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一命生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 洞外

一命生世 犬吠瓜呱 2269 2020.07.03 11:04

  寒锋只身来到洞外,纵身一跃跳至高处,抬眼望去尽是白雪茫茫。他想给云柒寻些食物,看来要费些工夫。

  虽是晴日,只是上一场雪不知下了多久,四下里竟无野兽的踪迹。神识探寻许久,终于在一里外的枯枝上找到些什么。很小的一只,灵气波动几乎微不可知,应该是鸟雀之类。

  飞身前往,稍许,距离便只有百步之远。肉眼看去,那应该是一只肥鸽子。很肥,很肥的那种……

  蓬松松的一团,连腿爪都掩藏起来,站在枯枝上一动不动,宛如一堆白雪。如雪般洁白的羽毛,和这方天地完美的融合在一起,很难辨别出来。只有被风撩起脑袋上的雪色茸毛时,偶尔露出尖锐的红喙,才能看出这不是积雪而是只鸽子。

  百步,这是寒锋风行步所能达到的极限距离。

  鸽子不知何时,不知为何会站在那里,或许是飞久累了,稍做歇息。

  寒锋看准时机,几乎是瞬身闪现到鸽子面前,顺势一抓。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落至地面,他手中却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抓着……

  一抬头,那鸽子换了一根树枝,仍是呆呆地站着。肥肥的身躯如一团积雪般静静地站着。

  寒锋心中生疑,他确信刚才自己是很准确地一抓。他看向先前那根枯枝,还残留着站立的痕迹——这只肥鸽子居然可以移动得这么快!这体型是真的看不出来。

  寒锋自然是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自己居然输给了一只鸽子!心中虽气,但是他并未妄动。他观察了一会儿,几次风动掀开那只鸽子脑袋上的毛发,看得见它的眼睛是闭着的。等到风停,毛发再次遮住整个眼睛,寒锋身形骤起,对着鸽子一抓。

  有了!

  寒锋眼见即将抓到鸽子之时,心中默想着这次定能抓到。然而这时,肥肥的身影竟突然消失,他又抓了个空。

  寒锋盯着空空的手心,满脑子的不可能,居然又没抓到。抬头一看,那肥鸽子又换了一根树枝,静静地站着。

  被它戏耍了……

  寒锋愈发感觉它是在戏耍自己,气不过,便又连续抓了几次,不出意外的,全部抓空。而那只鸽子站到了最高的枝头上,风扬起白羽,旌旗一般飘荡着,颇有居高临下的味道。

  寒锋心头一股无名火冒出,抬手一掌,强劲的掌力奔涌而出,眼前合抱之粗的树即刻化为齑粉。

  喘了几口粗气,寒锋自觉失态,旋即打坐,默念一边冰心诀。

  心若冰清,万物不惊。千变犹定,神宜气静。忘我守一,六根大定。上下相顾,神色相依。蓄意玄关,降伏思虑。内外无物,若浊冰清……

  寒锋自知天性浮躁,骨子里有一股看轻天地万物的傲气。视天地犹如轻羽泥丸,视万物犹如草芥,皆不入他眼。他确实担得起这股傲气,修行之速无人能望其项背。每一层境界数十日便可大成,但一直困扰他的,是最后的那一层窗户纸,境界的突破。

  十日大成,最终突破却至少花费一月。这还是在筑基花费的时间,此后更是成倍增长,他突破至元婴,整整用了两年。

  他自认为难以突破是自己脾性虚浮焦躁而造成,平日里修行便谨记戒骄戒躁,时常颂念定心三诀——静心诀,冰心诀和清心诀。选择功法时,寒锋也选择了能稳固心境的冰属性功法。渐渐的,寒锋的心境也平和下来。躁气沉淀,傲气掩藏,真个似万物不惊。

  至元婴十日之后,寒锋便隐隐觉得出窍已触手可及。然而整整一年,并未有任何动静。他心中苦闷,宗门内又没个能倾诉的,便决定外出修习一段时间。一是为了放松,让自己平静下来。二是碰碰运气,兴许能够遇见隐世的大能,可帮助自己解决难以突破的问题。最后,就是看望他的母亲。

  他十岁被带至寒冰谷,修行十五年,这期间还没有看望过母亲。这次外出,定要去看望。

  他本是打算从寒冰谷出来后直接去看望母亲,没想到半路碰见婴蛇作乱。他心忧婴蛇霍乱不止,生灵定遭涂炭,便一路追踪至东胜洲,将其斩杀方才返回。不曾想刚一回到北俱洲,那三妖又袭击了落仙镇。这世间竟如此不安定吗……

  寒锋冰心诀颂念完,焦躁的心也平静下来。

  本以为已经戒掉了焦躁傲气,不曾想自己却会为了这等事出离愤怒,在寒冰谷一味的闭门自修也是不可行啊!

  寒锋看着眼前仅剩的一小截树根,寻不见那只鸽子的身影。他还是要抓住它!

  寒锋四下望去,那鸽子终是寻到了。向南百丈远,不近不远的距离,肥鸽子张开短小的双翼上下滑行。肥肥的身躯和短短的翅膀,滑稽得很,让人不禁感叹,它居然真的能飞起来!

  寒锋可不敢对这滑稽的鸽子掉以轻心,几个瞬身赶上,又向慢吞吞飞着的肥鸽子抓去。

  一掌落下,再次抓空。

  寒锋定睛一看,又是在百丈之外了,肥鸽子的身影还是那么滑稽……

  这家伙,真的恼人!

  寒锋再一次追上,再一次扑空,鸽子再次来到百丈之外。一人一鸽就在这苍茫的群山中进行着滑稽的游戏。

  不知追了多远,肥鸽子终于停下了,它寻到枯枝,静静地站立着。

  寒锋追至近处,发现树下有只将死的独角鹿。身上没有雪,应是雪停了出来觅食的,上一场雪下得太久,看来它是连寻找食物的力气都没了。

  独角鹿头上只有一个角,性情温和,肉质鲜美,虽然现在不够肥美,倒也够云柒吃的了。

  寒锋一掌击毙独角鹿,将其拎起就要往回走。抬头想看看那只鸽子——虽然有了这只鹿,他还是想捉到它——却不见踪迹。

  而他的肩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堆上一团“雪”——那肥鸽子居然自己站到了他的左肩!

  “你这家伙,什么时候跑来的?不怕我把你捉来烤了?”

  肥鸽子没有听到似的一动不动。

  它这么有恃无恐,寒锋却也拿它没有办法。肥鸽子身法鬼魅,根本看不出它的身法轨迹,寒锋心中清楚,这家伙速度远在在自己之上,此时站在自己的肩上更像是在炫耀一般。

  心中虽气,却也无可奈何。还是先赶回去吧,毕竟自己追了这么久,云柒那边出了什么意外就不妙了。

  “唉,行,算我输了,论身法你在我之上。”

  语毕,这肥鸽子仍是没有动静,没有要走的意思。它似乎并不是拿自己来取乐的。寒锋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想要跟着我一起?”

  肥鸽子睁开一只右眼,发出一声:“咕咕”。

  寒锋一愣,旋即说道:“这是同意啦?哈,你倒是有意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