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纵横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美人貂蝉

汉末纵横天下 雨落未敢愁 2155 2020.09.14 17:00

  吕煜被司徒府的管事一路带到客房。

  而王宁早就在客房中等候许久了。

  到了司徒府之后,王宁一直都很拘束。

  相比于三公府邸的气派,他王家虽然奢华无比,但总是有一种铜臭之味,而司徒府上,每一块砖,每一片瓦都带着底蕴与优雅,与之相比,王家简直就是暴发富的烂舍。

  这见得多了,自然就稍稍有些自卑了。

  之前的骄傲,到现在好像是不值一提了。

  “主公。”

  吕煜微微点头。

  “吃过没有?”

  “方才吃过了。”

  王宁迟疑片刻,还是问道:“主公与司徒见上面了?”

  吕煜此时正在打量客房配置,头也是轻轻点了点。

  “确实见到司徒王允,还见到了钱塘侯。”

  客房简朴,但非常干净,最难能可贵的是在客房方寸之地见,还有一处小间,上面摆放着竹简书籍。

  真见到了?

  王宁还想问司徒长得如何?说了什么话。

  但仔细一想,突然觉得钱塘侯这三个字非常耳熟。

  这不是朱儁吗?!

  “这....上虞朱公,可是车骑将军,主公居然还见到了这般人物?”

  王宁脸上露出激动之色,在吕煜面前来回踱步。

  “若我能见之就好了,上虞朱公听闻是寒门之后,对我这等商贾之家想来也不会太过于排斥的。”

  走完,王宁看向吕煜,问道:“主公,上虞朱公如何?”

  此刻的吕煜已经是走到书架前了。

  “朱公?是个妙人。”

  老顽童的性格,和蔼的笑容,完全让人看不出他手上也是沾染过数万条人命的人屠。

  但吕煜从来就没有小看过他。

  朱儁天姿聪亮,钦明神武,策无失谟,征无遗虑,有大将之略。

  只可惜能力有,君王能力却昏庸,汉灵帝即便是手上有许多好牌,也打不出好局来。

  “那主公与司徒还有朱公说了什么事情?”

  吕煜此时已经是在翻看书架上的书了。

  “成名之事,两人颇为殷勤,开始倒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后来便释怀了。”

  以王允朱儁的名声,不至于如此看重他,即便吕煜写过【石灰吟】。

  但想了一下,王允手上无人可用,而吕煜在外为官,也相当于王允的左右臂膀,手中刀剑。

  至于朱儁,心思或许没有那么多,但他威望盖世,在取得董卓信任之前,董卓不会放他离开身边的。

  是故吕煜虽然声名不显,但对此二人来说,却都可以成为他们伸出雒阳的手。

  “主公,这是何事?”王宁颇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

  “子静,你我赶路五日,之前在车上倒是磕磕睡睡,现在倒是不累了?”

  王宁挠了挠头,说道:“困自然是困一些的,但我一入雒阳,就像是愣头青一般,也没见过什么世面,主公不也是第一次来雒阳吗?怎么也不见你惊诧,莫非之前来过?”

  吕煜从书架上拿出一卷竹简,另外一只手指着竹简。

  “书中自有黄金屋,在书中莫说是京都雒阳,便是神仙宫宇我都见过,如今又有何值得惊诧的?”

  当然...

  吕煜这句话完全是忽悠来王宁的。

  他前世见过故宫,城市百米高的钢铁森林,若说震撼力远比这雒阳宫城要震撼得多。

  更不要说后世的科幻片,特效也是看得多了。

  “原来如此。”

  王宁素来不好看书,现在也硬着头皮上前从书架上拿下来一卷竹简。

  “怎是【小夏侯氏尚书】,这...”

  王宁硬着头皮打开竹简看了下去,但还没看一小半,之乎者也是将他的头搅得昏昏沉沉的。

  我确乎不是这个料。

  王宁偷偷看了吕煜一眼,默默的将竹简放回去。

  看书...可不是我的专长,若说算账,王宁可以通宵算账,都不带困的。

  而吕煜却看得很入神。

  这便是我与主公的差别啊!

  王宁感叹一声,也不打扰吕煜了。

  他方才被司徒、朱儁搅得心神激动,但是看了一会【尚书】之后,这旅途劳累顿时一股脑的涌了上来,顿时感觉浑身乏力,眼皮沉重。

  王宁默默退去,吕煜则是将手上的竹简看完。

  这书架虽小,吕煜翻看几遍,发现都是经义纲略。

  施、孟、梁丘、京氏《易》;欧阳、大小夏侯氏《尚书》;齐、鲁、韩氏《诗》。

  太学十四博士所学经典讲义都摆放在这小小的客房书架上。

  司徒府就是司徒府啊!

  吕煜轻轻摇头。

  这放在成皋,也得是汜水王家才有这种程度的藏书。

  寻常寒门想要看书,都得找人去借,然而如今这些书籍就摆放在吕煜面前。

  这个世界总是不公平的。

  不管是现在,还是未来。

  吕煜轻轻感叹一声,便匆匆将手上的书籍放回书架之中。

  在这个时代,能博览群书者甚多,但不能全都精深,常常都是对着一部经典进行分析,学习。

  譬如小夏侯氏尚书学派便是是西汉夏侯建所创立的学派。他拜夏侯胜和欧阳高为师,左右兼采学习《尚书》,又向诸经学家请教与《大夏侯尚书》、《欧阳氏尚书》有出入之处,摘录依次撰写“章句“,进行阐释,自成一家学说。

  这太学十四博士的经义,吕煜也是有看过的,这书架上都是最粗显的经义而已。

  呼~

  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了。

  窗外清冷,雪花伴着冬风,让窗外的枯树不断摇曳,天上月牙银辉不显,除了过道的石人灯像中缥缈的灯火外,根本没有其他的光芒。

  这夜真冷。

  照理说这般冷的天,吕煜窝在被窝中是最舒服的。

  但不知为何,吕煜打开了房门,朝着远处的黑暗走去。

  是想要冬风让头脑变得更加精神,还是想要一睹貂蝉闭月之姿,亦或者是远处缥缈的琴声吸引了他。

  这琴声如泣如诉,令听者动容。

  夜黑。

  吕煜很快便找到琴声所在。

  隔着一面高墙,隔着几颗柳树,隔着一条清冽水带。

  里面抚琴的便是貂蝉?

  琴音轻柔,不巧吕煜也听过这琴谱。

  这是蔡邕的【秋月照茅亭】。

  蔡邕在此时的名声,还是太大了,以至于吕煜这具身体的原主都是他的迷弟。

  便是书法都是多有仿效,更别说是琴音了。

  此曲音调高古,趣味深远。抚之当体月净秋寂,人月相融,弦手相合,物我两忘之味。虽曰体味,然用在自然,洗心净虑,静静弹去,其味随手而就,趣自天成也。

  若能见到真人就好了。

  吕煜觉得他不是在搀貂蝉的身子,他保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