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一命生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一命生世

犬吠瓜呱

  • 仙侠

    类型
  • 2020.06.26上架
  • 10.68

    连载(字)

70位书友共同开启《一命生世》的仙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楔子(一)

一命生世 犬吠瓜呱 5044 2020.06.24 18:50

  东胜州,狄山。

  黄冥河奔流不息,养育着狄山草木繁盛。

  邱道子身形隐藏在树木枝叶中,目光死死盯住前方的一处山洞,那里睡着一只妖兽,婴蛇。

  他在树梢上蹲了半天,终于等到婴蛇睡去。

  邱道子暗思:这婴蛇果然狡猾,一路搜寻下来,它从不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天。而看它的路线是要想北方走,看来是想逃离东胜洲。这一路逃来,不知道它又害了多少性命!

  邱道子待婴蛇在山洞里躺了半个时辰,才确定它是真的睡着了。

  他端了端身上鼓鼓囊囊的口袋,里面装的都是对付这婴蛇的家伙。他已想好了对策。

  待会他先悄悄地从树上下去,摸到洞口。在洞里摆满炎火符、惊雷符,硫磺,硝石,再在洞口布满隔界符。这个山洞只有这一个入口,而洞口的隔界符就会把它困在里面,他只要走远一点,引爆炎火符和惊雷符!

  就算这几百张符的威力不够将它击杀,也足够炸塌山洞,到时候不信一座山还压不死它!

  很多时候,那些事先策划已久、看似准备周全的行动,却往往会因为一些意想不到的因素而流产。

  邱道子觉得这是最好的方案了,他很满意,得到这只悬赏的婴蛇,圣道院仿佛触手可及。他慢慢从树上下来,可脚还未落地,咔嚓咔嚓,地上的枯枝被他踩断。

  邱道子暗叫不好!

  这婴蛇怎么这么狡猾,仔细一看,山洞周遭都被它布上枯枝,若有什么物什接近,它一定会发觉的。

  邱道子恨自己太过于关注那条蛇的动静了,反而忽视了周围的情况。

  他还未转过身子,轰隆一声响动,一团黑影将他笼罩。

  邱道子心中默念镇定,镇定!身上还挂着神隐符,自己的身体,气味都不可寻觅,它发现不了的,它发现不了的……

  邱道子调整好呼吸,慢慢转过头,只见一条巨蟒正在自己面前,吓得他一身冷汗,双腿发软,若不是扶着树,就一屁股坐到地上去了。

  比整只水牛还大的脑袋,两根骨刺从眉骨后延伸出去,绿油油的眼睛正在寻觅着什么。蜿蜒的身躯足有几百尺,成人合抱粗细。

  邱道子知道如果正面碰上这凶兽,自己只会成为它的食物,他可能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最糟糕的情况就这么突然摆在眼前,邱道子一时手足无措,只能祈祷它和那些蠢笨的妖兽一样,发现不了自己。

  婴蛇听到声音是从这里传来的,却没有见到任何活物。它有绿油油的眼睛眯了起来,须臾,抬起脑袋,朝着那棵树吼去。

  腥臭的风喷向邱道子,他一屁股坐到地上。腥风顺势掀飞了他身上的神隐符。

  这下子可真是最糟的情况了。

  邱道子看见婴蛇咧了咧嘴角,露出渗人的獠牙来。

  它是在嘲笑我吗?

  邱道子来不及愤怒,婴蛇张开巨口,向他扑来。邱道子一只手撑地,一只手顺势从屁股后的口袋里抓出一把隔界符。隔绝,界离,邱道子身前的空气瞬间凝固,如一堵墙将他身体罩住。

  婴蛇一头撞上结界,轰的一声,婴蛇没能撞碎这屏障,庞大的躯体向后退去,晃了晃脑袋。它扭动身子,带起粗壮的尾巴,高高拍下。

  音爆之声在邱道子耳边轰然作响,但他并没有躲避的意思,双手在周身搜寻着。

  轰,又一声巨响,婴蛇的尾巴与屏障碰撞所带起的沙石一时间遮住了邱道子的视线。待烟尘稍微消散,他瞥见刚才的隔界符大多数已经消失,失去效果,屏障也几近破碎,剩下的这些隔界符看来只能勉强撑住一次冲击。

  邱道子此刻要说不慌是不可能的,他在圣道院只是个杂扫的,不像正式弟子般接受过训练,也从没有过只身一人面对这种凶兽。

  纵是如此,坐以待毙从来不是他的风格!他谋划了这么久,日复一日的打杂,终于得知圣道院通缉婴蛇的消息,到制备符器,准备丹药,独自一人踏遍黄土,搜寻足迹至今,花费了他多少功夫。

  现在终于能直面婴蛇,说什么也要拼上一把。

  他一手拿着神隐符,一手抓着一把炎火符,定了定眼睛,顺了顺气息,只看着硕大的尾巴将要砸下来!

  生死一搏!

  突然,几声尖锐的声音响起,婴蛇绿油油的眸子一怔,将要劈落下来尾巴转向身前半空,横扫而去。

  数根手臂粗细的冰锥夹杂着刺耳的声音飞袭而来,冲向婴蛇的巨尾。乒乒乓乓,冰锥碰撞后炸裂开来,化为冰雾,将婴蛇的尾巴覆盖上一层冰霜。

  而这冰霜,凝固住他的尾部后,正沿着身躯极速蔓延,这刺骨的寒气会把他的整个身子冻住。

  婴蛇身形退后,胡乱地甩动被冻住的尾部,想要将那里的冰砸裂。婴蛇带起的砂石烟尘,让邱道子目不能视,虽是个逃离的好机会,却不知方向。

  就在此刻,邱道子感到身后有人将自己一把拎住,下一息,自己已在百丈之外。

  “太危险了,你先在此处别动。”

  邱道子定睛,寻声一看,身边的那人身形高大,有棱有角的面庞,带着几分坚毅的味道。淡淡的声音听不出感情,面若平湖,黝黑的眸子波澜不惊。

  他看着不远处的婴蛇,不断扭动着身躯胡乱拍打着,已把身上的寒冰尽数去除。

  邱道子听闻身后又传来脚步声,回头看去,苍髯白发的老者正缓步走来,脸上满是风霜的痕迹。岁月磨就的安详的声音传来:

  “寒锋小友,你且去吧,这位道友我先看护着。这凶兽比之前如何?”

  “身形大了许多,不知又害了多少人性命。”寒锋攥紧了双手。

  “可不能再放纵它这么肆意妄为了,否则不知还会有多少无辜性命被它葬送。到时候怕是我们也拿它没有办法。”老者说道。

  寒锋点了点头,身影即刻从邱道子面前消失。

  邱道子听闻“寒锋”这个名字,脑中才忽然想起来什么。

  那少年所穿青衫上是云凝山岭,雪笼峰头的纹样图案,邱道子刚才就觉得看着眼熟,觉得似是某个宗门的衣衫样式。只是他把东胜州的宗门想了个遍,也没有记起。直到听到“寒锋”这个名字,他才恍然惊觉,这个图案正是北俱洲的宗门,寒冰谷的衣衫样式!

  寒冰谷之于北俱洲,正如圣道院之于东胜州一般,是一洲中不容分说的霸主宗门。而“寒锋”这个名字,更是无人不知——寒冰谷掌门之子,座下首徒,这一辈弟子中的翘楚。

  这个名字在三洲中广为流传,邱道子心中惊异,寒锋他来东胜州做什么?难道是为了那条婴蛇吗?他那种身份的人,会为了一只妖兽而不远千万里跨越洲界?这只妖兽身上有什么秘密?

  邱道子心中的疑问一个接一个的涌现出来,只有一点他可以确认,如果他真的是寒锋,那么自己得到这只婴蛇的希望就很渺茫了。

  突然一股温和的真气流入体内,在邱道子周身流动。身后那白发苍苍的老者不知何时一只手已经搭上了他的后背。

  邱道子此时也是不敢有什么动作,他感觉到那股真气的纯厚,老者实力远在他之上。就算老者此时有杀心,自己也毫无办法。担惊受怕了一会,老者的手总算是放开了。

  “老朽刚冒昧替道友查看了一番,还好并未有伤,此妖兽实力强横,实是万幸。”

  “多谢前辈,方才情况危急之时,多亏那位道兄救了我,这才没受伤害。”邱道子回身回话时,才发现这老者双目无光,原来竟是个瞎子。

  “哦,你的声音听来也应该是个少年吧,和寒锋小友该是差不多的年纪,寒锋小友就是刚才救你的那位少年。”

  果真是寒锋!邱道子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老朽我目不能视,小友可否告知寒锋小友和那婴蛇如何了?”邱道子看着寒锋和婴蛇缠斗,说道:“难分高低。”

  “嗯……”老者沧桑的脸凝重起来。“几个月前,这妖兽还不是寒锋小友的对手,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成长至此了!”

  寒锋站在树梢顶上,看着婴蛇不断扭动身体想要把身上冰霜弄碎裂。

  寒锋数月前曾与婴蛇交过手,那时他尚可以压制这妖兽。婴蛇体表虽覆盖着极其坚硬的鳞片,却还是釉一些地方被他徒手击碎,留下创伤。

  此时他正在寻找这些曾留下创伤的地方。然而曾经的那些创口,大多已完全痊愈了,重新覆盖上坚硬的鳞片。

  婴蛇此时已经完全摆脱了那麻烦的寒冰,露出鲜明漂亮的蛇鳞来。巨大的脑袋横在寒锋身前,渗人的绿色眼睛死死的盯他,鼻孔里腥臭的风扇动他的衣衫,猎猎作响。

  寒锋面色不改,还是在它的身躯上寻找。

  婴蛇突然张开巨口,对着寒锋就要咬下去。

  寒锋终于像是找到了什么,双掌中真元凝聚,极寒的真气在他的手上覆盖上一层冰甲,下一息身形已不见。

  婴蛇巨口咬下,那根巨木也被咬碎,却没有碰到寒锋。

  寒锋寻到婴蛇身躯中尚未恢复的创伤部位,现在他已身在此处。

  这妖兽的恢复能力真是惊人,巨大的鳞片宛如盔甲,将婴蛇巨大的身躯保护起来,就算是寒锋也费了一番功夫才能击破这蛇鳞。

  重重蛇鳞保护住的身躯,唯有这一小块地方没有被覆盖到——之前被寒锋击碎还没有恢复的部位,露出殷红的肉来。

  寒锋运起真气,一掌拍下!阴寒的掌力直接闯入婴蛇躯体之中。

  即使是婴蛇这等强横的肉体,这直击血肉的一掌,也难以承受。婴蛇吃痛,张开血口,仰天嘶鸣。如婴孩哭泣般尖锐的叫声响彻山峦,哀转久绝。

  若是普通人在近处,定会被这叫声震碎魂灵。寒锋和老者修为尚高,还可抵御,邱道子的修为境界还差了婴蛇一截,这凄绝的叫声给他带来不小的冲击。

  老者盘腿坐下,从身后取下那把琴,放在腿上。枯槁的双手一挥,琴音清脆,传入邱道子耳中。瞬时间,邱道子感到灵台清明,脑袋不痛了,双目也清晰起来。

  “多谢前辈,没想到这婴蛇的声音竟有如此骇人的效果。”邱道子抱拳谢道。

  老者点了点头,摆手示意无需多言。

  邱道子定了定神,又看向那酣斗的一人一兽。

  婴蛇痛的翻滚起来,不断摇晃的身躯让寒锋难以找到那块裸露的区域。他索性跃至一旁的树梢顶上,运起真元,极寒的真气在他周身不断波动,在空中凝聚出数百根成人合抱粗细的冰刺。

  寒锋手一挥,冰刺夹杂着破空之声向着婴蛇席卷而去!

  刚才那一掌效果显著,婴蛇仍苦于压制体内不断流窜的阴寒之气,哪里又顾得上躲避这恐怖的冰刺。

  冰刺对着婴蛇的庞大的身躯轰炸,鲜亮的蛇鳞与尖锐的冰刺碰撞,强横的肉体不断地被冲击。刚开始它还能扭动身躯,发出悲鸣之声,渐渐的,婴蛇唯有盘起身躯,任由冰刺冲击它的身躯,静待这波攻势结束。

  寒锋此时已跳至半空中,脚下的山地早已在冰刺冲击之下千疮百孔,面目全非,没有好的落脚之地。

  他面容没有露出喜色,还和之前一样的凝重。他深知这样的攻击对现在的婴蛇而言,效果微乎其微,只是能暂时限制住它的行动罢了。若要想击杀,必须从那块裸露的部位进行攻击。

  婴蛇盘起的身躯用鳞片将自己保护住,先前的冲击并未击碎哪怕一块蛇鳞。墨绿色的蛇鳞在日光下鲜艳异常,闪出光辉来。

  寒锋眯起眼睛,突然一只巨大的蛇头张着血口飞射而来。寒锋反应迅速,在身前凝聚出一堵冰墙来。

  蛇头迎面撞上,这等冲击之下,冰墙仍未碎裂。

  寒锋深知不能久待,身形一闪,跑到其他地方。

  寒锋刚离开,巨大的蛇口一口咬碎冰墙,而嘴角处流出一行血迹。空中不见人影,绿油油的眸子里满是愤怒。

  婴蛇的身子落下还未稳住之时,寒锋正站在旁边的河面,双手插入河中,释放阴寒的真气,奔腾的水流都凝固住。

  突然,他身体暴起,边跑边从河中拖拽出一把巨大的冰锤来!

  邱道子此时已和老者来到更远处的地方,免得受到波及。邱道子看到那冰锤,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这哪里是冰锤,这就是一座山啊!

  寒锋全力舞动双臂,将如小山一般大小冰锤重重砸落。婴蛇来不及躲避,结结实实受了一击。

  轰!

  即便是在远处,邱道子这里受到的余威也不小,整个人都被震飞起来,他不禁骇然。

  寒锋站在地上,努力调整呼吸。冰锤击中了婴蛇,压在它的身躯之上。即便如此,他也没有丝毫放松的表情。

  啪,啪啪……

  这是冰碎裂的声音!而且越来越密集,终于,一声爆响,冰锤炸裂,四散的冰块飞射过来。寒锋尽力躲避,不妨黑影袭来,巨大的蛇尾拍中了他。

  寒锋的身体倒飞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山壁之上。

  寒锋吐了口血,拭去嘴角的血迹。虽无法器护身,但以他肉体之强,这种程度,还不至于受到多大伤害。

  那婴蛇看起来却是受伤不小,周身的鳞片已不再鲜亮,有裂痕蜿蜒,血迹爬布。有几处已完全脱落,露出渗人的血肉来。

  寒锋见此,拔身而上,一人一蛇便缠斗开来。

  邱道子本见寒锋已占上风,却不曾想他竟与妖兽肉搏起来。以人类之躯与妖兽近身肉搏,这实在难以想象。

  寒锋身形鬼魅,婴蛇那庞大的身躯反倒不如他灵活。而且之前留下多处创伤,正给了寒锋机会,抓住要害猛击。

  一时间,婴蛇竟无法招架。它想拉开距离,寒锋却也不给机会。

  它忽然瞥见邱道子二人,心中便有了打算。蛇尾抓住机会卷起一块巨石,向二人掷去。

  寒锋余光瞥了巨石飞去的方向,竟是邱道子和老者二人所在之处,不禁分神。婴蛇趁机将寒锋击飞,身形一转,钻入旁边的黄冥河中,远遁去了。

  邱道子远见巨石飞来,叫道:“不好,那畜生掷了块飞石过来!”

  他料想是躲不开的,没有办法,只得把剩下的隔界符全部拿出——虽然也不剩多少——放置在二人面前空中。

  飞石即刻便至,身旁忽然传来一阵琴音,将飞石击碎。

  “小友莫惊,老朽虽不擅长与人搏斗,但自保之术还是有的。”老者话语间倒是轻松。

  邱道子感慨万千,若是他是圣道院正式弟子,就不会这么狼狈了吧。

  几个被击飞的碎石块撞在邱道子的结界前,被结结实实的挡住,落在地上,发出“嗒嗒”的声音,混入山上众多碎石中,不可寻迹。

  邱道子拿起一块碎石,装进自己的身上。

  寒锋也来到二人面前,见他们应该都没收到伤害。回身看向那条河,湍急的水流裹挟夕阳余晖,向着山南一路奔驰而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