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明天我到哪儿去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动地一响哪个不惊魂

明天我到哪儿去呢 长山 2745 2007.02.17 16:07

    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西西看得目瞪口呆,飞腿无言。又一声嘶鸣。西西向这个可怖的声音循去。又一个鲜艳的色彩,在那个大大的怪物身上,扑腾着,站起来,走了几步,又倒下来,翅没有停止,它用了它所有的力,向着另一个鲜艳色彩落下的地方,划着,划着,它已经知道,它再也没有能力到达那个地方了,可是它没有停止,它的翅没有停。

  它是谁,是金金,还是刚刚?西西,不知道;飞腿,也不知道。

  这个诡异的场面,让西西悸动,让飞腿心中的英雄气概不再。

  夕阳如血。

  夕阳下,河边的枝叶抖动,两个可爱的动物出现了。它们的出现让西西忘了这发生的一切。

  一前一后,树枝的晃动,两个怪物,西西和飞腿看的清楚。

  这是怎样的动物呵,身上竟然没有毛!唯一有毛的位置还是在最上面。黑黑的,那少而又少的毛,就那么盖在上面。西西在悸动之余感觉要呕吐了,这样的动物怎么在森林里也有,没有什么不行,在身上竟然没有毛。这有些使西西想不开,它所接触的森林朋友中,有谁没有毛呢,上到天上飞的,金金、刚刚、夜夜……下到地上走的,飞腿、老虎、老鼠,就连刺猬身上还有刺覆着呢,难道它们是蛇的同党?一想到蛇,西西呕吐的感觉加剧了,一定是蛇的一类!它们身上和蛇一样,光滑得没一点毛!

  飞腿看着这两个怪物,只感觉身上发冷,它看到这两个怪物竟然只用两个蹄子着地,而且这两个蹄子能不断的摆动向前走,就像飞累了的小鸟在地上挪动,可是人家小鸟只有两只脚,即便走也只是偶尔走几步罢啦,平时是用翅来飞的。可是这两怪物却是不同,它们和它飞腿一样有四个蹄子,它们的两个蹄子能用来站立,而时不时的做一点儿不长久的站立可是飞腿在做过某一件令它自己兴奋的事情时用以炫耀的动作,它也只是能那么做一小会儿,它飞腿是把这个本事当作一种骄傲的,可是现在看看这两怪物,飞腿在心理上实在无法接受,人家不但能能站立而且还能走,岂止如此,人家是持久的站立,和走。

  还有更令飞腿吃惊的发现,走出丛林的这两怪物,每一个,它们的前面的两个蹄子上还有一个像是树枝一样的东西,这一点飞腿自愧不如,它的两个前蹄毫无办法做出这样的高难道动作,这一点看起来又有点像是西西家族了,这时的飞腿可迷惘了,这怪物的形态上与西西家族很为相像,可是这全身上下的除了上部,其它部位看不出有毛,这令飞腿有些想不通。还有一点又让飞腿怀疑起自己的把怪物与西西连在一起的观点。那就是这两怪物的身上的某些部位有着鲜艳的色彩,就像是金金与刚刚身上羽的彩色。却又不像是羽,那又是什么呢?

  有着这些疑问,飞腿首先打开了冷的窒息的空气。“西……西西……,怪物……怪……怪物,像你……。”

  西西这会儿也在纳闷,从它们的行动上怎么看怎么像是和自己有点儿类似,能走,能拿东西,可是自己的走也是那么几步,许多时候还得借助上肢,可是你看人家,直起身来走那是毫不费力,稳稳当当的。但是它们身上的那副没毛的状态,让它在思想上绝不能接受它们是它的家族的这一想法,它们是太丑了,浑身光秃秃的样子太过恶心。

  “不是,它们不是,它们不像我,它们多丑啊。”西西听到飞腿的话,忙的把心情从寒冷的西伯利亚拉回来,“它们绝不是和我们是一类,你没见吗,它们身上没毛,它们和蛇是一类的。”

  西西的关于像蛇的观点让飞腿很吃了一惊。飞腿暗想,我的天,这要真是蛇可真是麻烦,森林里将永无宁日了。想到这儿不由得哆嗦起来,往日的在森林动物中的英雄气概,在这时的飞腿身上又哪有一丝丝儿?

  就在它们猜测的功夫,就见两怪物中的一个把前蹄抓着的一个木头棍样的东西放下来,前蹄一伸抓住了河里的那个怪物的细细的伸向河边树上的“舌”,这时河里的巨大的怪物就向河边游动,然后两怪物一蹦就上去了。其中一个到了上面,一伸前蹄把那彩色抓起来,看了看,向着另一个怪物哇里哇啦的说起来,声音很大,可是西西和飞腿没有一个能听懂。然后一个怪物放下了木棍样的东西,又抓起了另一个木棍样的东西,伸向河里。西西和飞腿看到了河里的另一团彩色被怪物抓了上去,水流下来,流在大怪物的身上。怪物随随便的把这团流着水的彩色扔在了河中大怪物的身上。传来的是一声闷响。

  西西看着这两团彩色,想着刚才这两团美丽的彩色还是激昂的空中高傲的飞翔,而现在……不由得悲从心生,一切恐惧全都抛在脑后,失声哭起来。西西再也控制不住,在树枝上窜上跳下,哭声也由小到大,最后直就是愤怒的吼了。受到西西的感染,飞腿一直在心里的压抑也爆发出来。撩起长牙,撅起长嘴,急剧的气流喷涌出来,声声吼叫,一时传荡在森林。

  河中的两个怪物听到岸边林中的不凡声音,它们向着西西和飞腿栖身的地方看了看,就见其中一个,弯下身来,拿起一个木棍样的东西,前蹄把它端起直直的指向了西西它们的方向,西西就感觉到鼻梁前“嗖”的一样东西飞过,同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声音,又一次响在了西西的耳畔。

  这声响立竿见影,西西和飞腿立刻噤了声。这个尖锐的声响让一切愤怒化为了乌有,这个声响截断了西西和飞腿的思维。它们哪还敢愤怒?它们还有愤怒的资格么?

  鼻梁上的疼痛和灼热感传过来。西西不由得伸爪摸了一把,红红的东西涂满了一爪,西西明白发生了什么。西西嗖的一下自树巅滑下来。躲在一棵粗大的树干后面,浑身哆索,是再也不敢吭一声。

  噤了声的飞腿,见西西行为怪异,便小声的问:“西……西……西西,你怎么了?”“怪……怪……怪物……怪物太厉害,嘴……嘴……它的嘴……太……太长了,咬了我的……我的……鼻……”

  飞腿一听,那是再也不敢言语。浑身又如筛糠一般哆索起来。

  黑暗从天上罩下来。这让西西和飞腿胆子大了些,它们不再能见到几个怪物,它们以为怪物也应见不到它们。它们选择了逃走,从这个怪异的地方,它们选择远离。它们慌乱的丛林中逃,这时的毒蛇对它们的威吓已不在它们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在心目中哪有比这个地方令它们更加恐惧的呢!这些比毒蛇还要毒百倍的家伙,它们必须远离它。它们慌不择路,在树林中冲冲撞撞,平日里每走一步都要警惕的四下看一看,听一听,仿似森林里到处都是敌人,任何一个地方都必须高度的注意力来对付,可是今天这些在它们的脑子中是一星点儿也没有了,西西和飞腿只感觉到现在最主要的任务就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这个地方是太过恐怖了,这几个怪物让它们几乎是吓破了胆,现在对于它们来说哪怕是森林中往日最可怕的地方也比这儿安全,往日里最可怕的动物也比这几个怪物温柔得多。它们两个只是想着快走快走快快走,快快的离开。惊惧的心让它们的曾自以为的勇敢离它们远去,这个世界于它们已不再有勇敢这一个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