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诸天:从做任务开始崛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探讨

诸天:从做任务开始崛起 黑心地瓜 1 23 20482022.11.29 23:57

  只是是不是真的是神仙眷侣,陆渊不知道,但他却可以肯定,督军夫人做的事,督军一定知道。

  毕竟找童男童女这件事,就需要有人配合。

  而有人配合,就意味有其他人参与,有着其他人参与就必定逃不过督军的耳目。

  只是陆渊却看的出九叔和空辰子的意思,只要这件事督军没有亲自参与,持的是沉默的态度,他们都不想把督军牵扯进来。

  他猜测有两个理由,一则是督军势大,职位特殊,身系一城百姓的安危,二则人想活命是人之常情。

  或许九叔和空辰子知道这样的做法,对不起这些死去的孩童,但这就是这个时代悲哀。

  外有强敌,内有军阀混战,死了一个被人们认为还可以的督军,换下一个可能就是灭家的督军。

  陆渊轻摇头道:“大人物的事,我怎么知道,不是说督军病着吗?”

  秋生只是无聊想要找个话题聊天,很有眼力劲的接话道:“这倒是。”

  做为九叔多年的弟子,往日里不敢说是九叔肚子里的蛔虫,但只要九叔有反常的举措,他都猜的八九不离十。

  这次也亦然看出九叔的顾虑。

  毕竟如果换做以往,以白日空辰子口诉的内容,按照九叔的性子,定会提着剑上门。

  如果信息确定属实,则会直接动手把这个刈族杀了。

  至于晚上进行所谓的探查?

  说实话,秋生是着实不知道九叔何时点了这个技能。

  秋生顿了顿,指着符文初解道:“这本书你看的怎么样了?”

  陆渊叹气道:“看了一个月了,这里面的符咒,只能记住十余种。”

  “十余种?”秋生眼神中透露着惊讶,感概道:“你真是太厉害。”

  秋生的语气很诚恳,陆渊竟一时分辨不出他这是嘲讽,还是由衷的赞叹。

  “我到目前为止,能够记住的符咒也不过十余种,这还是师父硬抓着我记得。”

  感情还真是赞叹呀。

  说到这,秋生上前俯身道:“你知道师父记下多少种吗?”

  陆渊摇头,试探道:“书里面全部记住?”

  “咋可能,里面上百种呢。”

  秋生彷佛看傻子一样看着陆渊道:“师父顶多只能记住三十余种。”

  “啊~”陆渊有些不敢相信。

  但忽然仔细一想,貌似也不是不可能。

  这只是初级符咒,或许当初学习的时候记住了很多,可现如今不仅要记中级符咒、高级符咒,还要记其它的内容。

  如此种种,肯定会忘却许多。

  毕竟九叔是人,而不是神。即没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也没有记忆永存的能力。

  陆渊想到这些,内心的急促非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发的严重了。

  以九叔如今的年纪,尚且能够记住这么多的初级符咒,而他尚处在记忆巅峰时,却只能记住十余种符咒。

  秋生本是想劝陆渊陪自己聊天,可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反而让陆渊升起了斗志。

  只见陆渊眼神坚定的重新拿起了符文初解。

  秋生见状,撇了撇的嘴,不解的回到桌面上继续趴着。

  ·····

  督军府。

  九叔带着空辰子的青铜眼镜,一直看到寅时,实在熬不住了,才升起退去的念头。

  他揉了揉额头,把青铜眼镜摘下还给空辰子道:“今夜是查不到什么线索了,先回去吧,明日你再带我去你说的那个地方查看。”

  空辰子这段时日,本就过着躲躲藏藏的日子,早已坚持不住的在打哈气。

  听到九叔撤退的信息,连忙点头应道:“好好。”

  在九叔和空辰子离开不久。

  木铃便端一副炼制好的药,走出隔间密室,悄悄地越过府里的守卫,潜入进了张宗仁的房间。

  见张宗仁呼吸均匀的睡在床上,她轻轻的坐到床前,施法让张宗仁靠在自己的怀里,然后把碗里的药慢慢的喂给张宗仁喝下。

  喂完药后,再让安稳的睡在床上,帮其盖好被子,转身静静的离去。

  但在木铃离开房间,关上房门的刹那,原本熟睡的张宗仁突然睁开了双眼,扭头望向木铃离去的方面。

  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身为洪城的督军,张宗仁也是从尸山血海里杀出来的,才能博取到如今的高位。

  而能够从尸山血海杀出来的人,其警惕之心,自然不可谓不高。

  也只有在病入膏肓时,才会无法察觉有人靠近,但一旦病情恢复的差不多,以他的警惕性,定然是会有所察觉。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知道木铃在深夜给自己喂药。

  而自以为掩藏很好的木铃,却不知道张宗仁早以知道她深夜给他喂药的事,还一直在想方设法的掩盖自己做的事。

  良久,张宗仁面露复杂的闭上眼睛重新入睡。

  ······

  翌日。

  陆渊从大床上起来,睁开眼睛便看到九叔睡在自己的右边,空辰子睡在自己的左边。

  两人的睡觉姿势有点不太雅观。

  九叔抱着文才,空辰子抱着秋生,都把他们两当成了抱枕。

  秋生没醒,可文才却面无表情的睁开了双眼。

  陆渊好奇道:“你醒了怎么不起床?”

  文才抬手指了指自己脸上的五个红手指印。

  一切不言而喻。

  陆渊表示深感同情,却一句话不敢多说。

  文才都尚且如此,他怕自己吵着了九叔,下场估摸着只会比文才更惨。

  陆渊起床穿戴好,望着床上的九叔,内心感概道:“九叔终究还是凡人呀,睡觉毫无睡样。”

  当看到这样的九叔,陆渊顿时觉的九叔比在荧幕中亲切了不少,真实了不少。

  秋生昨晚睡的比较晚,是在陆渊快要睡着后,才开始入睡的。

  文才虽醒来了,但却被九叔压着动弹不得,而至于九叔和空辰子自然不必多说。

  陆渊摸了摸钱袋子,晃了晃头,起身离开房间,前往外面购买早餐。

  大约半个小时后。

  陆渊提着大袋的早餐回来,而这时的九叔、空辰子和文才以及秋生全部从床上起来。

  其中九叔的表情最为尬尴,一直低着头,不敢看向文才。

  想必也是清楚,自己在睡梦中,把文才给打了,有点不好意思面对文才。

  至于空辰子,则坦然的面对着秋生,到是秋生的神色有些不太自然。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