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纵横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金谷涧

汉末纵横天下 雨落未敢愁 4149 2020.09.16 17:15

  奴仆送来茶水,荀爽的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了。

  虽然在一开始的时候,他的表情就不如何和蔼。

  一边的荀攸跪姿端正,腰板挺直,臀部后翘,目光直视,坐姿端正都可以写进教科书了。

  一想到之前荀攸说的规矩多,吕煜也端端正正做好,一点小动作都不敢做。

  咕噜~

  荀爽饮了一口热茶,看着吕煜的坐姿很是满意。

  “我知你是举了孝廉的,但不知研习何种经典?”

  听到荀爽这个问题,吕煜也只好如实答来了。

  “我修习【公羊传】,如今已有数年矣。”

  公羊?

  荀爽眉头一皱。

  “为何研习【公羊传】?”

  自汉朝以来,九州合一、四海一统。汉廷轻徭薄赋、剪除藩国、王霸杂用、权归中央。政治局势趋于平静,则思想控制应运而生。

  春秋诸子百家,各执一词,诸侯林立、择适而从,故思想多元、百家争鸣,然其于国家,亦有淆乱民心、扇竟异端之效。

  故汉至武帝,已臻郅治,必然消除众说,定于一尊。

  董仲舒因时择世,倡言一统,其登上历史舞台。

  汉家定儒术独尊,董仲舒所倡实乃【春秋公羊传】一支,之后绵延不绝、瓜蔓相寻,遂留变为今文经学派。

  是故公羊在西汉达到鼎盛,不管是董仲舒的天人感应还是大一统,都受到统治者的追捧,顺带着公羊学说也成了夫子正统学说。

  但是到了汉末,情况已经大变了。

  东汉一代,古文学兴盛起来,学习【左氏春秋】成了热点。

  【公羊】学面临日趋衰微的严峻形势,不断遭到古文学家的批评。

  同时,治【公羊】的学者本身也有不少弊病,如只贵文章而不重义理,偏重谶纬之学等,“至有倍经任意,反传违反者,其势是以讲诵言至于百万,犹有不解。”

  这些“俗儒”研习【公羊】,“援引他经,失其句读,以无为有,甚可闵笑者。”

  这就为反对【公羊】学的人提供了可乘之隙。

  至东汉末年,“以为【公羊】可夺,【左氏】可兴”的呼声甚嚣尘上。

  虽然有公羊大家何休横空出世,但奈何对方有高达,经神郑玄一出马,当时就压了学海何休一头。

  以至于公羊到现在都没抬得起头,今文经学派势头远不如古文经学派。

  “我吕家虽然薄有家资,但当时拜的夫子,他便是研习【公羊传】的。”

  对于吕煜这种寒门来说,其实并没有多少选择的。

  实际上吕煜能举得孝廉,也多亏了他那个已经埋在地下夫子的悉心教导。

  “原是如此。”

  荀爽算是是古文经学大师,不过他并非研习【谷梁传】、【左传】,对吕煜倒是没有学术偏见。

  “公羊自学海离世之后,便再无扛旗之人了,实在是可惜。”

  在汉武帝之后,孔子学说基本上就变成了公羊学说。

  只可惜世事变迁,古文风起,朝中为官者不追捧公羊,公羊学派自然就式微了。

  太学如今虽然还有公羊博士,但也少人追捧学习了。

  “公羊虽然迂腐,但学海已注有【春秋公羊解诂】,公羊自成体系,你日后也许好生温习,至于教授你的地方,你若是修习【易经】,我倒是可以提点几句,公羊的话,便是一百个我,也不及他一个何休,只可惜学海已去。”

  说到何休,荀爽还是感到有些可惜。

  “晚辈知晓,公羊虽然式微,但煜学之后,发现其道义不止如此。”

  西汉有董仲舒,东汉有何休,到了宋明还有程朱理学。

  公羊岂会真的式微?

  “哦?”

  荀爽刚想询问,但是想了一下,还是摇头了。

  “罢,你与我说这些也无用,倒是那些研习【左传】、【谷梁传】的太学生你可要注意一二,你与司徒相近,又是公羊学派...他们若是知晓了,怕是会来刁难你的。”

  这些太学生一个个欺软怕硬。

  董卓搞不了去搞王允。

  发现王允是硬骨头之后,要搞我这个与王允相近的人?

  若真是如此,吕煜倒是看不起这些人呢!

  “叔祖放心,我有我在,没人敢刁难公明。”

  荀攸最看不起的就是派系之争了。

  争来争去,与朝局没有半点好处,那争来何用?

  尤其现在董卓乱朝,不想着除董,还想着派系之争呢?!

  “无妨,我见公明小友倒是信心满满,若你能扬名,未尝不可大兴公羊。”

  “不辱没前人名声便好。”

  吕煜也只得算是半吊子水平,不过他有后世的经典思想罢了。

  况且,他以后可不是要做治经博士。

  “便留下来吃顿饭罢,若小友觉得公羊难立于世,不如兼修我【易经】,我倒是愿意教授些许阴阳学说。”

  “多谢荀公。”

  吕煜知晓荀爽对他也是有好感的。

  或许是因为那首【石灰吟】,或许是他讲规矩,很符合荀爽的胃口。

  在荀府中吃了一顿清淡的午饭,吕煜与荀攸便从荀府告辞了。

  一出荀府,荀攸深深吐了一口气,神色也变得轻松起来了。

  “我这位叔祖,与他见一面当真每次都要小心翼翼,不过这次他没有责罚我,想来也是沾了公明你的光。”

  方才见面的时候,吕煜还没看出荀爽有什么规矩,但是吃饭的时候,这规矩就出来了。

  吕煜自然不太喜欢这些条条框框的,是故听到荀攸这句话,也是比较有同感的。

  “荀公确实太拘束于俗礼了,不过说起来,荀公内里还是非常好相处的。”

  荀攸重重点头。

  “这便是我少见我这位叔祖、却也敬重他的原因了。”

  荀攸摆了摆手,一脸无奈的表情。

  “公明才到雒阳,怕是还没有好好走一遍罢?我虽然也不如何熟知,但做个领路人,稍稍带你走一遍也是可以的。”

  走一遍雒阳?

  吕煜想了一下,重重点头。

  “也好,那有劳公达了。”

  走一遍雒阳,看看各家的府邸在何处,日后也好串门。

  甚至于日后跑路的时候,也不至于走错路。

  吃完午饭,吕煜与荀攸逛了整整两个时辰,才堪堪将雒阳走了一半。

  马车已经是在司徒府外停下来了。

  “今日便到此处了。”

  吕煜轻轻点头。

  虽然赶路的时候是坐在马车上的,但下去逛类似于白马寺这样的景点,还是靠两条腿来走的。

  走了这么多的路,吕煜也是有些累了。

  “多谢公达了。”

  吕煜从马车上下来,对着荀攸行了一礼。

  “不需如此。”

  荀攸轻轻一笑,说道:“过几日我来接你,也向你介绍几位友朋。”

  吕煜重重点头。

  这些朋友,恐怕都是要来刺杀董卓的吧?

  告别荀攸之后,吕煜重回司徒府。

  将他回府的消息告知王允之后,吕煜便老老实实的待在客房之中了。

  这几日,吕煜觉得应该温习一下【公羊传】、【左传】、【谷梁传】。

  他是公羊学派出身,加之太学生怨恨王允,恐怕这些东西他迟早用得上。

  .......

  两日时间转瞬即逝。

  白日吕煜除了与荀攸闲逛雒阳之外,便是温习春秋三传。

  晚上则是到小院听貂蝉奏曲,顺便逗逗美人。

  若日子都能像今日这般舒心,过下去倒也无妨。

  但是吕煜心知肚明。

  乱世即将开始,他若是留恋安逸,怕是会成为倒在地上千千万万具尸体中的一具。

  “公明,我与他们约好了,在金谷涧庄园一聚。”

  谷水又东,左会金谷水,水出太白原,东南流,历金谷,谓之金谷涧。

  金谷涧在洛阳西北面,因为风景秀丽的原因,荀攸也在此处买了一座占地不大的庄园,平日就用来待客。

  风景秀丽,僻静,正是商议大事的好去处。

  后世这金谷涧可是被斗富的石崇建造了一个鼎鼎大名的金谷园。

  马车左右转动,不消两三刻钟,远处一座小庄园的大门已经是显出轮廓来了。

  冬日酷寒,金谷水都稍有结冰,议事自然是在内堂。

  在吕煜入庄园之前,庄园外已经是停了四辆马车了。

  看来荀攸的友朋已经是到了。

  入庄园,在青衣奴仆的带领下,吕煜入了庄园中最引人注目的内堂房舍中。

  房舍内有火盆熏香,隐隐有酒味传出,只是轻轻一嗅,便是让人浑身都充满力量。

  绕过屏风,吕煜也是见到堂中众人了。

  堂中有四人。

  两个稍显文弱,两个却满脸横肉,长得壮硕无比。

  吕煜一入堂中,这四双眼睛便刹那间的便聚在吕煜身上了。

  “诸位,这位便是吕煜吕公明,如今入雒求官,今日聚诸位于此,便也是想要向诸位介绍一二。”

  稍显文弱的坐在上首的中年文士说道:“吕公明的【石灰吟】,我也看过,慷慨激扬,有赴死之心,却是只有义士才能写出。”

  荀攸心中稍稍舒了一口气。

  他还以为其中事情会多有阻碍,不想事情倒没他想象中的那般艰难。

  “公明,我也为你介绍介绍。”

  说完,荀攸指着方才开口的中年文士,说道:“他乃郑泰郑公业,荥阳人士,如今被拜为议郎。”

  “见过议郎。”

  “唤我公业即可。”

  郑泰虽有名声,但也不耍架子。

  “这位是何颙何伯求,南阳郡襄乡县人士,如今为司空长史。”

  “见过长史。”

  “不必如此生分,既是有同志,互称表字即可。”

  接下来,荀彧便介绍那两个壮硕的锦服壮汉了。

  “这位是种辑,乃是大鸿胪种嵩后人,如今为侍中,身居陛下身侧。”

  “这位是伍琼伍德瑜,汝南人士,如今乃是越骑校尉,手握精兵。”

  “见过种兄,见过德瑜。”

  “公明本名吕煜,陈留人士,如今入三署为郎。”

  互相介绍过了之后,吕煜与荀攸也缓缓坐下去了。

  “昨日董贼夜宿皇宫,听说便是太傅亦是冲冠发怒,陛下尚且年幼,那董贼居然敢祸乱后宫,留宿龙榻,宫中侍女公主皆遭其玩乐,可恨,实在可恨!”

  说到此处,郑泰双目发红,用力的锤打身前的桌塌。

  “若董贼一日不除,我社稷一日难安!”

  淫乱后宫本是死罪,可董卓却恍如入无人之境,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完全把后宫当作自己发泄**的温柔乡,睡皇帝的龙床变成了自己的专利。

  “何至于此!”

  何顒如今为司空长史,也算是董卓的身边人,对董卓得罪行知晓得更多。

  “前日董贼言之外出除匪,诸位可知?”

  越骑校尉伍琼重重点头。

  “只是外出除匪,日后带回如此多的女子?”

  “哼!”

  何顒冷哼一声,说道:“董贼那哪里是除匪?他暴戾恣睢,玩腻了宫中女子,就将魔爪伸向了民间。前日董卓带着军队出城去祸害百姓,行至当阳,便纵兵围住村民,杀光男子,割下头颅,血淋淋地并排摆在车辕上,还趁机掳走了妇女和财物。等回到洛阳后,董贼竟命令手下集中焚烧头颅,并把妇女和财物赏赐给士兵,对外宣称是战胜敌人所得。”

  说到此处,何顒的呼吸都急促起来了。

  “我虽是董贼长史,然而之前出了典军校尉曹操的事情之后,吕布日夜守候董贼身侧,叫我根本没有下手的机会,不若不然,我便是一死,也要将董贼枭首。”

  “直娘贼的,太窝囊了!”

  侍中种辑也是满脸怒容。

  “可怜我大汉几百年基业,如今居然对着董贼束手无策,我等世食汉禄,可怜,可怜啊!”

  说着说着,这几个人居然哭起来了。

  吕煜在一边紧紧的听着,也没有发表意见。

  其实他这个时候还想要学一下曹老板大笑两声,顺道来句嘲讽:诸公夜哭到明,明哭到夜,能哭死董卓乎?

  但想了一下,吕煜还是沉默了。

  他可不想像曹老板一般去做刺客。

  曹老板能逃得一命,也算是命硬,加之董卓要讨好世家,是故给他一丝生机。

  他身后没有依仗,加上现在董卓对关东世家也是渐渐看清了。

  他杀起来,可不会顾忌太多了。

  “公明见我汉室倾颓,居然无动于衷,莫非你不食汉禄?”郑泰见吕煜面色如常,脸上也没有眼泪,心中顿时不悦起来了。

  吕煜静静的看着郑泰,笑着说道:“董卓如今越是得意,便越容易败亡,更何况他人望尽失,离死已经不远,诸位谋刺董卓虽好,但极难成,以我看来,与其哭哭啼啼,苦思刺董,不如助谋讨董。”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