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一命生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三)

一命生世 犬吠瓜呱 3689 2020.06.27 11:40

  翌日,三人站在村口,清晨的日光照在身上,暖暖的。

  “咱们来比一比,我代表清泉剑宗,寒锋你代表寒冰谷,邱什么来着你代表圣道院,看哪一派能最终击杀这畜生,如何?”。

  “邱道子。”寒锋补充道,“那咱们就提前开个三宗大会,来比一比。”

  “你俩是寒冰谷和清泉剑宗,我可不是圣道院啊。”

  “你是怕了吧!也是,反正有我和寒锋在,你本来也没可能赢,提早认输退出也好,免得抓蛇不成,反被蛇抓。”李清一的话虽然听着不舒服,却也说得不错。邱道子难以反驳。

  “若是真能抓了婴蛇,那你就是圣道院弟子。”寒锋说道。

  邱道子见寒锋这么说,打起精神来。

  “你俩可别小瞧了圣道院弟子啊,谁能抓到这妖兽,要凭本事说话。”

  婴蛇昨日是向东逃窜,三人向东追了一段距离,便各自分开寻找。

  日升日落,三人找了一天却都没找见婴蛇的身影。

  三人悻悻回到庙中,只见几个村民带着孩子往回走。三人见琴老安然无恙,忙问他们来做什么。原来村民想要他收孩子为徒,离开这个村子。琴老也答应等抓住了那只妖兽,就带着孩子一起走。

  邱道子拿出日间找到的储物袋,应该是那几个烈坤宫的弟子的。他们多半丧于婴蛇腹中。三人不敢放松,轮流守夜。

  寒锋一夜未眠,坐在断壁守了一整夜。

  早上出发前,寒锋给邱道子和李清一每人一张传音符,婴蛇吞了几个修行者,实力怕是又有所上涨,若是发现了踪迹,定要告知其他人,切不可贸然行动。

  三人各自出发。

  终于,邱道子发现了婴蛇的踪迹。他远远地望去,那妖兽把身子层层盘起,宛如一座小山丘,盘在河边。

  寒锋和李清一闻讯不久即至,寒锋瞬身来到河上,极寒的真气涌出,奔腾的黄冥河安静下来,表面即刻冻结。

  这狡猾的妖兽前些日子从黄冥河溜走,这一次可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了!

  寒锋站在冰面上,缕缕寒气从脚下冒出,死死地盯着眼前盘成一坨的婴蛇。它的体型比较之前似乎又大了许多,不知它炼化了几个修士之后,实力又增长了多少。

  寒锋见三人齐至,对二人说道:“我先行试探一番,你们在此观望,为我掠阵。”

  邱道子刚想说些什么,寒锋身形一闪,就消失在他的眼前。

  寒锋见今日这婴蛇把身躯蜷做一团,并没要要主动发起攻击的样子,倒是很反常。

  寒锋心下不敢松懈,只是婴蛇只把鳞片露在外面,他竟有些不好下手。他在婴蛇周身盘旋几圈,下定了主意。

  突然,寒锋出现在婴蛇脑袋一侧,早已蓄势的一掌对着脑袋猛地拍下。

  嘭的一声,婴蛇巨大的身躯直飞出去,在岩面上翻滚好几圈方才停下。

  寒锋这一掌威力自然是大的,只是没想到婴蛇竟会直接被击飞。婴蛇晃了晃脑袋,慢慢爬起,绿油油的眸子光彩不在,嘴角鲜血直流。

  寒锋感觉到它已不如之前那般强横了。只是婴蛇怎会变得如此孱弱?难道烈坤宫的弟子给它带来了不小的伤害,以至于无法恢复?但其身躯表面并无明显伤痕,那几个烈坤宫的弟子似乎也没有这样的能耐。

  即使心中有疑问,寒锋的攻势却更加猛烈,此时正是除了这婴蛇了好时机!

  ……

  “什么?你在旁边都埋上了符?”李清一听了邱道子的话有些震惊。

  “这是为了防止这妖兽逃走,它狡猾得很,所以我发现它之后就在这四周都埋上了符。考虑到妖兽血肉强横,我把所有的符和炸药都埋上了。而且,不需要我来引爆,触之即发。”

  “那你为什么不告知寒锋,他可是在前面拼命呢!”

  “我也想说来着,只是他身形太快,我还没来得及开口,他人影就没了。”

  李清一感到事情麻烦起来,那些符要是发动,这一片估计都得夷为平地。

  “你先跑到安全的地方,我去告知寒锋。”

  邱道子想说些什么,李清一接着补充道:“我这斗篷是件法器,能护得我们安全,你不用担心。只是你的符都埋在哪里?”

  “我也一起去吧,你不知道具体的位置,难免会出意外。我来给你指方位,你这件斗篷应该能护住三个人吧?”邱道子说道。

  李清一见他面容恳切,答应了他一起前去。

  “那自然是没问题的。跟紧了!”

  话音未落,李清一一跃直接进入符圈范围,飞奔前往正和婴蛇搏斗的寒锋。邱道子紧随其后,面如他自己所设置的陷阱之中。他想那两人修为高深,且是各自宗门内的天骄,护身法器应当不少,这些符的威力应该不足以使二人丧命。

  寒锋激斗正酣,婴蛇此时不是他的对手,身上鳞甲碎裂,鲜血横流,獠牙也被生生打断几根,在地上匍匐着。

  这只困兽今日难逃一劫!

  它也明白自身的处境,嘶鸣一声,身体骤起,做最后的挣扎。

  寒锋直接迎上,他已是胜券在握。

  突然,他瞥见李清一和邱道子二人飞奔而来,担心自己误伤到他二人,便瞅准机会一脚踢飞婴蛇。

  李清一赶到寒锋身边,告知邱道子埋符一事。

  寒锋问到:“那些符大概在什么地方?”

  慢一步赶到的邱道子指向婴蛇,那畜生的身躯正不断扭动,说道:“大概在那畜生那里……”

  三人齐看向婴蛇,惊觉不妙,婴蛇本就被寒锋踢至边界,又身形巨大,稍一扭动必然触发符印。

  邱道子吼道:“快躲啊!”

  李清一一把拽住寒锋和邱道子二人,扬起斗篷,护住他们的身形。

  “快藏到我这里!”

  黑色斗篷应声而变,完全掩藏住三人的身形。

  李清一话音未落,便被轰轰隆隆的爆裂声掩藏了。寒锋感到脚下地面在震动,只怕斗篷能挡得住伤害,他们三人不知会被炸飞到哪里,便凝出层层寒冰,外面阻挡在斗篷四周,里面将三人身体固定住。

  三人只听得震天的爆裂声,雷鸣声,山石碎裂声。连婴蛇的悲鸣都被掩盖住了,不可听闻。

  剧烈的冲击之下,就算是寒冰也无法稳固住三人的身体。在爆炸的冲击波中,他们只觉得自己被掀飞,不知飞了多远,不知撞到了什么才终于停了下来。

  爆炸声也终于消失,四周沉静下来,应该是结束了……

  “爆炸,结束了……”

  耳畔传来邱道子的声音,李清一掀开斗篷,三人站起身来,互相看着彼此。

  寒锋仍是没有什么表情,李清一悻悻地看着邱道子,邱道子面色有些尴尬。

  “你们都没事吧?”寒锋问道。

  李清一和邱道子二人摸了摸有点晕的脑袋,看着百丈之外的那一片平地,这冲击威力还真是厉害。李清一说道:“拜邱道兄所赐,还没有死。”

  这讥讽,邱道子也没法反驳,只能陪笑。这些符是他几年来的积蓄,顷刻间,消耗殆尽,现在的他真的是两袖空空,什么也没有了。

  寒锋指着远处婴蛇已焦黑的身体,说道:“这么大的威力,它应该死了吧?”

  三人来到焦黑的婴蛇身旁,发现它果然已没了气息。哪怕是它如此强横的肉体,也挡不住这样的冲击啊!

  “你这家伙还真是可怕!”李清一砸了咂嘴,对邱道子说道。

  寒锋说道:“恭喜邱兄,这婴蛇可算是你杀的了。你以后就是圣道院正式弟子了!”

  李清一也恭喜道:“唉,这三宗大会算是你圣道院优胜了。恭喜啊!圣道院,邱道子!”

  邱道子心中本还有一丝担心,寒锋和李清一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若他们想抢夺这只妖兽,自己根本毫无办法。

  而如今看来,自己是有些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邱道子缓缓一笑,向二人致谢。

  若不是有他二人在,自己断无可能杀了这婴蛇。

  三人回到庙中,告知琴老婴蛇已除。

  趁着兴头,几人切了些蛇肉来烤,李清一收了乾坤碗,一化为四,乾坤壶中酒,痛饮了一整天。

  次日,几人即将分别。邱道子把蛇头给了寒锋,蛇身及妖丹自己收进了捡到的储物袋中——以后便是他的储物袋了。

  三人虽相处时日不多,但性情相投,几日间已相熟了。离别之际,邱道子给了他二人每人一套符。

  “这是我遗照古籍,苦心钻研了多年的符,一套八张,合八卦之术。虽然是我做的符,但修为所限,不能发挥全部威力来。但其威力窥之一二,心知这套符不可小觑,使用时需多加慎重。”

  二人见过邱道子之前符的威力,深知他的符厉害,能将一阶符的威力提升到四阶的水平,欣喜收下。

  寒锋给了二人每人一支玉简。

  “我复刻了两份风行步的身法要诀。只因这是残卷,只有前两层,二位不要嫌弃。”

  寒锋无法器傍身,亦不能拿寒冰谷的功法,术法出来。但居然拿出上古的身法残卷,虽是残卷,却是无价之物。这实在是厚重。

  李清一给了寒锋一对短刀——清泉剑宗打造的,给邱道子他身上的斗篷,说是怕邱道子修为底下,被人殴打欺辱,特此相赠。

  邱道子思虑一下,问向寒锋能否相换。

  李清一有些不喜:“嘿,你个家伙,嫌我送你的不好是吧,我跟你说,这斗篷可是……”

  邱道子连忙打断道:“这斗篷的厉害我自然是知晓的,你也说了我修为底下,又无人脉,而圣道院中鱼龙混杂,我若穿着这斗篷,定然会让人眼红。到时,这斗篷怕也救不了我的命。短刀则好隐藏,而寒锋兄是修为高深,又是寒冰谷大弟子,想来没人敢打他的主意。”

  李清一听来也有些道理,便看向寒锋,寒锋自然是同意的。

  几人交换了离别赠礼,向琴老告别罢。

  “下次相见不知何时?”寒锋叹道。

  “嗯,该是三宗大会吧!”

  “那就是五十年后,你俩可都得好好活着,下次看我清泉剑宗如何优胜!”

  “寒冰谷可不会这样简单的答应。”

  “嘿,这次就是我圣道院优胜,下次也一样,你们都是陪跑的!”

  ……

  寒锋独自向北离去,李清一却说跑了这么远得好好玩一玩,就跟着邱道子一同向东走。

  琴老听着三人声音远去,手中的琴音却不曾停下,生命的琴弦一弹一奏都发出动人的声音。不知多久,他停下来,把琴交给身后的孩子。

  “我们也走吧。”

  “师傅,我们去哪儿?”

  “去哪儿吗……”

  他无所谓自己是谁,无所谓什么样的生活;无所谓从哪里来,也无所谓到哪里去。

  “去看看这个世界。”

  ……

  黄冥河一路向东奔腾而去,东边的孩子捡起的河上漂流的蛋。蛋壳覆盖着鳞片,硬得很。

  嘭的一声,蛋壳自己裂开。

  孩子欣喜向蛋隙看去,娇弱的小蛇慢悠悠地探出两个脑袋,绿油油的眼睛好看极了。

举报

作者感言

犬吠瓜呱

犬吠瓜呱

正文明天发布,想要看正文剧情的书友,跳过这几篇楔子也无妨。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2020-06-27 11:4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