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大宋男儿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不准害怕

大宋男儿 我是路口 2009 2019.02.24 17:00

  张顺说得很坚定,这话也让郭靖和郭破虏都是一愣,两父子互相看了一眼,都没想到张顺还有这样的安排。

  而接下来张顺说的话则更令他们吃惊了“破虏,现在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这些弟兄上去拼命都是把好手,但是临阵指挥却都是棒槌,所以我要把这里的指挥权暂时交给你了。”

  “啊?三哥,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怎么行?”郭破虏这一下可是连脸色都变了,他长这么大别说指挥战斗了,就是大声和人说话的次数都屈指可数,现在忽然听到张三说要把这个地方的指挥权交给自己,那还不让他目瞪口呆么?而听到这句话的其他人更是面面相视,谁也没想到张顺竟然就敢这么干?

  一直都没有说过一个字的黄蓉也是一愣,脸上竟然一片潮红,但很快就像是想通了什么似地稳定下来,而看向张顺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但是张顺却并没有看任何人,就仿佛那些人压根不存在似地,只是微笑着继续说道“我的兄弟,你必须站出来。今天这个情况不是我要求你怎么做,而是你必须要像个大宋男儿一样站出来迎接你的责任,而这些人的性命和这里的归属就是你的责任。我说过了,我的弟兄们大都连字也不认识一个,让他们拼命也许都没有问题,但现在这个仗却不是拼命就能打好的,甚至于我都不需要他们去拼命,这一点我相信你应该比谁都清楚。”他顿了一下继续用一种不容置疑的语气的说道“而且现在我们手里的这些器械你是最熟悉的,甚至与大部分都是出自于你的手笔,你现在不指挥谁又比你更合适呢?”

  “三哥,我怕”郭破虏刚想说我怕做不好,但没想到刚说了一个头就被张顺制止了。

  “对不起呀,我的兄弟,你没有怕的权利了,是的,跟着三哥我就真的没有这个权利了。我每天都在和你们说,我们是为了什么而打仗,我想你们已经都很清楚了,我们既然已经拿起了刀枪就不再拥有害怕的权利,所有人的命都是一体的,不是今天去死就是明天战死,这没有什么区别,除非杀光这些鞑子,否则只要还有一口气在我们就必须干下去。你就没有想一想,要是哪一天我被鞑子给活剐了,你就真的能够转身回家,当个顺民奴隶么?到时候你要是想报仇,难道还有机会害怕么?不准害怕,不能害怕,没有时间让你害怕,现在你必须给我顶起来,这里交给你了。到我回来为止,你必须把这里给我守住。你的脚下就是大宋,给我用你所有的手段告诉鞑子,想要大宋可以,但先把命给老子留下来。”

  郭破虏的胸口猛烈地起伏着,他的脸色就像是猪肝一样血红,连眼睛都闪烁着艳红的光芒,这让郭靖都不禁看的心惊动魄。

  “好,三哥,你走的时候什么样,回来的时候就一定是什么样。兄弟不会说话,就一句,我站在这,要不鞑子就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要不就是他们尸山血海!”说完脸上已满是泪水,不过表情却还是坚决无比,那种决绝甚至连郭靖都为之动容。

  张顺微笑着点点头,伸手揽住了他的脖子,将他的头拉到自己的嘴边,对着他的耳朵轻声的说道“你记住了,老子不准你死,你现在不能死,老子也不能死,咱们还有很多大事要做,现在不是死的时候。而且既然你叫我一声三哥,那么你就得听我的,你必须死在老子的后面,等什么时候老子倒下了,你还要给老子报仇呢!”

  郭破虏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他的嘴唇已经颤抖的合不拢了,不过却还是坚定地点点头。

  张顺这才大笑一声,转身对郭靖说道“郭大侠,我已经让人准备好战马,咱们这就出发吧,一定要先把鞑子的回回炮解决了,咱们才有机会。”说完转身就走,郭靖虽然满腹狐疑,但还是跟在他的身后,和其他四五个人一起跑到下面,上了战马绝尘而去。

  看着大笑而去的张顺,郭芙心里忽然就犯起了一阵不知是什么滋味的涟漪,她被眼前看到的一切震惊了。郭破虏是她从小看大的,是个什么样子她觉得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但是今天她忽然有了一种刮目相看的感觉,因为直到现在她好像才忽然发现自己这个弟弟不但有血有肉更已经成长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不过这种变化的确也是在太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所以她不禁看向了自己的母亲,希望可以从一向睿智的母亲身上看到一些蛛丝马迹,但令她更震惊的却是黄蓉此时的表情和自己并没有什么两样,一双美目之中闪烁的也是无法相信的光芒,仿佛也是在这一刻才重新认识自己这个儿子一般。

  郭破虏看着他们走远,忽然一把拉下了自己的外衣,露出了一身黑色的精肉,将手里的屠龙刀举在半空,大声地唱了起来“傲气面对万重浪热血像那红日光/胆似铁打骨如精钢/雄心百千丈眼光万里长”顷刻间身后就有无数人跟着一起高声的合唱起来,歌声直透重霄,这一刻这个小小的城堡,已经爆发出了无上的杀气。

  马上的郭靖也听到了这阵歌声,不禁回望了一下,也看到了站在城头那个赤着上身手举大刀的儿子,仿佛也是不敢相信一般。

  虽说他对于自己这个儿子有很多想法,但这一刻一切都好像化作了一阵烟尘,仿佛曾经那个让他怒其不争的郭破虏一下子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却是一个全新的男子汉,这让他不禁一阵老怀安慰,看着张顺的眼神也变得古怪起来。

  “张义士。”

  “哈哈,郭大侠不必如此客气,只要叫我老三便可。”张顺又是一阵爽朗的笑声,在这种笑声中仿佛坚冰也可以被融化似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