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明天我到哪儿去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炫丽彩章成绝唱

明天我到哪儿去呢 长山 2908 2007.02.17 16:06

    首先打破这个沉静状态的倒是飞腿。飞腿虽说有点儿傻,可是它有它的想法,它这会儿还在琢磨呢,暗想,这个怪物的嘴就是再大可是我是藏在树林里面的,它要想看到我还不易呢,只要我不动,它就不能发现我,要看到也是看到那个金金和刚刚,我怕什么。这时它还不知道刚刚早就飞到后面去了,飞到了一个它看不到那个怪物,怪物也看不到它的地方去了。飞腿以它的特有的野猪声调说:“西西,金金。这个怪物的嘴那么大,可是舌头怎么那么细呀?”

  听到飞腿的声音,西西暗暗赞好,心想还是人家飞腿,人家是真壮,什么也不怕,我也不能让它看出我害怕来。想到这儿,也就说:“是呀,我现在也正在想这个问题,我们这里的森林动物,从来也没见过谁有这么长的一条舌头,也没见面过这么大的一张嘴,真是想不透。金金,你说是怎么回事呀?”

  金金听到它们两个开始对话时,心里也是放松多了,心情一放松,思维转得也快了,顺着它们的思路,它也很快的便思考,并且提出了问题:“对呀,你们看,这舌头不是从那个大嘴巴中吐出来的呀,我怎么看也不见那个像是舌头的细家伙动弹呢,你们看呢?”

  金金这一说说,西西和飞腿一看,可不咋的,那个细长的家伙是一点儿也不动,而且也不是从嘴巴吐出来的,好像还是从那个尖尖的头部出来的呢。那个大大的嘴也是不动的。只是那么的张着。这可真奇了怪了。

  它们这三个在心里暗自盘算,心里有了底了。

  “这个不是动物吧!”西西先得了一个结论,这个结论虽说是有点带着颤微微的不确定性,有点征求肯定回答的味道,但骨子里却是一种直捷的肯定。

  大家跟着嘘了口气,金金说:“我看也不像。”飞腿说:“我看也不像,可是它不是怪物,我们过去怎么没见过呢?它没有腿怎么又怎么会来到这儿呢,想不透。它难道和鱼一样?”

  飞腿的这一疑问又让大家已经要打消的疑虑又重新拾上心头。是啊,不是个动物,可又是什么呢,怎么回来到这儿呢?

  谁说飞腿没头脑呢?谁说飞腿只是身体粗壮的家伙?

  沉默。

  西西和金金谁也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也就只有保持沉默。

  刚刚和群鸟的重新返回,让沉默不再沉默。刚刚的负罪感让它带头返回。群鸟跟进。扑楞楞的翅膀的打击声,使气氛有些活跃的成分。

  为了对自己刚才的所谓的愚蠢行动进行纠正,刚刚主动答话:“没什么事吧,那个怪物不是那么厉害吧!”

  “没事,不像是个动物。”西西倒是先答话了,“它不动哩,始终不动,是死了么?”

  这句话好像给刚刚吃了个定心丸:“我去看看,你们在这儿不要动。”说着不等大家发表意见,倏然展翅,直奔怪物而去。金金急得:“别,别……”哪还来得及。刚刚早已飞得远了。金金暗说不好,略一沉思,旋即也跟了过去。

  一前一后,两个漂亮的鸟儿就直奔怪物。刚刚虽然没有和金金商量,但是它可不傻,它知道这次出击有着很大的风险。早在那次与群鸟飞到后面的时候,刚刚已是大是懊恼了,尤其看到金金根本就在原地没动,这让它的自尊心大受损伤,本来弟兄俩不管什么事情都是同进同退的,但是这次因为极度的害怕而让自己率先出逃,这让刚刚的感觉很是不寻常,一是有一种出卖自家弟兄的感觉,二是也有一种在族群中不好立足的感觉。心里那份懊悔,就甭提了。一直就想找机会把自己的失误找补回来。现在终于有了一个机会。这个机会可以让刚刚把丢失的自尊心完全找回来。

  刚刚内心激动,但是办事还是很有理智的,它的这次飞行,在起飞的刹那,怎样做已是思考完毕。它以最快的速度直飞,直奔怪物,眼看着离怪物越来越越近,对怪物的情形看的已是愈来愈清楚,突然刚刚翅膀向下猛力一击,头往上陡的一抬,整个身子直奔上方而去,整个动作连贯协调,紧随其后的金金见了也不由得暗暗赞叹:这个动作太美了。自己也不敢怠慢,紧随其后同样上翔。

  这是一个试探性的动作,刚刚想得很明确,若这真是一个动物,当刚刚快要到达的时候,这个怪物定会有一定的反应,只要有反应就可断定怪物为一种动物,至于是一种什么样的动物那是另外一回事了。

  但是这个怪物根本就没动。没动。一动都没动。这在上升的过程中已是看得明明白白,不光是刚刚看得明白,金金看得明白,就连森林中隐伏的飞腿和西西也看得明白。

  不过明白这一点刚刚和金金似乎好像还明白了另一点,那就是这个怪物好像和森林中的枯木很相近。莫不成这是一个成精了的老树?

  刚刚随即又是一个俯冲,目标还是怪物。又是一个起伏,但是这次看到的和刚才没有什么两样,怪物不动。而且看来怪物愈发像是树林中的枯木的样子。只是枯木没有那么样的形态。起伏之间两个色彩炫丽的鸟儿像是在舞蹈一般煞是好看。

  这时刚刚意识到了这个怪物根本就没有危险,随即一声鸣叫,金金与它心意相通也是一声鸣叫相和。它们压低身形围着怪物盘旋起来。这个动作让西西和飞腿的心提起来,紧接着一个令它们更加害怕的一幕展现出来,刚刚和金金一前一后,相继落在怪物身上。而且在上面开始行走起来。直了几步,刚刚又是一个抖身,身形略起从怪物的一侧落在了另一侧。旋即仰头而鸣。金金则在另一侧仰头而鸣。二鸟争奇煞是好看。这时刚刚又玩了一个惊险的动作,它抖翅而起直向怪物的大嘴中飞去。这让西西和飞腿大惊失色。正在失神之际,却见刚刚从另一侧飞出。这个它们猜测的所谓的“大嘴”又哪里是什么嘴,根本就是两面相通的。只是远了,看不清另一面罢了。

  看着刚刚和金金两兄弟精彩的表演,群鸟再也忍不住,齐声嘶鸣,齐齐的直奔怪物而去,一时之间怪物上面成了一个鸟的聚会所。它们在上面跳来跳去。各色各样,大大小小,好一翻美丽的景色。西西和飞腿看了大喜,紧揪着的心彻底的放松下来。它们也在那儿手舞足蹈起来。西西开心得在树上蹦来蹿去,飞腿高兴得前腿高举空中,整个身子立下来。开心归开心,它们与怪物隔河相望,想过去却是一时不能。

  快乐的时光总是过得快。在不知不觉中群鸟已是在怪物上玩了多时,此时太阳西下,森林中的晚上总是来得比较早,其它地方依然是明媚灿烂,而森林已是渐渐的暗下来,西西与飞腿在另一边也玩的累了。群鸟呢,刚才的兴高采烈也是变为一种平淡的韵味。

  “砰”,一声熟悉的巨响,让西西和飞腿吃惊不小,这个声音是如此的熟悉,又是如此的陌生,紧接着就听得群鸟哀嘶,当西西把视线再转移到怪物身上时,就见群鸟已是起在半空之中,一副争相逃命的劲头,一个个狼狈之极,那种飞相哪还有优美之态?空中纷飞的鸟羽落下来,在西下的阳光中零乱而又凄艳。在这乱鸟之中,西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艳丽的色彩,在鸟群里是如此的夺目。是金金还是是刚刚?西西分不清。

  群鸟四散而去,却独独有那个艳丽的色彩直升空中,却不远离,声声嘶鸣,凄惨刺耳。在美丽的夕阳之下,鲜艳的色彩盘旋着,划了一个弧,如箭一般直奔怪物而去。“砰”,又一声郁闷的声响,就见那个鲜艳的色彩,失去了原有的轨道,翅在空中奋力的扑腾了几下,直落下来,水面上飞起了一个漂亮的圆形水环,随即传来的是一声轻响。那个鲜艳的色彩再也不动,在水面上静静的躺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