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对面的魅魔你走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梦醒?

对面的魅魔你走开 白范阳 2158 2020.04.05 22:55

  痛,很痛。

  脑子里昏昏沉沉的,不知睡了多久。两股同样浩如烟海却互相抵触的记忆不停的在他脑子里翻滚,其中的一部分却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抹去了,那种剧痛的感觉终于被缓解,只感觉像是做了个冗长的光怪陆离的梦。

  少年想要睁开眼睛,却发现眼皮沉重得很难睁开,冷汗被捂在被窝里,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但是总得来说,身体还是被保护得很舒服。

  “通天省的人走啦?”

  那是一个妇人的声音,她说得语言很奇怪……

  为什么会觉得奇怪呢?人话都不会说了么?

  终于,少年睁开了眼睛,浮现在他眼前的昏暗的烛光,房间很小,不过被收拾得很干净。一个约莫有三十多岁的妇人正紧张兮兮的撇着窗外。

  “走啦,走啦,再不走老子去找县太爷告他们去。还有没有王法啦?咱们的事儿也是他们该管的?”

  循着声音看去,一个相貌老实的农夫正卖力挤出一幅威严的表情,翘着二郎腿,手上提着一柄烟杆,正在吞云吐雾。

  “醒了?醒了就赶紧起来干活,别在那装死。”

  中年的眸光瞥了过来,少年竟觉得略略有些深暗。

  少年费力的点了点头,却见那妇人气冲冲的走到中年身前,给了他一个爆栗,“娃儿身子虚着呢!你听听你自个说的是人话么?”

  然后那妇人走过来,为少年收拾了一下被子,又摸了摸他的脑门。

  “还烧着,这可如何是好?”

  “什么如何是好是不好的,”中年咳嗽了两声,把烟给熄了,“咱家玄箓你还不了解?阎王爷敢把他收了去?地府都给他们闹个天翻地覆。你放心,他的命硬着呢。”

  虽是这么说的,中年却也忍不住又低声问了句:“白天的时候,那个孙先生是怎么说的?”

  妇人没好气道:“还能怎么说,让咱听着那劳什子通天省的呗,咱玄箓儿要是真个去了那种鬼地方,说不定他回来的时候,咱俩坟头草都得一丈高了。……要不,明天再不好的话,还真得让他们来看看?”

  “爹……娘,孩儿没事了。”

  少年鬼使神差的说了句,然后他惊讶的活动了一下身子,竟感觉现在的状态比刚才要好得多。

  少年扶着床沿坐起来。

  “渴……”

  却见那中年噌的站起身子,左顾右盼了一会儿才看见茶杯就在他自己手边,引得妇人一阵发笑。少年喝了水后,想起了有关于自己的一切。

  我叫秦玄箓,我爹叫秦通,我娘是秦刘氏……我以前,嗯,不是个好孩子,整天晃晃悠悠,干的都是各种偷鸡摸狗的事……我……我还有个哥哥?……是叫秦玄符。为什么很陌生的感觉?

  秦玄箓一拍脑门,原来自己的哥哥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突然不知去向了,关于他的一切,在这个家里一直是某种禁忌,主要还是因为他们的母亲秦刘氏,一有人提起关于秦玄符的事情,她一定会毫无征兆的开始放声大哭,就连节庆的日子都不例外,出了几次尴尬场面后,秦通和秦玄箓也就心照不宣了。

  秦通放下茶杯,秦刘氏在他身后拍着他的后背,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试试看能下地了不?”

  秦玄箓下地走了两步,感觉自己的身体正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者,很快,昏沉的感觉也消失了,现在就像往常平静的每一天。这时,秦玄箓脑瓜子里灵光一闪。

  “明儿个可是要账的日子,我咋把这茬忘了!”

  没想到这本该在心里默默思量的话语竟然脱口而出,导致他被刚刚还笑逐颜开的爹娘立即拉下脸,接下来的事情就不用说了……男女混合双打。

  完了之后,秦通正儿八经的警告道:“我可跟你小子说了,你昏着这几天可出了几件大事,你平日里可别乱出去晃荡,被通天省那帮家伙捉了去,你爹你娘可就没人养老送终了!”

  秦玄箓吐了吐舌头,道了声知道了,但他根本没往心里去。

  第二天一早,秦玄箓还是趁着爹娘都没睡醒的机会跑了出去,走到村东边的一处小土丘旁,几个小伙伴已经在那里等候多时了。

  “还以为你丫的不来了呢。”

  “一睡睡这么多天,你现在还能走动道?”

  秦玄箓大手一挥。

  “爷们儿现在那简直是他娘的力拔山兮!”

  几个少年顿时笑作一团。然后,其中一个少年忽然道:“玄箓哥啊,你这回可别像上次似的,老虎似的冲进去,耗子似的溜出来。”

  秦玄箓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哥几个放心,爷们儿这回说是要账,其实就是冲那个小娘皮去的!等把她引出来,咱们这样这样……”

  此刻,隔壁村一个同样不起眼的小民居里,一个贼眉鼠眼的少年也偷偷摸摸跑了出来,手里揣着的东西叮当作响。出门没走几步,就被几个年纪更大一些的少年堵住了。

  贼眉鼠眼的少年,神色立即变得讪讪的,想起自己老爹那句伸手不打笑脸人的教诲,灵机一动,觉得这简直是太有道理了,又非常不自然的笑了起来。

  “哥哥们,之前讲好的价钱我都带来了,分文不差,你们要不要点点?”

  听了这话,一个少年不满道:“什么叫讲好的价钱,说得好像我们是来收钱办事的一样!这钱可都是你小子花天酒地欠下王老爷的,多出那点也是王老爷说好要给我们的打点,跟你丫的有毛关系!”

  贼眉鼠眼的少年笑得更殷勤了,“是是是!马哥哥您教训的是!”

  为首的秦玄箓不怀好意的笑道:“你姐呢?”

  “玄箓哥你放心!她还睡着呢,她要醒着,我哪儿敢就这么出来?”贼眉鼠眼的少年打了个寒颤,而后心思百转,不经意间,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玩味起来。

  睡觉?可能么!

  我姐她可什么都知道,现在估计就躲在旁边看着呢!

  哼,要账是不,待会有你们几个好受的!小爷凭本事借的钱,凭什么要还!

  “行了,别废话了。”那个被贼眉鼠眼的少年叫做马哥的人,身形高大,状如莽汉,完全不像是这个年纪该有的样子,也是他最怕的人,所以马哥发话,他立即就把胸口里揣着的铜钱交了出去。

  就在这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一声清脆的娇叱!

  “秦玄箓,马凯,我们家的钱,你们敢动一个字儿试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