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吾皇,万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致命防御(今日一更,四千二百字大章)

吾皇,万岁 龙鳞道 4211 2018.11.25 00:01

  最终大朱吾皇还是憋住了。

  一来,蜜儿和传说中的正统蚁后实在不像,没啥说服力。

  二来,自己姥爷就是院长,自己一个小屁孩去搞个副院长,虽然从能力和人品以及个人魅力上来说,那是绰绰有余的,但别人会咋想?

  就算老院长虎威犹存,但这毕竟是联盟学院啊,又不是虎族学院...

  ......

  钟楼内部别有洞天,上面几层都是老院长办公和实验的场所,但竟然还有地下建筑。

  顺着一个弧形的楼梯往下走了几层,前方出现了一条散发着幽幽莹光的甬道,倒和蚁族挖掘出来的地下空间有几分相像。

  老院长将大朱吾皇带到了最深处的一间密室门口,朝里面指了指,又掏出一枚文字传讯晶塞在他手里:“小家伙,这几天你就待在这吧,想吃什么,需要什么,尽管说,用文字传讯晶就好...你艳姨会帮你安排好的!”

  “我也姓胡,单名一个艳字!”两人身后,那位狐族助理笑眯眯的点了点头。

  “你堂堂一位虎族大佬身旁老跟着一个狐族美女,也不怕人家是詹母斯?这其中肯定有点故事吧?”

  大朱吾皇眼珠子转了转,觉得还是别去打听自家姥爷的私生活比较合适,索性腆着脸乖巧的喊了一声姐,换来了虎王一个白眼,却把胡艳逗的前仰后合,乐不可支。

  “竟然给了怨气值,肯定有奸情...咦,这家伙怎么还跟着我?我没点隐私的嘛?”

  抱着晶洞钻进密室后,大朱吾皇还没忘记鄙视自家姥爷一句,忽然发现身后还跟着一位,大为惊异。

  “这算啥?人肉监视器?”

  回头看看,外面的甬道里人影都没了,后面这家伙傻呵呵的站在那一动不动。

  大朱吾皇忽然心中一动,试探着朝他挥了挥手,朝着门外一指:“出去!”

  胡万古乖乖的转身,站到了门外。

  “不会是蜜儿搞的鬼吧?她不是有个天赋叫奴役魂索嘛?有点像...”

  大朱吾皇立马反应了过来,朝脑海中的宠物空间张望了一眼,小家伙团成一团睡的正香,嘀咕了两句,指挥着胡万古将门关上也就没再多管。

  四周张望了一下,这才发现,别看外头阴阴暗暗的,里面这待遇都快赶上国宾馆了,这叫一个奢华考究。

  “这里不会是老头子和那位艳姨的作战室吧?很有可能啊...嗯,我是个有洁癖的人...”

  大朱吾皇翘着指头将那张三米大床上厚厚的一层丝麻状的垫子扯了下来,直接回本溯源。

  以他如今的身家,那几点的双值自然是算不得什么了,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

  但这次倒是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外,那一条条褐色的草茎竟然给了一万点双值...

  “我艹,刚才那玩意不会是什么宝贝吧...”

  他有点蒙,不过也没多想,先用手摁了摁床,觉得够结实,这才一屁股坐了上去。

  总算可以好好研究研究自己觉醒的这倒是算啥玩意了。

  ......

  要说这天赋的名字倒是不错,致命防御,效果看起来也是棒棒哒——瞬间强化致命部位防御力,减轻伤害。

  听起来是不是挺给力?而且和天意丹给的天赋金枪不倒很搭啊...

  对大朱吾皇来说,能增加活命概率的,那都是神技!

  但等你深入了解之后才会发现,这尼玛又是个坑货!

  天赋,致命防御,觉醒境,强化部位——头部。

  头部是啥概念,你特么直接就说脸就行了啊!

  你这意思就是老子日后脸皮厚度天下无敌?

  和谁打架都先把脸凑过去?打我啊打我啊?

  人家的天赋biubiubiu的,最不济也来个狂化变身,我这算啥?

  我那么腼腆害羞的一个少年,这种天赋,我都没脸拿出去说好嘛!

  大朱吾皇惆怅到想死!

  不过好歹还是有些好处的,觉醒后,他觉得整个人似乎又脱胎换骨了一次,那三尺来高、周长一米多的晶洞总得有个几百斤,可抱在怀里轻飘飘的。

  最关键的是,他好歹成了那十分之一的成员之一,也有了盼头,毕竟金枪不倒也是跟他境界挂钩的,到了浅显境,又能多几条命。

  而且觉醒后每一个境界不仅仅和天赋有关,那是从肉体到精神,全方位的提升,总是有用的。

  不过要怎么来提升境界呢?

  大朱吾皇蹲在床上仔细想了想,似乎所有的记载中都说了,至少在融汇境之前,只需要不断的堆积资源就行,自然水到渠成。

  简而言之,就是吃!

  无论是药剂还是某些充满了能量的变异兽肉再到传说中的天材地宝,只要你塞得下、消化得掉,那就往里面塞,每一个天才,在这种阶段,比的不是你的天分有多好,而是消化能力有多强。

  这样的情况要维持到精英境,这时候才会出现一道大的分水岭,需要看基因融合的程度以及所觉醒天赋的潜力了。

  “这么说起来,其实咱们大朱族也不是一无是处啊...至少在消化能力上来说,谁比得上?”

  忽然发现了自己一个优点,大朱吾皇又开心了起来,直接拿出文字传讯晶,发了条讯息。

  胡艳刚跟着老院长走到办公室,口袋里的文字传讯晶就震动了起来,拿出来一看,苦笑着递了过去:“院长,您看...”

  “嗯?”老头眉头一皱,接过来扫了两眼,胡子都气的笔笔直:“这小子真够胡闹的...这些东西,是他现在能用得上的?也不怕撑死!”

  巴掌大的文字传讯晶上密密麻麻布满了蝇头小字,大朱吾皇皮厚的很,跟自家姥爷也不见外,反正尽拣好的挑,几乎把图书馆里那一本新历药剂学上记载的顶级资源都写了个遍。

  可这是不见外的事嘛?

  那些玩意,有大部分连虎王都没见过,只有一小部分学院中有些库存,但他是什么境界?就算有大朱族的消化天赋,又有屁用?

  不过想了想,虎王还是叹了口气,将文字传讯晶递了回去,随手在上面指了指:“这几样比较温和,给他准备点吧...还有,再准备三份基因诱导药剂,给他送过去!”

  “对了,再把我当年在融汇境之前的笔记抄录一份,嗯,似乎学院里还有一份你们狐族那位老祖宗的笔记,也拿去吧!”

  “院长大人这是怎么了?当年那位虎族第二天才都没这待遇啊...”

  胡艳吓了一跳,她可不知道老爷子把原液都拿出来了,这些玩意又算得了啥?

  不过她素来只做不问,直接答应了一声,便去准备。

  刚出门,眼睛便掠到了一道身影,连忙躬身示礼让到了一边。

  花满天负手而行,到了她身边,脚步一顿,轻声说道:“有空回家看看...嗯,虎王可在?”

  前半句还温情脉脉,后半句那语气却忽然凌厉了起来。

  他久居上位,和颜悦色时令人如沐春风,但此时面色一凝,那气势却迥异常人,有种泰山压顶的味道。

  胡艳身子一颤,尚未回答,一旁的大门中已传来了老院长的冷笑声:“老狐狸,你来找我就找我,吓唬孩子干嘛?”

  “我和自家闺女说几句话都不成嘛?”

  花满天洒然一笑,朝着胡艳挥了挥手,大步入内。

  虎王正端着茶壶蹲在窗边修剪着一株蓖麻似的植物,听到脚步声,头也不回一下,直接了当的说道:“老狐狸,你如果是来兴师问罪的,那就请回...如果是准备来和我讲讲道理的...嗯,也请回...”

  “老伙计,你这脾气啥时候能改改?”

  花满天苦笑着在他身边蹲了下来,伸手拨弄了一下面前那爪子一样的五瓣叶片,那株植物竟然发出了吱吱的叫声,那张叶片直接攥成了拳头状,他眼睛一亮,转而问道:“龙血草培育成功了?”

  “成功?还早呢...”虎王单手一挥,用掌心中的玉剪将一根裸露在外的根部截断,又用指尖轻轻的安抚了一下,这才站了起来,反手朝花满天指了指:“你也别废话了,今天这事,不怪我家那小子...喏,那有块留影石,当时发生了什么,都有...是你家那小兔崽子先出的手!”

  花满天紧跟着站了起来,朝一旁看了看,笑道:“那小子自己不争气,能怪谁?不过万古他...”

  虎王依旧低头看着那株龙血草,闻言轻轻的哼了一声:“那小子对我不敬,自然是要吃点苦头的,我准备留他在学院里回炉改造几天,你有意见?”

  花满天摇了摇头:“方才家里那几个找上门,我便和他们说过了,万古这些年越显跋扈,早该磨炼磨炼了...你不出手,我也会出手。来之前,我已把他那天京巡守下了,只要在长老会那走个流程,裂地的任命便能下来。”

  虎王眉头一皱,这才挺起了腰,转身朝他看去,半晌才叹道:“老狐狸,要玩心眼,谁玩得过你们这一窝狐狸精?你也别和我打哑谜了,有事直说便是!”

  花满天呵呵笑着,转身走到了沙发旁,舒舒服服的坐了下来,而后从怀里掏出了一颗留影石,朝一旁的桌子努了努嘴:“你那有一颗,我也正好有一颗...芒克族的那老小子挺会做人的...公平的很!”

  “那个红屁股的王八蛋!老子就知道...结果太兴奋,忘记了!”

  虎王面色一变,气呼呼的将手中的玉剪往窗台上一扔,转身走了过去,在花满天身旁一屁股坐下,叹了口气:“我可不是存心瞒着你...你也知道的...”

  他话还没说完,花满天已经连连摆手:“那么多年老弟兄,我还能不知道你?这事,确实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他面露兴奋之色,朝门外张望了眼,低声问道:“这么说来,是真的?”

  虎王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摇头叹道:“老狐狸,你连自己女儿都信不过嘛?放心好了,这丫头,比你都靠得住!嗯,确实觉醒了,而且天赋预演就像你想的那样...”

  “此乃联盟大幸!”花满天嘴角一弯,划出了一丝灿烂的笑意,伸手掏出了一块文字传讯晶,指尖飞速掠动,传出了讯息。

  看到那简短的讯息,虎王瞳孔一缩,却未多言。

  悟空连锁号称无国界企业,但背后怎会没有西洋国的影子?只是大家心照不宣而已。

  这事,花满天不做,他也会做!

  至于狐族那边,他倒并不担心。

  事关联盟的未来,在这种问题上,他们绝不会暗中使绊。

  联盟数百个种族,虽然互相之间也有勾心斗角之事,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其实早已血脉相融,哪里还真能分得清你我?

  就连花满天,前几辈的嫡系血亲中,也有虎族血脉。

  对内,虽偶有纷争,对外,绝对同心协力,这也是联盟能一直屹立不倒的底蕴之一。

  当年那位提出繁衍战争的先辈,功高盖世!

  传讯之后,花满天这才朝着虎王摇头叹道:“谁能想得到,当年的笑话,日后可能会成为传奇!就算输了一场,但老伙计,你也赚到了!”

  虎王哼哼了两声:“事到如今,你还看不出来?那小家伙就是返祖体质,哪点象大朱族了?当年那鉴定师,真是该死!”

  花满天低声笑道:“小家伙出生时我也见过,白白胖胖一个小肉球,叫我是鉴定师,定然也是判给大朱族的...谁又能想得到呢...”

  他眼珠一转,兴致勃勃的问道:“算算日子,那小家伙刚刚成年,还未娶亲吧?怎么样,我几个重孙女都不错,回头让他们自己接触接触?”

  虎王撸着横须得意的笑了:“你可来晚了,相树那小子已经把轻柳那丫头许过来了...”

  花满天一愣:“什么时候的事?那小疯子消息怎么可能比我还灵通?”

  “就在前几日。”

  花满天奇道:“怪了,相族这么多年就出了这一个宝贝疙瘩,那时候小家伙还没觉醒,他怎么舍得?”

  虎王倒是没多想,如今的他,觉得在自己那宝贝外孙身上发生什么都不奇怪,闻言笑道:“说明那小疯子慧眼识珠啊!”

  花满天嗤笑了一声:“就他那德行还慧眼识珠?这其中,只怕是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事情,轻柳那小丫头,估计是被这不靠谱的爹给卖了...”

  他静静的想了想,说道:“那小丫头脾气温婉的很,又同是返祖体质,两人确实珠联璧合...不过那小家伙的血脉,我们狐族总不能少吧?老伙计,这事,你得做主!联盟这么多年才盼到一个,不好好开枝散叶怎么行?”

  虎王捻须微笑,和花满天互视了一眼,轻轻点头!

  一切,为了联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