立足的机会都没有。”

  陈范点头道:“我知道了,妈,你先吃饭吧,吃完后,把这颗药给吃了。”

  看着放在桌上用黄油纸包着的特效药,陈美香动容道:“小范,这药很贵吧?”

  陈范笑着道:“不贵,是我托关系找人低价买的,妈,你就别担心钱的事情,早日把病给治好才是关键,等你好了,就能给我做红烧肉,可有日子没吃了,馋死我了。”

  陈美香这才会心一笑道:“好,好,等妈病好了,就给你做。”

  顺利的转移了陈美香的注意力,陈范这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吃完了饭,服侍陈美香将特效药吃了,不一会,陈美香便觉得一阵困意袭来:“小范,妈觉得好困。”

  “困了就去睡吧,睡醒了,病就好了。”

  陈美香一脸希冀道:“真的吗?”

  陈范肯定道:“当然是真的,集市东边的二狗子,当初病得马上就要断气了,吃了一颗特效药,第二天就活过来了,到现在还活蹦乱跳的。”

  是人都不想死,陈美香也想好好活着,活着才能看着自己的孩子成家立业,娶妻生子。

  这大概是每一个做父母共有的念想吧。

  带着无限的希望,陈美香含笑进入了梦乡。

  陈范也带着笑容,带着对未来生活的无限向往替陈美香盖上了被子。

  收拾好桌子后转身一看,锅内一干二净,陈范狐疑的问道:“胖子,今天手脚这么勤快,都收拾干净了?”

  胖子抹了抹油光可鉴的嘴,拍了拍圆鼓鼓的肚子,舒服的打了个饱嗝:“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我连汤带肉全给干光了。”

  “我去,你是饿死鬼脱胎吗?一条狼腿少说也有二三十斤,一顿全给干光了!”陈范少不得要教训两句,倒不是嫌弃胖子能吃,而是考虑到口粮来之不易,得节约啊,要是顿顿都这么造,不出五天,这些存货都会被干光的。

  刘铭咧着嘴偷笑道:“嘿嘿,我下次多注意,多注意!”

  两人麻利的将锅碗收拾干净,接着将剩余的狼肉处理好,挂在屋梁下晾干。

  等忙活完,天已经完全黑了,陈范示意道:“胖子,今晚别回去了,就在我这睡吧。”

  刘铭摇头道:“还是算了吧,你不是老嫌弃我睡觉磨牙、打呼噜,还放臭屁吗?”

  陈范没强留,知道刘铭的性子,当初爹娘出走后,这货哭得稀里哗啦的,让他搬过来一起住,这家伙却格外的执着:“家就是家,只要房子还在,总有一天我爹娘会回来找我的。”

  所以,白天过来陈范家蹭吃蹭喝,晚上回对门的家睡觉已经成为刘铭固定的作息方式。

  陈范提醒道:“胖子,晚上睡觉关好门!”

  “知道了,能有啥事,有你在,这一片什么阿猫阿狗早就不敢上门找麻烦了。”刘铭挥了挥手,扶着墙走回了对门的家。

  陈范默默的看着刘铭回到家,随后才抬手将门给锁上。

  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床头的骨刀,那冰冷的触感给陈范无限的安全感,这年头除了至亲好友外,谁也不能信,说不准前一秒还对你眉开眼笑的人,下一秒就对你亮刀子了。

  躺下不久,陈范就传出均匀的呼吸声。

  夜深人静的棚户区内,赫然出现了两道人影,两个目光凛冽的汉子悄无声息的的来到了陈范的家门前。

  驻足了一会,确定陈范已经睡熟后,其中一人抽出了一把铁制的小刀,动作娴熟的撬开了陈范的家门。

  整个过程都悄无声息,没有发出半点杂音,能做到如此程度,足以证明来的两人绝不是一般的阿猫阿狗。

  两人来到了屋内,细细打量了一番,没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最后将目光对准了还在床上熟睡的陈范。

  两人简单交流了一下眼神,便轻步来到床前,亮出了磨得锋利无比的小刀。

  动刀的汉子,眼中带着嗜血的光芒,下刀子又快又恨,这家伙绝对是杀人如麻的老手,手上沾了不少的人血。

  似乎可以预见陈范血流如注,痛苦挣扎的场景。

  但小刀在距离陈范胸口仅有半公分的时候便突然停顿住了。

  “怎么回事?”边上的汉子一脸的疑问。

  动刀的汉子已经满头大汗,目光下移,他挥刀的那只手被陈范的手死死的捏住,钻心般的疼痛随即传来。

  “撕,这家伙不是睡着了吗?怎么发现我们的?还有,这小子的手劲怎么这么大?”

  两个汉子来不及多想,一切都发生得太快了,电光火石间,陈范已经睁开了眼睛,坐了起来,另一只手握着骨刀,对准了动刀汉子的裆部位置。

  卧槽,不讲究啊!动刀子可以,对着裆部是几个意思?

  “兄弟,有话好说,都是误会,都是误会。”动刀的汉子一脸冷汗的求饶道。

  陈范冷笑道:“大半夜的摸到床边动刀子,你特么的跟我讲是误会,我看着像是脑袋进水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