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明天我到哪儿去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觑怪物惊心动魄

明天我到哪儿去呢 长山 2867 2007.02.17 16:06

    一条河很快就亘在了西西与飞腿之前,它们便沿着河走,上面有金金它们引路,它们只要跟着走就是,方向它们倒不怕迷失。这条河是它们再熟悉不过的了,每每渴了,它们便向着一个方向走,在这个方向上它们总是能找到它们要喝的水。不过有些时候这条河里的水出奇的多,水从河里漫上来,入了树林,它们反倒得小心些。

  一路上,西西不断留心着周围的动静,就在这时,西西就觉得一切静了下来,原本烦躁地唱着它的歌的刚刚也停下了它的令它烦燥的嘴巴。这种静绝不是好兆头。这是西西得出的经验,如果你连鸟儿的歌声都听不到了,那就说明一定有大麻烦了。西西果断的停下来,向上仰望,果然,就见金金与刚刚一伙就停在它的上方的树枝上,还不时的用翅来做一些动作,嘴竟然不敢用来说话。

  西西立刻进入了十二分的警戒。飞腿跟上来了,西西忙的拍拍树,飞腿便停下来。看着它,西西用前脚做了一个小心的动作,飞腿明白便驻地不动。

  金金用翅一指前方,便不再动。

  西西顺着金金所指方向看了看,却什么也看不到,一丛绿叶挡了它的视线。西西小心的向前尽量不弄出声响。向前走了老远。透过枝叶缝隙,遥望之下,蓦地吃了一惊。

  就见一个硕大的怪物在河面上,一晃一晃,好像是在行走的样子,一摆一摆又好像是站不住脚。西西把眼前的枝枝完全拨开来,细看之下发现这怪物好像又是不动,它随着河水的波,一动一动,宛然如停在树上的儿随着枝的摆动而摆动。它躺在河面上,两头翘起,尖尖的样子,竟然是一个模样。西西分不清哪一个是头哪一个是尾。这一下西西可就糊涂了,它可从来没有见过两头一样的动物,它见过的动物哪一个没有头和尾呢?西西暗自对自己说:这个森林动物一定有它的头和尾,分不清它的头和尾是要吃大亏的。西西揉了揉它的小眼睛,快速的闪了闪。这一细看,西西不由得暗自高兴,原来如此。就见在靠近河边的那尖尖的一头,好像是有两个臂,它们随便的放在胸上,西西知道这是它的前臂了,有前臂便有后腿,便在另一尖头处细看却是什么也看不见。西西暗想:这怪物的腿一定在水里了,这是一个水怪了,这么大的一个家伙,那它的腿会有多粗呀,我的天!西西在心里不由得惊呼。

  腰身却是那么的宽,在它的腰上还有一个庞大的肚子,鼓鼓的,直从身上凸起来。看到这个肚子,西西的心都凉了。我的天,这样大的一个肚子就是它十个西西也别想填得满!西西的心里那是糟糕透了,暗暗念叨:这个怪物最好是吃草吃树枝,就像长颈鹿一样,倘若真的是吃肉,森林可就麻烦了!可又一想,就是吃树枝,那也是一个很大的量呀,不知道它有没有弟兄们,如果还有一个大大的族群,那这个森林可就要完了。更糟糕的是西西在那怪物的腰上看到了一个硕大的嘴巴,它张着口,好像那嘴根本闭不上,随时在等着吞吃一些东西。

  这时飞腿沉不住气了,它可是听了西西的吩咐在那儿不动的:“西西,看见什么了?”西西一惊,它早就把飞腿与金金和刚刚它们给忘了。它转过身来,向飞腿做了一个向前来的小心翼翼的动作。飞腿懂得,便向前靠拢。不发出声响。

  这是西西向金金和刚刚它们打了个招呼,压低了声音,说:“这个怪物的嘴可真大呀,你们在树梢上可别叫它给吃了。”它这一句话可把金金和刚刚它们吓得够呛。它们这会儿也正在猜疑那个大大的张开的肚子上是不是嘴巴,西西这一说,立刻得到了印证。它们又想到白鹭说的话,那句“我们离它们那么远也还被它们咬了一口”的话,立时又返回了它们的小脑壳。它们齐齐的一扑楞,向后便飞,飞了老远方才落下来。一时不敢飞过来。它们转过脸看时。却见只有金金还在那儿正随着树枝的起伏而起伏。包括刚刚在内的小鸟们相互看了看,不由得脸红起来,嘴上不说,心里暗赞:还是人家金金,金金就是金金,我们永远也比不上。它们心里那是由衷的佩服,尤其是刚刚,它对金金向来是不服气的。可现在是没得说了,想不服都不行了,你看人家那个沉稳的劲得,这辈子就怕也赶不上了,平时自己还一个劲的想抢风头,想在金金之前表现自己的厉害,可现在什么也不用比了,就这一下,自己就得甘拜下风,想到这儿不由得灰心丧气。

  其实它们又哪里知道金金的苦楚,自打飞上这个枝头时,它就注意到一个问题,就是小鸟们都排在了它的后面,就连一向好抢风头时刻想表现自己的刚刚也不再抢风头,跑到了后面,小心翼翼的不敢声张。这样自己就被放在了群鸟的最前面,本来鸟儿们飞的时候就只有一个头来引导方向,有句话不就是:鸟无头不飞么?可问题是,飞的时候是这样,可一旦落下来时,那可是围绕着的,没有什么方向可言的,现在可好,自从看见那怪物,大家一开始下落,可就都有了分寸,依次后排,俨然是一个队伍,它就是队长,它便是那个“出头鸟”了。金金立时又想到了那个小不点说的有关于白鹭说的那句话。金金心中那个后悔呀,自己光充英雄了,怎么就跑到前面了?就是和西西说那句话时,也是发着颤音,只是西西没听出来,就是听出来估计也得把那个当作是风儿的确作用。当西西说完那句“这个怪物的嘴可真大呀,你们在树上可别叫它们给吃了”的话时,以金金的反应最快,它的翅膀一振就要起来,可是它快,后面的鸟儿更快,一见它的翅动,早就一展翅,抹身便跑。可是由于金金时刻想着白鹭的那句话,耳朵中无意被西西灌了那句使它更为害怕的话,立时做出了一种下意识的反应。可是它忽略了它的脚下,它所站的位置就那么巧,它落脚的地方,就是两个树枝并排的地方,它立在一个枝上,翅一动,则枝一沉,当它脚下再一起之时却错动了方位,正好两枝一并恰就挤住了金金的脚,这一飞可就没飞起来。但是它耳里却听得清楚,它的好弟兄们早已飞得远了。这一惊更是厉害,再也没有斗志,在那儿麻爪了,飞不起来了。

  这时飞腿也已看到了怪物,耳听着西西的话,不由得四肢战栗,好像那个硕大的口随时都会把它给吃了。战栗的动作让周围的枝叶也发出声响。飞腿感觉到这一点,想让自己战得稳固一些可是怎么也站不住。还是那样栗栗的动。飞腿仰头看了一下西西,人家西西根本就没看它,还是在那专心看怪物,这一下放心了,西西并没注意到它的惊慌失措的神态。一下子又来了精神,暗道:西西这小家伙都不怕,我还怕个啥,心中激流涌动,把心一横,不再想令它害怕的事情,也像西西一样专心的看起动物来。说起来也怪,这腿立时也不再哆索。

  西西仔细的看时,又看到了一个问题,它发现这个庞大的怪物在它的头部,好像有一个细细的东西伸向岸边,而且好像是伸向了岸上的一棵树。看到这个西西有点放心,这个怪物好像有点像它想像的那样:它是吃树枝的。那个长长的东西应当是它的舌!它的舌正在吃树枝。得到这个结论,这让西西殊为欣慰,这就意味着这个怪物极有可能根本就不会以它们这些森林动物为食。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吃树枝并不一定不吃森林动物!它又想到了白鹭的那句话:我们离它们那么远也还被它们咬了一口。不由得一哆索,我的天,那个长长的东西不就是咬了白鹭一口的东西么?想到这儿身上战栗起来。树便发出有规律的蟋蟋簌簌的声响。随即一股尿意涌上来。尿点洒在树叶上发出啪啪的声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