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纵横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三署郎官

汉末纵横天下 雨落未敢愁 4159 2020.09.15 17:00

  琴声虽好,但不能一睹芳容。

  可惜...

  吕煜正要转身折返,不想院门吱呀一声便打开了。

  吕煜愣了一下,却是发现院门中现出一个丽人。

  只见这丽人身着深紫色的衣衫,下身是散花水雾粉蓝色百褶裙,身披雪色轻纱衣。娇媚无骨入艳三分。鬓发低垂斜插碧玉瓒凤钗,显的体态修长妖艳勾人心魄。皮肤细腻恍若无骨,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妖媚。

  美得如此倾城倾国。

  只是她一见到吕煜,突然愣了一下,像是受惊的白兔一般,马上把头缩了回去。

  红牙摧拍燕飞忙,一片行云到画堂。眉黛促成游子恨,脸容初断故人肠。榆钱不买千金笑,柳带何须百宝妆。舞罢隔帘偷目送,不知谁是楚襄王。

  吕煜突然想起【三国演义】中罗贯中对貂蝉的赞誉。

  确实是有天人之姿。

  恐怕也只有这等姿色之人才能逼得人中吕布与董卓反目。

  “姑娘勿慌,我是府上来客,夜中难寐,被姑娘琴声吸引,是故才在此地。”

  我吕煜可不是歹人啊!

  “原是如此。”

  貂蝉这才从院门内探出头来。

  “我只是想出院看看...你可不能告诉老爷。”

  貂蝉从昭阳宫中出来,便一直被王允养在院内,院内的景象她早就看腻了,是故深夜时分常常偷出小院,尤其院外有几颗腊梅,如今已经是快抽出花苞来了。

  “姑娘放心,自是不会。”

  “那...”

  貂蝉媚眼含蓄,一时间不知道该与吕煜说什么话。

  “方才姑娘弹奏的是蔡大家的【秋月照茅亭】?”

  话题都是人找出来的,恰好吕煜也通些琴音。

  “你也知道【秋月照茅亭】?”

  说完之后,她又有些心虚。

  “这个你也不能告诉老爷。”

  司徒王允近来与蔡邕不对付,貂蝉弹奏蔡邕的曲谱都得在王允熟睡之后。

  “当然。”

  “姑娘好巧的手,【秋月照茅亭】我也见他人弹过,但天宇之一碧,万籁之咸寂,有孤月之明秋,影涵万象却少有人能奏出,而姑娘一曲,却是将良夜寂寥,迢迢未央,孤坐茅亭,抱琴于膝,鼓弦而歌,以诉心中之志之感奏出得淋漓尽致,心与道融,意与弦合,不知琴之于手,手之于琴。”

  她平时便少见人夸赞,尤其是被面前如此好看的郎君这般夸赞,貂蝉哪里抵挡得住?

  刹那间,貂蝉的小脸便红润起来了。

  “郎君打趣了,奴婢哪有郎君说得那般厉害。”

  美人娇羞,让吕煜心中为之一荡。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前几日心里想得还是王芸,现在又在想貂蝉了。

  “姑娘既是要出门透风,不如我与姑娘一道?”

  “好..”貂蝉下意识点头。

  与这般俊俏郎君赏景,那该多好。

  但是貂蝉想了一下,又重重摇头。

  “今日我就不出去了。”

  若老爷见我勾引来客,岂不是会责罚我?

  责罚我便罢了,若责罚了面前俊郎君,那就是我的不是了。

  “明日姑娘可还奏曲?”

  貂蝉刚准备关门,但听到吕煜这一句,关门的手也停住了。

  “明日...还奏的...”

  貂蝉心跳得很快。

  不知是面前的郎君太过于俊俏,还是他方才的夸赞让她不知所措。

  总之貂蝉觉得自己有些慌了。

  “好,那我明日再来听。”

  “碰。”

  貂蝉将门关上,背靠着院门,小手压在那剧烈起伏的胸口上。

  心砰砰直跳,似小鹿乱撞一般。

  片刻后,貂蝉转身,透着院门门缝朝着门外看去,只是原本俏郎君所站立之地,便只剩下呼呼飘落的雪花,以及几片落叶了。

  貂蝉突然感觉心中有种空落落的感觉。

  这位郎君是何人?

  这般俊俏,又懂乐理...

  貂蝉决定明日一定要问出他的名字。

  ...........

  与貂蝉邂逅,让吕煜旅途的疲惫都散去不少。

  是故这一夜,他睡得也是相当满足。

  次日清晨,天还未多亮,吕煜便随着生物钟起身了。

  穿上厚实冬衣,吕煜缓缓走出房门。

  昨夜的雪将整个世界的白色多上了一层。

  树上,地上,屋檐上...

  都是白雪皑皑的一片。

  冬日好看是好看,但冷也是真的。

  若吕煜小个十岁,可能会想来打雪仗,但如今,吕煜想的则是如何在雒阳扬名。

  人越长越大,自然也将童真丢弃了。

  “郎君,我家老爷有请。”

  吕煜轻轻点头,跟着黑衣管事一路向前。

  这次吕煜去的地方就不是昨日到的客房了。

  而是王允的书房。

  书房...

  向来都是隐秘场所,非亲信不得进入。

  “吕煜拜见司徒。”

  此时书房中,除了王允之外,还有一个青年文士。

  青年文士一身蓝色的锦袍,腰间一根玉色腰带,腿上一双黑色靴子,靴后一块鸡蛋大小的佩玉.

  温文尔雅,他是对完美的最好诠释。

  “这位是...”

  “哦!”

  王允轻轻笑了笑,说道:“公明,这位也是颍川士族出身,颍川荀攸,字公达,料想文若已经向你介绍过了?”

  荀攸?

  吕煜愣了一下。

  军师荀攸...

  又是一位大才啊!

  这雒阳,现在确实是贤才聚集之地。

  “在下吕煜,见过公达。”

  “这位便是我与你时常说起的吕公明了。”

  荀攸对吕煜还了一礼,说道:“荀攸见过公明,你那篇【石灰吟】,在下亦是拜读过的。”

  “区区小作,不足挂齿。”

  “如何能说是小作?慷慨之言,壮士敢死...”

  “好了好了。”

  见到吕煜与荀攸要开始商业互吹了,王允连忙上前打住。

  “日后你们有的是相聚时间,公明,你才入雒,自是要入中郎将门下,为三署郎官,光禄勋总管此事,你今日便去拜访一二。”

  孝廉举至中央后,按制度并不立即授以实职﹐而是入郎署为郎官,承担宫廷宿卫,目的是使之“观大臣之能”,熟悉朝廷行政事务。

  然后经选拔,根据品第结果被任命不同的职位,如地方的县令﹑长﹑相﹐或中央的有关官职。

  光禄勋?

  吕煜愣了一下,这下子他倒是知晓王允为何要将荀攸叫过来了。

  因为如今的光禄勋便是荀爽,号称颍川八龙,是荀彧的叔父,对荀攸来说,更是高三辈的长者。

  没办法..

  荀攸年纪比荀彧要大几岁,但辈分却是比同龄的荀彧是要小上一辈。

  “礼品我为你准备好了,荀氏八龙,慈明无双。待你见荀公,可得敬重有加。”

  吕煜重重点头。

  “我知晓。”

  不管王允对他有什么目的,但起码王允在雒阳为他铺路,对待他是如同族内晚辈一般的。

  吕煜暗下决心,这宣平城楼上的惨剧,我不会让他再发生的。

  “去罢,司徒府上尚有朝务,便不再耽搁了。”

  吕煜微微颔首。

  “我等告退。”

  从书房中退出来,吕煜看向与荀彧有几分相像的荀攸,笑着说道:“公达如今为黄门侍郎,怕也是抽空过来的罢?”

  黄门侍郎名义上隶属少府,又是皇帝近侍。它的主要的工作是在皇帝和尚书令之间公事处理的往来传达,属于能自由出入禁中的外官,能接触到众多朝廷机要,地位很重要。

  在朝官之中,算得上是清贵之职了。

  “黄门侍郎不止我一人,再者说,如今也不需要传达公事,闲暇下来,可是没有多少事情可以做的。”

  王允就是尚书令,但他不是与皇帝交接的,而是与董卓的府宅交接的。

  “原是如此。”

  吕煜轻轻点头,再问道:“我此番求见荀公,可需有注意之处?”

  对于荀爽,吕煜可不算了解的。

  “放心。”

  荀攸表情倒算是轻松。

  “我这位族中长者虽然顽固,但也不是一个不好相处的人,他哪里只是规矩多了些。”

  荀爽博通群经,一生对经学多有著述,是东汉著名的古文经学大师。

  他尊崇儒学,重视礼制。极力维护君臣、父子等级制关系。他也吸取阴阳家某些思想,讲究五行相生和相克。

  “你若是精通【周易】,定然与我这位族中长辈有说不完的话,没有也无妨,光是【石灰吟】也是足够了。”

  荀爽为官,也不是自愿的,而是被董卓强征为官。

  加之荀爽见董卓残暴,便暗中与司徒王允等谋除董卓,王允与荀爽是统一战线的,不然王允也不可能让吕煜去见他。

  “【周易】我倒不如何精通,但一些浅作还是见过的。”

  程朱理学,王夫之...

  作为历史系出身的吕煜,还是有看过一些观点的。

  当然他也只知晓皮毛,并未深究周易。

  “我听说公明此番入雒只是为求官,没有久留的意思?”

  吕煜轻轻点头。

  “雒阳是非之地不可久留,没有我施展拳脚的机会。”

  荀攸眉头一挑,他可不这般认为。

  “董卓无道,天下人都怨恨他,虽然他聚集了不少精兵,但实际上不过是一个匹夫而已。我们应该刺杀他以谢百姓,然后借皇帝的诏令来号令天下,这是像齐桓公、晋文公那样的霸王之举。”

  吕煜早知晓荀攸有谋刺董卓的行动了。

  荀彧之前也与吕煜透出过些许风声。

  “公达以为事情可成?”

  “不尝试,如何能够成功?”

  但便是董卓身边人曹操,都没能刺杀董卓,你们这些非是董卓身边人,如何能够刺杀成功?

  “若公明有见教,隔日我带你去见几位志同道合之辈。”

  荀攸也是见了吕煜的【石灰吟】,觉得吕煜是敢死之死,这才相邀的。

  但吕煜肯定是不会去做刺客的。

  但...

  多认识几个人也行。

  若是能够说服荀攸,让这位贤才能为我所用,那便是更好的事情了。

  “也好。”

  “一言为定。”

  荀攸脸上颇为兴奋,两人上了马车,便驱车到荀爽府邸之前了。

  有荀攸在前面带路,吕煜根本便不需要有名刺,便在荀爽的府上的书房见到了荀爽。

  荀爽比之王允,便是要显得枯槁得多,满头的白发便更显老态了。

  但他双手握笔,书纸上的字却如游龙一般矫健。

  “公达,今日来见我这老朽,可是有事?”

  荀攸这种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人,来见他这个半身入土的老家伙,肯定是有事了。

  “咳咳。”

  荀攸咳嗽两声,舔着脸说道:“叔祖,我也不是不常来...”

  “你来也不是找我,罢了,有话便说罢。”

  荀爽把笔放下,抬头之际也是看到在荀攸身后的吕煜了。

  “这位是...”

  “荀公,晚辈吕煜,之前举了孝廉,如今入雒求官。”

  吕煜?

  这个名字有点熟。

  哦~

  荀爽拍了拍脑门,像是想起什么一般,问道:“你便是写了那【石灰吟】的吕公明?”

  看来自己这个石灰吟没有写错啊!

  “晚辈便是。”

  “嗯。”

  荀爽从书桌上走过来,仔细打量吕煜。

  “果然是好郎君。”

  “你此番入雒求官,为的是何事?”

  “在外聚兵,以讨董贼。”

  荀爽再点头。

  “在雒阳中,便是再有名声,也难撼动董卓,出外聚兵确实是一个办法。”

  荀攸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没有说话。

  “你要求官,可想在何处为令?”

  举为孝廉,自然是出外为令了、

  “我祖籍陈留,可在司隶为官,荥阳或是好去处。”

  “荥阳大郡,太守非是孝廉郎可为之。”

  吕煜轻轻笑了笑,他也没打算一出来就是荥阳太守。

  “荥阳太守如今空置,可你年纪轻轻,恐难服众,长史都尉或许可为之。”

  但说实在,长史都尉也算是郡官,他一个孝廉出身能为之,也算是破格提拔了。

  “一县之令即可,也不需荀公烦恼。”

  十八路诸侯讨董,届时有的是机会捞功勋。

  不愁这荥阳拿不下。

  “你心中有章程便好。”

  荀爽微微颔首。

  “你既是要求官,便先得为三署郎,如今五官中郎将乃是董卓女婿牛辅,左中郎将尚未有人选,不如你便先入左中郎将属中。”

  三署为五官署,左、右署,各署中郎将以司之。都国举孝廉以补三署郎,年五十以上属五官,其次分在左右署。

  吕煜本来就是来混资历了,只需有郎官履历即可。

  “具体章程,我会在三五日之内替你办妥,入左署郎官,便为郎中,隔几日入府报到即可。”

  意思是去露个面就行了。

  “晚辈明白了。”

  “坐罢。”

  公事既然谈完了,接下来,就是私事了。

  ......

  四千字大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