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一命生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寒锋

一命生世 犬吠瓜呱 3236 2020.06.28 15:46

  极北之地,举目望去尽是白雪苍茫。这里的雪一旦下起,便不容易停下,飘飘荡荡,纷纷扬扬。

  晶莹无瑕的六角雪花,涤荡尽世间一切污浊。

  被冰雪覆盖住的山岭中,一辆牛车缓缓前行,一片苍茫中留下两道深深的车痕。

  瘦弱的老牛,一脚深一脚浅地艰难迈步。吱呀作响的木车,载了半车的枯枝。

  车前坐着白发老者,年近耄耋,一个小女孩,不过十来岁的样子。二人都是粗布衣衫,勉强裹身。

  “爷爷,这风雪什么时候停啊?”小女孩哈气暖着冻红的双手。

  “这得看老天爷啦!他要是心情好,便赏几日的太阳。他要是心情不好,风雪就下个不停。咱们就看老天爷心情嘞!”老者一边说,一边驱使着牛车。

  “现在还在下雪,那他心情一定不好喽。爷爷要不你唱首歌给他听,说不定他听到你的歌心情就变好了!”

  “那云柒,你说咱们唱什么歌给他听啊?”

  云柒想了一会儿,说道:“就唱那个高阳台吧!”

  “好,给咱们云柒唱高阳台。”

  “不对不对,不是给我唱,是给老天爷唱!”

  “哦,对对对,是给老天爷唱!”老者乐呵呵地说道。

  他清了清嗓子,向天歌道:

  “乌墨愁云,萧条朔雪,青山白首频催。天地无穷,阴阳还似前时。桑田沧海多更易,只月明、千载清辉。看人间,几度春来,几度秋回。”

  他停下稍稍喘了口气接着唱到:

  “人居一世非金石,只风吹尘散,朝露将晞。蕉绿樱红,流光抛去无归。韶华过了人方晓,逝如斯、驹隙难追。是谁歌,白发黄鸡,流水能西。”

  云柒年纪尚幼,对于流光、韶华不甚关心,只是她一直生活在北俱洲,这里只有冬天,春秋季节却从未见过。

  “爷爷,春和秋长什么样子啊?樱是怎样的红,蕉是怎样的绿?”

  “哈哈,这个爷爷也不知道啊!这里没有春秋,只有冬天。没有蕉樱,只有无尽的白雪啊。”

  “那你说的这些东西哪里有啊?”

  “我听我的爷爷说过,要一直向南边走,一直向南就能看见了!”

  “哦,那等老天爷心情好了,不下雪了,我要向南边走,去看看春秋,看看樱红,看看蕉绿!”云柒一边说,一边幻想着。

  “好,等云柒看到了春秋,回来和爷爷说,爷爷也想知道春秋是什么样子的!”

  “好!嘻嘻嘻……”

  爷孙二人笑声在一片苍茫中久转不绝。

  他二人上方,一个黑袍人凌空而立,他已在此处站立许久。漆黑如墨的黑袍无半分杂色,完全掩住那人的面容,只能隐约辨出高大健硕的身形。

  从老者高歌之时,一直到现在,黑袍人只是在这里站着,没有任何动作。

  忽然,下方的笑声戛然而止。黑袍人向他们二人看去,原来是牛车陷入了浅坑之中。

  白发老者放下鞭子,下车查看。坑虽然不大,但是老牛实在瘦弱,这样的浅坑也无法越过。

  老者尝试推了几把,牛车依然丝毫未动,但老者自己已经气喘不止。他颓然垂下双臂,看着不过只有半车的枯枝发呆。

  云柒也下了车,试着帮忙推了推,依然是徒劳。

  老者无奈长叹息一声:唉……

  看起来,感觉又苍老了几岁。

  “咳,需要帮忙吗?”

  爷孙二人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转身一看,不知何时,高大的黑袍人站到了他们的身旁——他们连脚步声也没有听到。

  黑袍人摘掉兜帽,一个年轻面容映入二人眼中。棱角分明,面容坚毅,深邃的眸子波澜不惊。

  他一只手伸到牛车下方,稍一用力,陷在浅坑的牛车就被抬了起来,前方的老牛便可正常前行。

  爷孙二人对这位热心的黑袍男子感激不已。黑袍男子赶了几天的路,天色渐晚,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便和爷孙二人一同前往不远处的镇子——落仙镇。

  黑袍男子和爷孙二人一起坐到了车上,老牛前进的速度并不快,但在黑夜前应该是能够到达镇子的。

  “大哥哥,你是从哪里来的?”

  “从很远的地方。”

  “那你见过春秋,看过樱红吗?”

  他摇摇头,说道:“我也只在这里生活,你说的这些我没见过。”

  云柒难掩失望的神情。黑袍人见小女孩面容脏乱,衣衫褴褛,脸和双手都被冻得通红。不知道她怎么忍受得住这样的严寒。

  他解下自己身上的黑袍,给小女孩系在身上。

  他身形高大,黑袍长短正好合他身。但黑袍披到小女孩身上之后,瞬间缩短,长短大小都完美贴合云柒的身形。

  “诶,好神奇啊,这个袍子怎么变短了?好暖和,一点也不冷了!”云柒欣喜万分,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起这个袍子来。

  “谢谢大哥哥,我叫云柒,你叫什么名字啊?”

  “寒锋。”他喃喃道:“云柒,好特别的名字……”

  云柒从腰间拿出一块玉佩来,举向寒锋说道:“寒锋哥哥你看,这块玉佩上面刻着我的名字。”

  寒锋转眼看去,一块普通的祥云玉佩,中间刻着两个字,正是女孩的名字——云柒。

  寒锋凝视云佩许久,乍看之下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玉,可仔细一看又有些不同,要说是哪里不一样,寒锋却也看不出来。

  寒锋心里觉得这块云佩没有这么简单。

  不到一个时辰,几人就来到了落仙镇上。

  与一般的镇子并无二异,长街上小贩的吆喝,飘扬的酒旗,撑着伞的人群反而看着更为拥杂。

  长街的中央,一座恢弘的建筑占据了这个极佳的位置。虽是飞雪不止,但薄薄的一层还未能将这个建筑完全覆盖,顶上便有几处露出漆黑的瓦片来。

  台阶上雪早已不见踪影,台阶旁堆着齐阶的雪。看来是一早上就让人清理过。一杆硕大酒旗延申至路中央,上面“落仙酒楼”四个黑色的大字肆意飘扬着。

  从小镇的各处都能看到这座酒楼,位置确实极佳。

  老人驾着牛车走进落仙酒楼左边的巷子中,这一车木柴就是卖给酒楼的。

  巷子里行不过百步,来到一道木门前。老者轻叩几声,一个伙计打开门,把牛车接进去。

  酒楼的后院极大,当心一个水井,旁边站着一个裹着毛皮斗篷的肥胖男人。男人从上到下,浑身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张透着富润红光的圆脸来。

  那伙计恭敬地说道:“霍老板,柴来了。”

  这肥胖男人就是这家酒楼的老板。霍老板嘴角边的小胡子翘着得意的弧度。他瞥了一眼牛车,小胡子扭动起来:“怎么就这点柴啊?”

  老者说道:“霍老板担待,这大雪封山的,砍了一天也只有这些柴了。”

  “那今天这钱也只能给一半了,你没意见吧。”

  “额……霍老板说得不错……”老者虽然无奈,但不敢有什么意见。

  “栾起,去收了柴!”霍老板招呼着伙计把柴火收了,又随手扔给老者几枚铜板。

  霍老板瞥见站在一旁的寒锋,一身青色衣衫,看不出什么面料,但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件衣服绝对价值不菲。再看寒锋,身形高大,器宇轩昂,像是有钱人家的样子。

  霍老板笑眯眯地走近寒锋身前,说道:“这位公子看着面生啊,应该不是本镇上的人?”

  寒锋摇摇头。

  “公子你看这天色已晚,不如就在小店歇息?我这就给公子安排五楼最好的房间!”

  寒锋说道:“走得匆忙,没有带钱。”

  寒锋一介修行者,凡人的金钱是不会携带的。

  “没钱?没钱还到处乱跑?”霍老板脸色阴沉下来,撂下这句话,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店里的生意就要来了,他得去好好准备。

  “啊!”

  这时,伙计栾起从后方连滚带爬地跑向霍老板。面色惊恐,手脚无措。

  霍老板刚要责问栾起怎么这个样,却突然瞪大了眼睛,被吓得一屁股坐到地上去。

  后院角落处,一只巨大的野狼慢悠悠走了出来。

  身高六尺,身长两丈,青眼幽幽,獠牙森森,嘴角不断滴落着口水,面容可怖。

  栾起向着霍老板跑来,霍老板想要把栾起踢飞到一边,可是双腿早已被吓得虚软,一点劲都使不出来。

  “滚,你滚开!”霍老板大声呼叫。

  一旁的云柒二人也被吓得不轻,抱在一起瑟瑟发抖。

  巨狼目光确定了猎物,一个猛扑,直接冲向霍老板。

  “啊!”霍老板间巨狼越来越近,除了大喊大叫什么也做不了。

  巨狼巨口一张,向着霍老板咬下。

  咚!

  霍老板眼前的巨狼不见踪影,转而变成了寒锋高大的身影。寒锋见势不妙,一脚踢飞了这只巨狼。

  “哪里来的狼妖,好大的胆子!”

  狼妖一嘴的红白獠牙,嘴角渗出猩红的血。鲜血滴落在爪子和雪上,有些渗人。

  它没想到凡人的镇子居然会有修行者!而且这人实力极其强横,它打算逃走。

  寒锋间狼妖掉转身形,这是要逃走,他哪里肯让。

  他的身影瞬间消失,下一刻出现在狼妖的上方,又是一脚,直接把这个庞然大物钉在地上。

  呜……

  狼妖的哀嚎,没换来寒锋的半点迟疑。寒锋抬手一掌,极寒的真元轰在狼妖的身上,一击致命。干脆利落,没有一点拖泥带水。

  寒锋取了狼妖的妖丹,收在储物袋里。二阶妖兽,天目狼,算不上稀有,也聊胜于无了。

  寒锋转身对还没站起身来的霍老板说道:“霍老板,这只狼妖可否作为盘缠,容我小憩一晚?”

  霍老板终于缓过神来,怔怔地点点头说道:“可、可以……”

举报

作者感言

犬吠瓜呱

犬吠瓜呱

大家有推荐票的可以投一下,支持一下犬瓜!新人新书,需要大家的支持!感谢!

2020-06-28 15:4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