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神话修真 绝脉天骄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天道无极

绝脉天骄 素秋水 2186 2019.07.03 19:24

  到了傍晚,云山又恢复了宁静,林素让苏言将自己带到离别亭,为掩人耳目,林素依旧是坐着轮椅来的。

  想到出房门时恰巧看见大长老鬼鬼祟祟的向后山走,林素心中有一些不安。

  “苏言,你叫上苏景,偷偷去后山探查一下有没有什么异动,我就在这等你消息”林素眉头微皱,声音小到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

  苏言很机灵,心中也知道林素此举所为何事,便没有多问什么就准备离开了。

  苏言与苏景自从来到林氏家族,便是以林氏家族普通弟子身份装打扮,可谓是存在感极低,即使被大长老的眼线发现,只要两人隐藏好自身的修为,就不会败露,因为整个林氏家族除了大长老,没人可以看穿其中的端倪。

  “咳咳…”林素故意咳嗽了两声,为的是引起黑无意与白之空注意,随后便放松神魂,双目微闭。

  将林素的神魂引导进入星河玄景图后,黑无意不耐烦的对林素说道:“你不去好好练秘典,又跑进来干什么,引导你进来,我们可是很费力的。”

  林素没有理会黑无意。

  看向黑无意一旁的白之空,右手伸出,随即一股霸道的黑红煞气立于手掌之上。

  “敢问前辈,这是什么。”林素颜色阴沉的说询问着。

  虽然对魔族一脉没什么了解,却也知道修魔之人,如无法控制心中的魔性,便会丧心病狂,嗜杀成性。

  白之空没有说话,脸色却不太好。

  “好小子,我见你已被人用秘法护住心脉,便将离心二十六秘典赠予你,只是为了让你利用那一丝血煞之力化解那寂灭掌枯萎之力,想不到你非我魔族之人,不擅我魔族任何心法,居然能将血煞之力化为己用,经脉也修复了七七八八,真是与我有缘!哈哈!”

  黑无意似乎对此十分高兴。

  林素眉头微皱:“而且我运功时修为就会自行溃散。”

  白之空看着黑无意,责备道:“血煞之力在身,又不懂魔族一脉如何修炼,自然是无法凝聚灵气提升修为的,只是这般下去,怕是不久就要心智迷乱,嗜杀成魔暴戾而亡了。”

  听完白之空所说,黑无意似乎才想到什么,一脸严肃的看向白之空,似乎在等待一个对策。

  林素也看向白之空,毕竟自己在两位老者面前,只是一个十七岁没见过什么世面的孩子而两位老者既然还有需要自己的地方,就一定不会让自己出事。想到这里,林素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白之空思索了些许,脸色却依然不好看,几息之后只见其一手凌空比划着。

  空中虽然没有任何变化,可正当林素疑惑之时,神魂一阵刺痛,一本名为《天道无极》的心法赫然浮现在林素脑海之中。

  “在你意识还没被魔性占据前,练会这个,或许一切还有转机的余地,这或许不是唯一的办法,但却是我唯一能想到的办法了,好在有你的天赋万中无一,这本书你应该可以参悟,切记,修成之前,心中坦静,万物随缘,不可大喜大悲情绪波动,争取让魔性多沉寂些时间。”

  说完,白之空便转过身去,双手背复不再说话。

  黑无意看出白之空有所隐瞒,便也示意林素快去修炼。

  林素走后,黑无意试探性的自言自语着:“我看你也不必忧心了,他天赋自然是没问题,反正以后也是你徒弟,提前修炼宗主不传之秘倒是也无妨。”

  白之空摇了摇头,随即感叹起来:“倒不是因为那些,只是在人魔大战之前,我师弟本为试着推衍天机利于一战,因其心系劫难,岂料居然推衍出千年后三界会有一劫,还因此受到严重反噬,其一说此劫万般皆难,唯有机缘使然,修天道大成,方有破局之希望,而其另一说,则是命轨遮星,煞立而起,夺道而行,既死无惧。”

  黑无意听的一头雾水。

  四目相对,白之空幽幽的道:“师弟告诉我,或许人魔大战比起千年之劫,确是小巫见大巫了,眼下千年之期恰巧降至,所谓有缘人,或许正是林素了,只是他毫不知情却牵扯其中,命轨异变则注定他一生坎坷,我们和他的这场相遇,究竟是对是错?难道真的是命运使然么?”

  几经思索,黑无意无奈的道:“眼下除了《天道无极》的道玄之力能抗衡血煞之力,也没有其他保险的办法了,如若我们不仅是一缕残魂,我倒有办法取走他身上的血煞之力,哎,不想了,与其烦闷其中,倒不如目光长远些,待你我复原,有我们两个帮他,我倒要看看这三界之中又能有多大的劫!”

  …

  云山离别亭,林素睁开眼睛,看到苏言坐在亭外的石头上,盯着自己,样子很是焦急。

  “少爷你可算醒了,刚刚怎么叫你都叫不醒!”苏言立刻坐了起来。

  见状,林素一丝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可想到白之空说过不可情绪波动,便尽力控制着自己的思绪。

  见林素没有询问自己探查结果,苏言便着急的说道:“我们分开探查,没有发现可疑之处,在正欲离开时,发现有两个人从进山石碑之后的秘道走出来!一个是大长老,另一个人黑袍蒙面,看不清长相,从二人对话得知,好像在找一个东西,大长老还挨了黑袍人一掌,恰巧此时有山中动物在我二人身边作响,引得黑袍人怀疑,正要走来探查之际,大哥示意我传话给少爷,便独自引黑袍人向云山外去了,黑袍人修为应与大长老修为相仿,同为炼魂境三阶左右,只怕大哥此行凶多吉少…。”

  闻言,林素只觉气血翻腾,杀意涌现,想不到大长老与黑袍人同为炼魂境,却甘愿受命,看来,黑袍人背后应该还有操控全局之人,最主要的是生长在林家这么多年,自己居然都不知道云山石碑处竟有密室,或许自己的父亲并不是失踪,而是被囚禁于密室内,再加上苏景虽然相识不久,却情同手足,如今生死未卜!思绪陷入其中,焦虑及愤恨使自己意识变得模糊,感觉全身每一个毛孔都在渴望着鲜血的浸泡。

  林素眼睛紧闭,手上的指甲抠到了肉里,几息之后才微声细语的向苏言说道:“我现在的情况一言难尽,先回去再寻他法。”

  林素手上被指甲抠的血肉模糊,苏言见此微微一怔,也没有多问,急忙推着轮椅向林素住所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