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汉末纵横天下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举贤

汉末纵横天下 雨落未敢愁 4217 2020.09.17 17:00

  “谋讨董卓?”

  郑泰眉头微微皱了一下。

  “如今董卓手握禁军,更有西凉铁骑,外军岂有军力匹敌?”

  董卓入雒之后,将凉州不少部族勇士都带到雒阳来了。

  加之掌握禁军,招募士卒,实力才变得如今这般强大。

  “岂是没有?”

  吕煜对着荀攸行了一礼,说道:“公达此处可有堪舆图?”

  舆图?

  荀攸愣了一下,最后轻轻摇头。

  “庄园没有,城中才有。”

  “罢。”

  吕煜将食塌前的酒樽提起,一饮而尽,之后用袖口将嘴角的酒渍擦拭干净。

  “诸位随我来。”

  郑泰荀攸等人互相对视一眼,最后一个个撑地起身,跟着吕煜出了堂房。

  房舍之外,柔雪飘飘,地上也是积了一层薄薄的积雪。

  吕煜将腰剑宝剑出鞘,在地上画起图来了。

  “此是雒阳,董卓虽自号有三十万大军,然而精锐不过五万,且如今都不在雒阳。”

  吕煜在雒阳东北角再画了一个三个城池轮廓,连成一线。

  “牛辅、董越、段煨三位中郎将,率兵屯驻安邑、华阴、渑池一线,牛辅屯安邑,段煨屯华阴、董越屯渑池,此三人所领,乃董卓精锐。其余中郎将、校尉布在诸县,用于防守。雒阳虽有亲信,但人数已然不多。”

  在这个时候,就得说明一下董卓的军力构成了。

  董卓军团主要有三个部分。

  第一,也是最主要的是凉州军团,这是董卓的根基。

  直属上司自然是董卓,往下是几个中郎将,如牛辅、董越、段煨、胡轸、徐荣等;中郎将下面是校尉,如李傕、郭汜、樊稠、张济等。

  其二,收编的何进、何苗两兄弟的部队;其三、杀丁原,吞并的并州部队;第四,掌权后控制的京城部队。

  按照构成部分,并州军虽然人数略少,但各个精锐,更有排名前三的并州狼骑。

  不必说吕布高顺张辽各个勇猛了。

  可以说并州军团是董卓帐下仅次于凉州军团的战斗力。

  这也是他为何提拔吕布的原因。

  只有稳住吕布,他才能够指挥得动并州军团。

  “雒阳四周,八关都尉虽然换成了董卓的人,但手底下的士卒并不精锐,如何不能匹敌?”

  吕煜再在雒阳右上画了一个圈。

  “袁绍逃往冀州,冀州民殷人盛,兵粮优足,可聚十万大军,北海孔融,受董卓迫害日久,若举事讨董,他必然响应,更不必说曹孟德这些人了。只要他们举事,董卓必然恐惧。”

  郑泰听着吕煜的分析,眉头还是皱了起来。

  “董卓西凉精锐虽不在雒阳,然他身侧有吕布,那吕布有万夫不当之勇,何人能够匹敌?况且董卓手下有精兵良将,他如何会恐惧?”

  吕煜看向郑泰,发现荀攸种辑这些人脸上也有疑惑之色。

  “吕布虽然英勇,但义士之中定然有猛士,个人勇力不需惧怕,至于董卓,诸位觉得他在雒阳,岂不是日夜心忧刺客?雒阳紧邻关东,只需南阳、颍川、河内三地围剿,雒阳便难以为继,他为何不会恐惧?”

  “况乎董卓已失人望,待义士聚兵讨伐,雒阳禁军未尝不可挑动,届时...董卓危矣!”

  吕煜的一波分析有理有据,便是大儒郑泰听完了都低着头,久久不言语。

  “若天下义士聚合讨董,再挑动禁军,未尝没有成事的机会。”

  伍琼乃是越骑校尉,手中握有精兵。

  这挑动禁军的事情,他完全是可以做的。

  况且如今雒阳之中,对董卓有异心这大有人在。

  吕公明所言...

  甚是有道理!

  “这...”

  郑泰也被吕煜说服了。

  但他并没有下定决心。

  “只是这其中,太多变数了...”

  “那公业可有刺董良策?”吕煜见郑泰犹豫,反问了一句。

  “这...”

  郑泰支支吾吾一阵,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只要摸清董卓作息,便是老虎都有打盹的时候,董卓定然也是有空虚之时,届时自然有敢死之士前去除贼。”

  “好!”

  吕煜将宝剑归鞘,笑着说道:“公业所言也不是没有道理,我今番言语,也是与诸位一个消息,这董卓虽然暴虐,但必不久矣,诸位大好性命,没必要与董卓腌臜之徒做换,诸位皆是贤人能士,应当用己身才德匡扶我汉室,使天下百姓皆得安稳,而不是去做荆轲、要离刺客之流。”

  吕煜说完,也不做多言语,径直便入了房舍。

  荀攸郑泰等人互相对视。

  原本坚定的眼神,现在早已经是有些动摇了。

  既然董卓将除,或许真的应该留下有用之身?

  何颙摆了摆手,将身上的几片雪花拍落在地,说道:“吕公明眼光长远,我不如也;既然谋刺董卓难成,不如真如公明所言,谋助讨董,或许可成,诸位以为呢?”

  种辑撸了撸袖口,轻轻点头。

  “某觉得不错。”

  “若助讨董,我手下有精兵,可助成事。”伍琼也表态了。

  说完,众人的目光都定格在郑泰与荀攸身上。

  “公达、公业,你们如何看?”

  “这...”

  郑泰犹豫,最后还是重重点头。

  “或许刺董,确实不是一个好主意。”

  郑泰表明态度之后,场间四人便将目光定格在荀攸身上了。

  “公达,刺董之事乃你先发起,你如何看?”

  唉~

  荀攸心中轻轻叹出一口气。

  他看着房舍方向,心中感慨良多。

  难怪司徒与我叔祖皆是看重这吕公明,他确乎是有真本事的。

  郑泰、何颙等人皆心志坚定,饱读经典,但只是被吕公明三言两语便改了心意。

  莫非....

  文若的选择是正确的?

  荀攸在此时想起了不久前才离雒的荀彧。

  “刺董之事,确实难成,但也不应该放弃,诚如公明所言,讨董易成,但数十万大军对峙血战,不知有多少人命损伤,若只杀董卓一人,那自然是极好的,刺董之事,你我暗地里仍旧继续,但谋助讨董之事,也需进行。”

  荀攸做了个折中的选择。

  郑泰听完之后,也是轻轻点头。

  “公达此法甚好。”

  众人商议之后,便依次进入房舍了。

  吕煜现在跪坐在房舍之中,但在众人眼中,吕煜的形象却是与他们第一眼相见之时不一样了。

  原来是敢死之士,如今,已然是变成运筹帷幄,目光长远的贤人形象了。

  犹如黑夜中明亮的灯塔一般。

  “公明,受我等一拜。”

  郑泰对着吕煜恭恭敬敬的躬身行礼。

  吕煜连忙起身,双手托举住郑泰。

  “公业何至于此?”

  “公明一席话,让我等找到了明路,否则这刺董之事,我等是要一条路走到黑的。”

  这郑泰,倒也是个率直之人。

  “你我皆是要除董,只是方法不同而已,何须感谢?再者说,要谢,待董卓被除之后谢也不迟。”

  说完,吕煜对着郑泰荀攸等人拱了拱手,说道:“诸位请坐。”

  众人坐定,郑泰也开始说话了。

  “我之前听说公明是入雒求官的,你既是要讨董,不知日后有何打算?”

  你总算是问了个好问题了。

  “我来雒阳求官,便是欲得县君之位,暗中聚兵,响应讨董,此番入雒,亦是想要结交俊才,充我实力。”

  说完,吕煜对着荀攸等人行了一礼。

  “我之前除匪聚兵,已有千余人,但手底下却少有人可用,不知诸位可有猛士军师可以推荐?”

  面前这几位要关系有关系,要能力有能力,吕煜自然也是不客气了。

  “既是讨董,我等自然会助公明,我从弟郑及如今在雒,他年纪虽幼,也尚未举贤,我这从弟也甚是奇怪,不爱经典,反喜观兵书,如今公明缺人,我倒是可用将他举荐与你身侧。”

  从方才吕煜一番话说完之后,郑泰便知晓吕煜非是寻常人。

  他那个从弟不喜读经典,自然难以举贤,若能得吕公明器重,将来也算是有了安身之处。

  “我部下也有一人,他甚是勇武,在雒阳恐怕难以施展,若能助公明成事,那也极好。”

  伍琼听说吕煜缺人,马上也为吕煜举荐了。

  “多谢诸位。”

  能被这些人看上眼的,最少都是有些能力的。

  吕煜现在最缺的就是大才了。

  他其实还想要打听张辽的,毕竟他现在应该地位不高,若是能招揽过来。

  日后威震逍遥津的张辽,便是他帐下猛将了。

  进能上阵杀敌,出能镇守一方。

  武力谋略皆有之,这种猛将,可是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但是他想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

  张辽现在应该是在吕布帐下,要打听,也得找并州一系的人去打听。

  “罢了罢了。”

  荀攸给自己身前的酒樽倒满酒液,举杯说道:“公明与我等第一次相见,岂能无酒,来,共饮此樽。”

  “好!”

  郑泰等人依次起身,端起酒杯看向吕煜。

  “请!”

  吕煜起身,掩袖将酒液一饮而尽,之后将酒樽朝下,示意已经喝完了。

  “公明好酒量!”

  众人一道将酒水喝下,便有奴仆递上羊肉鹿肉,众人取刀食之。

  食肉吃酒之际,众人也是欢声笑语。

  再有伍琼、种辑二人讲一些荤笑话,整个房舍中都充满着男人都懂的笑声。

  .....

  良久之后,食塌一片狼藉,众人都已经是东倒西歪了。

  庄园之中可没有安置人熟睡的地方,各家带来的侍从奴仆纷纷上前,将各家主人扶进马车之中。

  吕煜荀攸郑泰三人脸上虽然醉红,但神志尚清。

  至于种辑伍琼二人虽然酒量好,但耐不住喝得多,长史何颙那就是纯粹的酒量差了。

  “公明,同在雒阳,日后若有空闲,你我也可再聚。”

  吕煜身姿挺拔,容颜俊俏,谈吐不凡,有这样的朋友,便是走在大街上都会引人回头,能与这般人结交友谊,郑泰自然愿意。

  “有空定然再聚。”

  目送着郑泰上了马车,吕煜对着荀攸说道:“公达,我等便也回城吧。”

  荀攸轻轻点头,两人齐上了马车。

  “公明,你在外举事,恐有难度,不如与我说说具体打算,我也可以为你参谋一二。”

  有荀攸参谋...

  这倒是不错。

  “我打算在荥阳为令,荥阳紧邻雒阳,届时起事,也可昼夜间奔驰至雒阳除贼。”

  荀攸眉头微皱。

  “荥阳离雒阳虽近,但恐怕不是一件好事,董卓军力强盛,方才公明所言之董卓虚弱,是相对于联军而言的,对公明来说,便是董卓派兵一万,你便是招架不住了。”

  吕煜轻轻点头,他也算是明白荀攸的担忧了。

  “嵩山山脉多有盗匪,我聚兵是为了除匪,明面上只有千人,暗地里可在山中藏数千人。”

  “粮草辎重之事如何解决?”

  “我已得商贾巨富资助,养兵数千人,应当不是问题。”

  “原来公明都已经是想好了。”

  荀攸心中略略感叹一声。

  “公达在雒阳亦是空耗韶华,不如随我一道离雒,你看如何?”

  吕煜的招揽之意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有一个荀彧,再加一个荀攸,人才,吕煜自然也是不会嫌多的。

  虽然一个劲的挖曹老板的墙角,吕煜略表歉意。

  但诸葛亮现在远在荆州,吕煜可是难走这么远的。

  “随你离雒?”

  荀攸想了一下,也没着急拒绝。

  “谋刺董卓,我觉得还有机会。”

  荀攸还是固执啊!

  不过吕煜还算是想得通。

  作为同族的荀彧都难说服荀攸,何况是他这个外人呢?

  况且...

  自己还有的是时间。

  在雒阳这一两月里面,想来也是不难将荀攸收入帐下的。

  软磨硬泡之下,便是铁柱都能磨成针!

  马车车轮骨碌碌的转动,很快便在司徒府前停下来了。

  回到客舍,吕煜书才刚刚拿起,屁股还没坐热,便有管事过来通传了。

  “郎君,我家老爷有请。”

  吕煜点了点头。

  “可是在书房?我片刻便至。”

  “是。”

  老管事缓缓退去,吕煜也是站起身来了。

  “子静,去取碗姜茶过来罢,我顺道去沐浴一番。”

  这满身酒气去见王允,可不算尊敬。

  “是。”

  王宁重重点头。

  这几日他在雒阳也算是见了世面了。

  可惜他很难将经书读进去,否则以吕煜现在的人脉,未尝不可以替他谋划名声。

  但比起扬名,王宁心心想的都是赚钱的生意。

  这几日,王宁走得最多的就是雒阳金市了。

  沐浴更衣,再喝碗姜茶醒酒,吕煜整理衣装,马上便到书房去了。

  书房之中,王允手上看着奏令书筏,见吕煜过来,也是将手上的事情暂先放下。

  “公明,你来得正好,我这有一个差事,还需你亲自去办。”

  ……

  求推荐票收藏,这次一定!

  ٩(ˊ〇ˋ*)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