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吾皇,万岁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公主驾到(四千三百字大章)

吾皇,万岁 龙鳞道 4326 2018.12.02 00:01

  龙族这次进来了八百多个,这实力的对比,大朱吾皇倒不是没想过。

  但他也苦逼啊...

  那债务沉甸甸的挂在脑袋上,动不动就要死全家,就这点时间,什么机会都不能放过了。

  瞧,这一站出来,立马就有上千点崇拜值到账,虽然好像怨气值更多了点,不过瑕不掩瑜,收获还是不小的。

  而且自己虽然菜鸟了些,但还有蜜儿啊。

  那可宗师境巅峰,这里最高不过精英境,就算你龙族战力再强,跨上一个大境界了不起了吧?但在宗师面前又算个鸟?

  信不信我让咱家的小宝贝丢个精神风暴过去,让你们都变白痴?

  底牌三个A,大朱吾皇说话嗓门都不一样了,脑袋比龙族昂的还高,一只手勾着一脸窘逼的犀雄,另一只手朝着龙宣勾了勾:“你,过来!刚才就是你出的手吧?咱们得谈谈!”

  他也不管人家答应不答应,直接絮絮叨叨的嘀咕了起来:“这一道伤痕就是一个家庭,我数数啊...一二三四...我艹,你丫怎么才四个爪子?残疾?算了,就算四条吧...一个家庭一百极品元气石,那就是四百,精神损失费另计...”

  “你个死胖子等着!”

  龙宣脸色铁青,朝着他身后一群虎视眈眈的精英境战士看了看,还真不敢过去,仰首便发出了一声穿云裂帛的龙吟,随后,四面八方一声声回应响起,将大朱吾皇的声音全部盖了下去。

  “我艹,比嗓门大嘛?”

  大朱吾皇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骂娘,身后几位虎族汉子已经面色一变,一把拉住了他胳膊,将他和犀雄拽了回去,而后团团围住,警惕的朝着四周张望着。

  山海联盟的这个营地处于瀛洲空间边缘,乃是一个四面峭壁的谷地,每一侧都有山洞可以通向外面的密林。

  经过多年的开荒,周边数百里都已勘测清楚。

  在营地前方几十公里外,有一条河流,河流这一侧并没有什么凶猛的土著妖兽出现,相对安全,但对岸则是未知区域,说是未知,并非没有人前去探索过,只是很少有人回来、资料不够详尽而已。

  所谓的相对安全,还真只是相对而已。

  瀛洲空间中,哪怕一只小小的甲虫、一株不起眼的小草都有可能是剧毒之物,除了已经被完全清理干净的营地之外,哪有什么真正的安全所在?

  而在营地的背后十公里处,就是所谓的空间壁障,矗立着一片光幕,任何生物都触之必死。

  虽然龙族从未进过瀛洲空间,但是从四海帝国那早已得知了详尽的情报,自然也不会陌生。

  这次来瀛洲空间,龙族一方大部分都是从山海联盟方向进入,原本就准备鹊巢鸠占。

  不过他们来的早,小公主天性好动,闲不住,一进来便兴冲冲的跑了出去,大部队只能跟上,只留下了龙宣他们看家。

  等到山海联盟的觉醒者进入,这几位就想着在小公主面前表现一下,直接将他们赶走了事。

  想想四海帝国那尿性,同为五大势力的山海联盟应该也强不到哪去,没看见咱们老祖宗前面那么霸气,他们连个屁都不敢放嘛?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直接踢到了铁板,人家根本不卖账,最后还冒出了个小胖子准备敲竹杠...

  这剧情不对啊,不应该是我们龙躯一振,你们倒头便拜,而后乖乖滚蛋的嘛?

  龙宣充满憋屈的瞪着那死胖子。

  刚才已经放了你们一马,互相留点面子,等小公主回来也好说是由于她不在,咱们不敢擅自做主,面子里子还都在,你特么非要自己作死,还把我们拖下水!

  大朱吾皇可没什么正在作死的路上飞奔的觉悟,他稳的很,只是这越来越多的怨气值是怎么回事?

  龙族的也就算了,自己人也哗啦啦的奉献,这是几个意思?我要的是崇拜值啊!

  当那一声声龙吟响起之后,所有联盟的觉醒者都默不作声的做好了战斗的准备,一旁十几位狐族精英境战士对视了一眼,也走到了大朱吾皇的身边。

  来时大长老千叮万嘱,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安全,虽然不知道他老人家为什么对这小胖子这么看重,但在族内,大长老的睿智唯有那位‘太后’才敢质疑,对他们来说,那就是圣旨。

  很快,四周的洞穴之中便传来了阵阵脚步声,一位位龙族匆匆赶回。

  一个身材挺拔、身着一身银袍的年轻人朝着谷地四周扫视了几眼,带着身后的同伴走了过来,低声喝问道:“龙宣,你是吃饱了撑的嘛!?乱传警讯?不知道小公主正在兴头上?”

  “望天哥...”

  龙宣阴沉着脸将他拽到了一旁嘀咕了几句,龙望天眉头越皱越紧,频频抬头朝联盟众人所在的方向看去。

  此时,龙族之人已有大半赶了回来,到了谷内之后,却发现并无异常,一个个面色不豫的走了过来。

  龙望天左右看了几眼,没见到那熟悉的身影,便着一位和他同样装束的年轻人走去,轻声问道:“百战,小公主呢?”

  “公主殿下在河畔发现了一只妖兽,正带着人追捕呢,不过应该也快要回来了...方才那警讯是怎么回事?”

  龙望天冷笑了一声,朝着联盟一方努了努嘴:“龙宣想让那些土包子挪挪地儿,结果人家不给面子,而后龙宣提议比划几下,要是赢了,就让他们走人...结果那些土包子输了还想动手...咱们在这就十来个人,也只能传讯了...”

  “还有这种事?”

  龙百战剑眉一竖,冷森森的朝着联盟一方看去,正好看见一个小胖子被一群精英境觉醒者团团围着,在人缝里朝自己比划着中指。

  大朱吾皇很着急,场面越来越大,这时候能露个脸,双值肯定哗啦啦的,可身旁这些个叔叔伯伯很不懂事,硬生生拖着他不让动,这简直就是断人财路好不好!

  好歹咱都有点亲戚关系,我可不保证系统让我死全家的时候不连累你们哈...

  “哟,那龙族的小白脸还朝我吹胡子瞪眼睛?你这算是挑衅嘛?”

  见他还想蹦跶,几位虎族战士拼命将他拽住,大朱吾皇挣扎着,在人缝中竖起手指朝龙百战的方向指了指,很诚恳的提醒道:“诸位叔叔伯伯们,看见没,那家伙嚣张成那样,都斜着眼睛看咱们...你们这都能忍?我提议,为了联盟!和他们干!”

  身旁一群虎族和狐族的精英境战士一脸黑线,把他掐死的心都有。

  干你妹啊!

  你特么都不看看什么形势!

  联盟的声誉固然重要,但咱们也不是傻子。

  现在旁边围着六七百位龙族觉醒者,精英境虽然不多,但龙族可都是能跨境战斗的。

  咱们这除了我们几个其他都是些小菜鸟,真要干起来了,估计撑不过一时半刻就会全军覆没。

  就算他们不敢下死手,但自取其辱很好玩嘛?

  ......

  龙族一方,龙望天朝着四周看了看,问道:“百战,人都到的差不多了,要不要直接将他们扔出去得了?省得扰了小公主的清净。”

  龙百战朝着联盟一方看了几眼,摇了摇头:“还是等小公主回来再说吧...这么热闹的事,她肯定喜欢的很,咱们擅作主张,吃力不讨好。”

  龙望天一愣,忽然明白了自己和对方的差距,怪不得人家能在小公主面前混的如鱼得水,这心思可比自己细多了。

  两人正说着话,谷地东侧的洞穴中就传来了几声低低的咆哮声,一头光是身高就超过五米、头生四角、面目狰狞的怪兽从里面一瘸一拐的走了出来,背上坐着一个唇红齿白、梳着两个丫髻的红衣女孩,正在那咯咯笑着,时不时就挥动着手里的皮鞭,给那怪兽来上几下。

  十来个龙族年轻人守候在旁,个个神情紧张。

  这头怪物他们七八人才搞定,可如今小公主竟然就这么把它当成了坐骑,万一这家伙野性大发,伤着了这位,自己回族里岂不是要被剥掉一层皮?

  凰思仙,整个龙族唯一一位异姓,但却是龙王最宠爱的掌上明珠,也是整个龙族之中,最不可招惹的存在。

  你惹了龙王,老人家看在都是自己后辈的份上说不定还和你摆事实讲道理,但惹了她...

  分分钟被吊起来抽啊,哪怕你是他亲儿子都没用...

  龙王这辈子后宫无数,但最爱的唯有一位,那是个神秘的女子,除了龙王外无人知道其来历,在龙族之中被称为凰后。

  当年龙王晋升登仙境后独闯祖龙空间,回来时,凰后便已跟在了他身边。

  有人说,她是祖龙空间内的土著。

  也有人说,祖龙空间内另有玄机,连通着某个更为玄妙的世界,而凰后便来自于那里。

  而后的数百年,两人几乎形影不离,最终,龙王将后宫全部遣散,龙族繁衍的任务交给了后辈,自己则窝在了祖龙空间,和凰后耳鬓厮磨。

  但很可惜,两人之间一直无后,直到十八年前,凰后才忽然有孕,并在两年后生下了一个女儿,然而,她自己却因为难产而死。

  龙王思念亡妻,故此给女儿冠以母姓,凰思仙也成了龙族唯一一位异姓公主。

  这位小公主是真正的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老爸是龙王,哥哥姐姐都比她要大上几百岁,如今都是龙族最顶尖的人物,个个都将她当成了宝贝一般呵护有加。

  她在龙族的辈分又高的离谱,这次进来的这批,别看年纪几乎都比她大,但那都是她重孙子辈了,哪个不得小心伺候着这位祖奶奶?

  最关键的是,就算不论辈分,光说实力,凰思仙都可以豪气干云的朝着他们挥挥手——一个能打的都没有!

  一个融汇境,能对着这么多精英境说出这种话,可见这小丫头有多妖孽了...

  凰思仙一回来,所有龙族的觉醒者立马全部围了过去,在她身旁身后整整齐齐的站成了一圈。

  “前面跑的那么快,现在都变瘸子了...嗯,不好玩!”

  凰思仙在那怪物上骑了半天也有点腻了,抽了两鞭,从咕咕上跳了下来。

  咕咕是她给这头怪兽取的名字,因为它吼起来的声音象癞蛤蟆一样...

  好吧,这也是个取名废。

  那怪兽欲哭无泪,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好好的在睡觉,被你们那么多人逮住揍了一顿不说,知道惹不起,老实还有错了?

  很快,凰思仙又找到了好玩的,兴致勃勃的指着联盟所在的方向问道:“他们是谁?嗯,有几个小姐姐长的好好看呢!”

  龙百战早已到了她身边,苦笑着用龙望天所言解释了一遍,而后请示道:“公主殿下,这些人对咱们龙族不敬,要怎么处置?”

  “不敬?”凰思仙扑闪着大眼睛奇道:“咱们龙族本来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啊...嗯,有什么敬不敬的?”

  “好吧,这话也只有你敢说...”

  龙百战都不知道该怎么答话了,凰思仙却眼睛一亮,拍手笑道:“对了,前面你说啥来着?比武嘛?好玩...那就继续啊!嗯,刚才我不在不算,现在我来当裁判,谁都不许赖啊!三局二...不不不,十场,先赢六场者为胜,谁输了谁走!这主意棒不棒?对啦,我既然是裁判就得公正,你们要是输了敢耍赖皮当心挨揍哈...”

  她觉得自己很是英明,拍着手在那笑着,声音清脆如黄鹂,咯咯的笑声在谷地里回荡不休。

  “你到底是哪边的?”龙族一方人人都一脸黑线。

  联盟这却是都松了口气。

  这位小公主第一次离开祖龙空间,在外界还真没人认得,不过看那样子,应该在龙族中地位颇高,有她在,看来还有回转的余地。

  真要是公平的单挑,虽然龙族号称单挑无敌,但联盟这精英巅峰、半只脚都跨进大师境的都有五位,龙族那最高不过是精英后期而已,还是有点把握的。

  况且,只要公平,输了让出地盘,这也合情合理,自己原本争的不就是一口气嘛?

  自从凰思仙出现之后,大朱吾皇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她。

  这又是一位没有半点种族特征的女孩。

  要说相貌,她和相轻柳属于完全两个类型,带着点童颜未改的稚气,更偏中性一些,很像上辈子一位童星饰演过的哪吒。

  哪吒、龙族...忽然想起传说中这位三太子的尿性,大朱吾皇乐了半天。

  从外表上来说,当然是相轻柳更为令人惊艳一些,但是,这女孩会让人感觉带着一种特殊的魅力。

  怎么形容呢...应该叫做仙气,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气质,加分极多。

  而且在性格上,一个温婉,一个天真烂漫,迥然不同,标准是春兰秋菊,各擅胜场。

  四海帝国那个土丫头其实也不错,就是那打扮实在让大朱吾皇有点遭不住,直接被他排除了。

  “比武后面不加招亲两字显的很low啊...”

  大朱吾皇对这一点颇有怨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