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一命生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废墟(求推荐,求收藏啊!!!)

一命生世 犬吠瓜呱 3997 2020.06.30 14:11

  风雪下得愈加猖狂,空中纠结成团的雪直坠而下。

  此时落仙镇上,火已成势。雪团还未落地,就被高扬的火舌一卷,消散无踪。四处都是冲天的火焰!

  心中焦急不安的寒锋右手一招,最后两张符飘飞而来,附上他的右拳。随后,两张符化作星星光点,寒锋的拳头上出现时现时灭的辉光。

  这最后的“乾”和“坤”两张符,以寒锋目前的状态是不可能发挥出全部的实力了。但,巨狼在先前六张符的攻击之下,匍匐在地,苟延残喘。收了它的性命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狼王也知道这是最后的两张符了,“乾”、“坤”!

  这应该是威力最大的两张符。从前面六张符的威力看来,这最后的两张符如果或直接击中它,必然不可能生还,它这千年的修行也都化作云烟。

  看来必须要祭出贪狼骨甲了……

  没想到它刚刚逃出封印,就被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逼到这个地步。虽然心有不甘,但总比把命丢在这里要好。

  寒锋身随意动,整个人闪烁到狼妖身前!

  一拳瞬息便至,拳风带起的音爆之声在狼妖耳边轰鸣。

  “震荡乾坤!”

  离得越近,狼王越发能感受到寒锋拳影里蕴藏的骇人力量。

  它的身上突然出现一层白森森的骨骼,覆盖住它的四肢头尾,像一身铠甲将它的整个身躯包裹住。

  这便是贪狼骨甲!

  这具骨骼它曾用千妖的鲜血洗练过,比金银之物要坚硬得多。

  寒锋一拳击打在贪狼甲上,激烈的碰撞将狼妖和寒锋都震飞。

  轰!

  寒锋倒飞之中难以稳住身形,不知被震飞多远,身体在地上滚了几圈,才终于停下来。

  寒锋从地上站起,只见狼妖身上包裹着一层骨骼,他那一拳只是将头部的骨骼击碎,这一拳的威力也就到此了,并没能将它击杀。

  狼王见这一拳居然打碎了它的贪狼骨甲,心惊不已。没想到自己的贪狼骨甲也会被击碎,若不是有它的保护,自己早已命丧了吧。

  想来也是自己的实力被这三个封印环所限,不仅无法发挥出全部实力,就连贪狼骨甲的强度也大大受限。否则,寒锋不过元婴的修为它又怎会放在眼里!

  寒锋体内真元已穷尽,狼妖也匍匐在地不起。

  这时,一直在冷眼旁观的狂驰子突然出现,一脚踢飞寒锋!

  真元枯竭的寒锋被这一脚踢得气血翻涌,若不是他平日里勤加炼体,这一脚就取了他的命了!

  寒锋咳出几口血来,双手撑地,勉强站起。

  “哦?居然还没死,你很有本事嘛。”狂驰子面色嚣张,语气不屑,嬉笑的眼睛里尽是嘲意。

  “你,也是妖?”寒锋一直专心对付狼王,无暇顾及此人。他本以为这是路过的散修,没想到竟也是个妖族!

  妖族虽可食用化形丹,变作人类模样。但其身上的气息与人族仍有很大区别。如果不使用可以屏蔽气息的丹药或者法器,很容易就会被修真者辨识出来。同样的,魔道的气息也是如此。

  寒锋感受到他身上的气息,不加遮掩的妖气,实在是有些有恃无恐。

  可是自己已是强弩之末,他的储物袋中还有一瓶聚灵丹,可以补充消耗的真元,这种情况也只好去搏一下了!

  “狼王,这小子实在是胆大妄为,居然敢趁狼王之危,犯您威严。让我来取了这家伙的狗命!”

  “你个小辈退下,这里有你说话的份?这小子由我来杀!”狼王话虽说得厉害,但整个身子还趴在地上,想要起身,却有些困难。

  狼王晃晃悠悠终于要站起身来,突然,一只脚踢了过来,又把它死死踩在地上。

  “哦?您还站得起身来吗?要不就别逞强了吧。毕竟被关了五百年,我看您这手脚都有些不利索了。”狂驰子一边说,一边脚踩在狼王别打断的前腿上。“我敬重您是前辈,才想要帮您一把,你为何不领情呢?”

  狂驰子脚下越发用力,狼王吃痛难耐,但死死咬紧牙关,没发出哀鸣来。

  它堂堂的妖族七王之一,怎能屈服于这样一个小辈!

  “狼王啊,您身上这三个圣魂封灵环还得有谁去给你摘了不是?您乖乖地听我的话就好,和我一起回去,也免得家父担心。要不然他集全族之力,为您准备了百年之久的摘除封灵环的大阵可就白费了。”

  狂驰子脚下愈加使狠劲,狼王现在痛得连声音都发不出来。

  狂驰子舒适的扭了扭脖子,这样的感觉他很是享受。

  呼!

  火焰乌鸦猛地袭来,狂驰子见势不妙,急忙撤脚跃走。

  “鸾镜,你居然攻击自己人,难不成你和人族小儿相互勾结要谋害狼王性命?”狂驰子叫道。

  “狼王何等尊贵,也是你这等贱血脉的杂妖敢妄动的?”鸾镜见势不好,急忙出手。

  “哎呀,鸾镜勾结人族,意对同族图谋不轨,其心当诛啊!狼王你可要小心着点。我这就带您返回,定不会让鸾镜阴谋得逞!”狂驰子说话间,拿出一个骨盒,单手一个印诀,狼王硕大的身躯便被吸纳进这巴掌大小的骨盒之中。

  “无耻!”鸾镜恨恨骂道。

  寒锋在一旁尽力调整呼吸,手中拿着几枚丹药。聚灵丹,这是可以补充真元的丹药。他平时最不屑依靠兵刃之利和丹药之便进行战斗,但此刻也是没可奈何了。

  他也是第一次使用这八张符,没料竟把体内真元消耗得一干二净。

  使用第一张符时,他就发现了这符极耗真元,此后他极度控制真元的消耗,没想到还是耗尽了。

  丹药下肚,几个呼吸间,体内真元渐渐充盈起来。

  寒锋听他们谈话,似乎这个名为鸾镜的女子也是妖族。寒锋察觉不到她身上的妖族气息,应该是被她身上的黑羽长袍隔绝了。

  鸾镜和狂驰子应该都是为了狼王而来,只是狂驰子抢先一步,现下,狂驰子收了狼王,意图要逃,寒锋哪里允许!

  天衍玄冰掌!

  寒锋风行步一个瞬身就来到狂驰子身边,一掌拍下。

  狂驰子却是早有应对,面对着狼王和鸾镜的同时,他也一直注意着旁边的寒锋,随即一掌迎上。

  轰!

  狂驰子这一掌的威力更在寒锋之上,寒锋被拍飞百步之远,半跪在地,而狂驰子仅仅退了三步。

  寒锋拭去嘴角的血迹,和狼王一战消耗太大,又硬挨了狂驰子一脚。加之体内的真元尚未完全恢复,这一掌对拼,寒锋完全落了下风。

  “嘿,这一掌有些本事。要是在平时,我倒是想和你好好玩玩。”狂驰子颠了颠手中的骨盒,说道:“只是我尚有要事在身,恕难奉陪了!”

  北俱洲毕竟是人族的地盘,狂驰子不敢久待,说不定人族修真者就会赶来,他可不能恋战。

  “还要感谢妖族鸾镜殿下的掩护,你放的火不仅给我指明了路,还除了些碍事的人类,虽说只是凡人。哈哈哈……”狂驰子狂笑着远去了,群狼跟随在后。

  “鸾镜……殿下?”寒锋听着这个称呼,果然这妖族女子是有身份的。

  他见狂驰子要走,站起身来就要追上去。

  突然,一脚飞来,刚站起的寒锋只能将双臂横在身前,硬扛了这一脚,倒飞出数十步。

  “你踢了我一脚,我也还你一脚,咱们扯平了。”鸾镜淡淡说道。

  寒锋难以站起身来,没想到这人竟然如此斤斤计较。

  鸾镜此行本意是来解封狼王,却不料想被狂驰子半路截去。心中很是恼怒,给寒锋这一脚算是泄愤了。但是,这里闹出了这么大动静,她一个妖族,也不敢久待。

  寒锋见鸾镜也要逃走,在他面前践踏生灵,怎能饶恕!寒锋正要上前,黑袍女子的声音传来:“你还是先去看看这个镇子上有没有生还者吧,你早点去说不定还能多救几个人。你要是执意在我们身上花费功夫,怕是这里一个人都活不了。”

  寒锋听到这话开始有些犹豫,虽然就这么放走他们有些不甘心,可还是要先救人啊,镇子里还有残留的几只狼妖在破坏。

  而且他虽然服用了聚灵丹,但之前战斗时受的伤还隐隐作痛,八张符的使用也给他的身体带来了极大的负担。

  “你叫鸾镜?”寒锋问道。

  “想要找我报仇?”鸾镜转头说道:“哼,我和狂驰子那个贱血不一样,事是我鸾镜做的,想要找我报仇就来吧,随时恭候!”

  鸾镜说完,戴上兜帽,头也不回得离开。寒锋紧紧盯着她的身影,直到她走到火光不及之处,身形隐于黑暗中,方才垂下目光,愤恨地捶地。

  寒锋艰难站起身来,纵身向镇子里救人去了。

  群狼之前被寒锋的火焰驱散,有几只却还在镇子中作祟。寒锋虽然此时浑身酸痛,但解决几只狼妖还是不成问题的。

  大部分的狼妖都跟着狂驰子离开了,还有几只贪嘴的,都被寒锋解决。

  而整个镇子已经面目全非……

  已没有完整的建筑,放眼处尽是断壁残垣,火还在肆意的煎烤着。寒锋将地上的雪掀起,扑灭了火焰。

  随后,整个镇子陷入一片黑暗和死寂之中。

  寒锋一时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寒锋看了看脚下,踩着一块布匹,依稀可以看出上面的字迹:落仙酒楼。

  “这里是酒楼吗?”

  寒锋对着一堆废墟自语,这就是那个气派的酒楼?

  他突然想起,他曾把那件斗篷披在云柒的身上。斗篷是用黑曜貂的皮毛炼制的,其中又加入炼银。炼银平时软如布匹,但在受到巨力冲击时,炼银可瞬间变硬,抵挡住可能是致命的攻击。

  这件斗篷之前救过自己、李清一和邱道子三人的性命,这次应该也没有问题。

  寒锋抱着这样的想法开始挖掘废墟,终于他挖到了炼银斗篷。将四周碎石搬开后,发现尚有一丝气息的云柒。

  她已经昏迷,寒锋将她轻轻抱出,放在旁边平地上。

  云柒醒来,已是第二天的早上。

  虽有斗篷的保护,她的身上也有几处伤痕。她双手撑着坐起,眼中看见的都是倒塌的房屋和被鲜血染红的断裂墙面。

  愣了好一会,她才想起发生了什么事情。呜的一声,哭了起来,身体不停地颤动。不知过了多久,她停止了哭泣,站起身来就要往废墟那里跑去,她要去寻找他的爷爷。

  “你醒了?”

  身后传来声音,云柒回头一看,只见寒锋坐在她后面的一面断墙上,双目布满血丝,目光呆滞,双臂垂下,双手满是血痕。

  “这里的人除了你以外……”寒锋顿了一下:“都死了……”

  寒锋淡淡的一句话,让云柒还抱有的一丝希望瞬间破灭。

  “我把这个镇子还剩的人遗体都找了出来,安葬在镇子北边了。你的爷爷也在。”

  寒锋昨晚花了一夜的时间把小镇人们的遗体都找了出来。大部分的人都已经葬身在狼腹中,他找出的遗体还不到百具,酒楼的霍生老板和伙计栾起也都没能找到。

  云柒边哭着边向镇子北边跑去。

  “我把他葬在了最东边的位置。”

  寒锋也不知道她听到没有,长叹了一口气。日光照在身上,驱尽了夜里的历经的凉,他才发觉原来已是清晨。

  他看着渐渐升起的太阳,明晃晃的有些刺眼,风雪是什么时候停下的呢?

  云柒跑到小镇北边,被林立的木板惊呆了,没想到竟然死了这么多人。而她又哪里知道,大部分的人却不在这里。

  她走到最东边,这里立着一个木板,上面什么也没有写。云柒不确定是不是。

  “就是这里。”不知何时,寒锋已经站在她身后。

  云柒跪着哭泣起来,寒锋站在她身后,静静地等她哭完。

  “你和我去寒冰谷吧,在那里你可以好好修行。”寒锋伸出手。

  云柒回过身来,用手揉了揉哭肿的双眼,对着寒锋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