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诸天无限 诸天 诸天:从做任务开始崛起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果真还是被抢了戏

诸天:从做任务开始崛起 黑心地瓜 1 23 26252022.12.16 21:29

  罗老歪的兵虽看起来像**,但行动能力确实不错,在与陈玉楼卸岭的兄弟配合下,不过十来分钟就把通道烧了一遍。

  花灵还是习惯性的喜欢跟在鹧鸪哨的后面。

  陆渊见此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喊过,可没用,稍不注意花灵就跟在了鹧鸪哨的后面。

  他甚至都怀疑,花灵或许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通道固然被烧了一遍,墙壁上被撒满了石灰,但墙上的壁画有些依稀还是能够看清。

  走到一半的时候,鹧鸪哨停了下来,盯着墙面上的壁画看。

  壁画被烧有些漆黑,也被石灰覆盖,但仔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幅画上有雮尘珠的图案。

  鹧鸪哨盯着这幅画久久不言语。

  陈玉楼和罗老歪也意识到了这幅画上面画的是雮尘珠,叹息的拍了拍的鹧鸪哨的肩膀,继续向前走。

  陆渊走到鹧鸪哨的身后,望了眼墙壁上的画,看着上面难以辨别的画,提不起半丝的欣赏。

  他想这或许就是人各有爱吧。

  鹧鸪哨的爱,他欣赏不来。

  陆渊拍着鹧鸪哨的肩膀道:“继续往前走吧,光盯着这幅画看,雮尘珠也不会从画里面出来。”

  鹧鸪哨回头,面无表情的看了眼陆渊,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向前走。

  他其实很问陆渊,你是不是知道这里有幅关于雮尘珠的画,但想了想又觉的不可能。

  纵然陆渊真的会掐指算命,也无法算到如此具体,因为能够做到这一步的,都已经不能算是人,而是神了。

  只有神才能事无巨细的算出所有。

  花灵又跟了会陆渊,但走着走着,又莫名其妙的追上了鹧鸪哨,跟在鹧鸪哨的后面。

  老洋人与花灵并肩道:“陆渊不是叫你跟着他吗,你怎么又跟上来了?”

  花灵回头望了眼陆渊,嘀咕道:“好像是哦。”

  她虽意识到了这点,可见陆渊离自己不过几步距离,也就不打算回去了。

  又走了几步,老洋人逗玩还在沉睡的怒晴鸡,忽然望了眼花灵,又望了眼怒晴鸡,微笑道:“花灵,我忽然发现这只鸡跟你一样,吃饱就睡,没心没肺。”

  花灵翻了个白眼,怼回去道:“你才没心没肺,也不知道是谁平日里喜欢贪睡。”

  老洋人愣了一下,板着脸道:“我可是你师兄,你这可不像是尊敬师兄的样子。”

  “哼。”花灵再次翻了个白眼,怼到了老洋人,让她很开心。

  陆渊跟在花灵后面,望着她开心的样子,确实开心不起来。

  花灵与老洋人的对话,让他想起了剧情中,也又一段类似的情节。

  这剧情本来发生了细小的偏差,但这段简单的拌嘴情节依然出来,让陆渊萌生出一阵不安。

  “该不会出现剧情杀吧。”

  陆渊在心里想道。

  随后,抬头望着与陈玉楼寸步不离的昆仑,这阵不安才缓缓消退。

  昆仑救出后,至今还未死,说明出现剧情杀的可能性不是很大。

  走出通道后,又出现一块大的广场。

  陆渊抬头看到桥对面的宫殿上的牌匾上写着无量殿三个字,下意识的上前几步,把花灵拉回到身边。

  但随后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反应过于激烈。

  六翅蜈蚣虽会在无量殿附近出现,可造成花灵死亡的不是六翅蜈蚣,而是观山太保的尸毒,以及陈玉楼。

  花灵疑惑的望着陆渊道:“发现什么情况了吗?”

  陆渊摇头道:“暂时还没有。”

  这六翅蜈蚣隐藏的很好,亦或者还在洞穴里没有出来。

  他虽然知道六翅蜈蚣在无量殿附近,但却没有发现它的踪迹。

  罗老歪看到广场地面上,满地玉石,恨不得立马把这些全部带回去,兴高采烈的招呼着麾下的士兵喊道:“兄弟们,麻利点把这些玉石给老子都运回去。”

  陈玉楼虽也在意这地面上的玉石,但也只是摇头的笑了笑,带着昆仑与卸岭的弟兄继续向前探查。

  而鹧鸪哨的一片全在寻找雮尘珠上,对于这地面上的玉石,只是看了一眼,就没有兴趣再看了。

  陆渊拍了拍花灵的肩膀,叮嘱道:“你现在这里等着,不要向前,遇到危险就立马退回去。”

  “啊~”

  花灵睁大眼睛,她没有想到陆渊会这样说。

  她望着陆渊离去的背影,以及走远的鹧鸪哨和老洋人,撇了撇嘴,最终还是选择听从了陆渊的建议。

  因为陆渊的实力是这里最强的,她不想让陆渊分心,给陆渊造成困扰还她师兄和其他人。

  陆渊走到陈玉楼和鹧鸪哨的跟前道:“这附近有一只六翅蜈蚣,叫你们的小心一点,发现它的踪迹立马告诉我。”

  六翅蜈蚣属于生灵,有着属于生灵独有生命磁场,而陆渊展现出来的力量,也告诉了陈玉楼和鹧鸪哨,他不是普通人,能够发现隐藏在暗处的六翅蜈蚣很正常。

  陈玉楼立即下令,让卸岭的弟兄小心,发现六翅蜈蚣的踪迹,立马通知。

  说完,还找到罗老歪,让下令通知底下的士兵。

  对于六翅蜈蚣,陆渊还是有比较深的印象。

  在剧情里,六翅蜈蚣就表现出了不俗的智慧,能够分辨陷阱,以及能够视物。

  六翅蜈蚣有着眼睛,能够视物很正常,但能够辨别出陈玉楼他们布置的陷阱就值得小心留意。

  陆渊想了下,对陈玉楼和鹧鸪哨道:“我怕六翅蜈蚣察觉到我在不出来,你们带几个身后好的兄弟,前去把六翅蜈蚣引出来。”

  野兽都能辨别出危险,更何况陆渊口中的六翅蜈蚣。

  陈玉楼让昆仑守在这里,然后找了三个身手好的卸岭弟兄,与鹧鸪哨和老洋人一同过桥。

  罗老歪琢磨完地面的玉石,走过来问陆渊道:“总把头和鹧鸪哨兄他们这是去干嘛?”

  陆渊道:“他们这是去做诱饵,准备把六翅蜈蚣引出来。”

  “诱饵?”

  罗老歪愣了愣,他没想到堂堂的卸岭魁首和搬山魁首竟然亲自上阵,这换做是他,可绝做不出这事。

  “总把头和鹧鸪哨兄大义!”罗老歪想了许久,才想出这句赞扬的话。

  陆渊没心思与罗老歪瞎扯,他望着无量殿,总觉的似乎漏了点什么。

  “漏了点什么呢?”

  陆渊皱着眉,回忆着《怒晴湘西》的剧情。

  只是看这部剧的时候,有些是跳着看的,对不少剧情都有些模糊。

  突然,他望到陈玉楼拿起锁着无量殿大门的锁,立即想起了似乎少了一段红姑娘开锁的剧情。

  陆渊叫了个卸岭人过来,道:“你去把红姑娘叫来,让她过来开锁。”

  陈玉楼此行的目的做诱饵引诱六翅蜈蚣出来,所以在看到这个把狗头锁,虽然感到好奇,对殿内更是好奇,但见不易打开,也只是的留恋下,便把锁放下了。

  罗老歪的内心往往都是有限的,见陈玉楼与鹧鸪哨他们在桥地面摸索了半天,都没有看到六翅蜈蚣的影子,便开始慢慢的不耐烦起来。

  他在来回走了几次,扯着胡子道:“陆兄,会不会你感应错了,这里根本就没有六翅蜈蚣,”

  面对罗老歪的质问,陆渊没回话,只是皱着眉。

  这里终究还是现实世界,不是在剧情里面,他现在也不敢确定这里到底有没有六翅蜈蚣了。

  毕竟六翅蜈蚣的踪迹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但陆渊谨遵谨小慎微的做法,不敢掉以轻心,以防出现意外,让这次的支线任务失败。

  不一会儿,红姑娘就在卸岭的弟兄的带领来到这里。

  陆渊对红姑娘道:“你过去把那把狗头锁打开,要注意安全,小心里面可能有六翅蜈蚣。”

  说完这句,他猛然想起,在《怒晴湘西》里面,六翅蜈蚣最先出场的地点是在无量殿,而不是在桥对面。

  果真还是被鸡哥抢了戏,让他以为六翅蜈蚣与鸡哥战斗的地方,就是六翅蜈蚣最先出现的地方。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