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明天我到哪儿去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道因由徒增伤感

明天我到哪儿去呢 长山 2650 2007.02.17 16:07

    夜夜不在家。这有点出乎意料。

  出乎西西和飞腿的意料。西西使劲的喊着夜夜,可是没有回音,飞腿用力的摇着树,树枝已被摇下了略干树叶,可是没有谁来搭理。

  在它们的心目中夜夜是它们最为可靠的可以倾诉的对象了,在它们的意念中这时的夜夜一定在它的家中正在等着它们,正在等着倾听它们对这个故事的诉说。正在等着帮它们解决森林中新出现的这个对森林威胁,它是森林管理委员会中最负责任感的成员了。当真到了现场的时候才发现这个世界并不象它们想的那样事事如它们所愿望的。它们静下来才意识到它们是如此的蠢笨,夜夜与别个是不同的,它的在白天光线下的高度近视让它只有在夜间出来找一些食物。它们是应当想到的,在这个时间夜夜是不应当在家的。

  西西和飞腿一时没有了主意,现在它们能做的好像只有等,它们现在实在找不到有谁更能帮它们解决问题。静下来,饥饿的感觉袭上来,可是在这样的环境谁还有这样的心情呢!

  天色微明的时候,夜夜如一枚树叶一般自空中飘下来,没有一丝声音,它是一个高明的飞行家,它知道怎样利用令它高傲于群鸟的翅。夜晚,它敏锐的眼光早就发现了这两个可怜的家伙。它们睡得正酣,就连一向于夜间出没的飞腿,这个一向不知疲惫为何物的家伙在这微熹的早晨也是酣声如雷。恐惧,惊慌,疲惫,已经让它们不成模样。夜夜知道自己的事来了,历经一夜的捕食,它也有些儿疲乏了。它不能打扰它们,它也得休息,在它们醒之前它要好好的休息一下,等待着新的问题的来临。

  夜夜静静的听着西西的说和偶尔飞腿的插嘴。整个事情已经逐渐的明了。夜夜暗自垂泪,它又少了一个好朋友,不对,应当算作是一对,刚刚这家伙虽说它夜夜是不太喜欢,可是看在金金的份上,也应算作是一个吧。这个世界好像就是那么的残酷,昨天,两个活生生、精灵灵的可爱小动物还在你的身边围着你转,在你跟前说着、跳着、唱着,可是第二天已是在另一个世界了。有时也可能感觉到它们惹你烦恼,可是现在就是这样一个惹你生气的机会都没有了。在森林里这种事情时刻在发生着,鉴于此,这几年来夜夜不大与其它森林动物交往,因为这太伤感情了,你这几天刚与某个小动物处出感情来,明天它就突然的从这个世界消失了。就是与金金和刚刚的交往也纯是偶然。没想到这个偶然这么快就让夜夜变得悲伤。

  夜夜已经麻木了,这样的事情在森林中那是太多了,夜夜见得多了,听得多了。有时夜夜也就想自己是不是活得太长了。每个动物是不是对周围那些看得很多的事情已经提不起兴趣,经得太多是不是就会变得麻木?尽管如此,它在听到金金和刚刚的信息时还是一阵伤感,从口中发出一声叹息。这是一种来自内心的声音,这两个小家伙实在是让夜夜感到心疼,已经有老几年了,没有谁能像金金那样能让夜夜变得那么开心。它们的离开,会让夜夜在这个森林中感到更加的寂寞,不知还有谁能填补金金走后留下的感情空缺。就是有,也不知是哪一年的事了。夜夜感到实在是一种悲哀。既然悲哀,好像就没有理由不叹息和伤感。夜夜叹息,是因为夜夜由衷的伤感。

  夜夜抬起头,甩了甩它的小脑壳子,天际,一个闪亮亮的星星疾疾的落下,滑下了一道闪亮的光。

  “那个大大的怪物,能承载着两个怪物的东西,可能是传说中的船吧,它们是用我们树林中的干掉的木头做的。它能浮在水面上,就像水鸟身上的羽能让水鸟浮在水上一样。这一点基本上可以断定,在我们的森林宝典上有着这样的记载。我们的朋友遍天下,我们家族中就有很多种类生活在很远的地方,它们每年都从很远的地方飞到这儿来住一段时间,然后又飞回去。它们在旅途中见到过很多东西,它们有的很是特殊,在我们这儿是绝对看不到的。我有空的时候就把这些它们的见闻记录下来,记在我们的森林宝典中。关于这个大怪物,我想我不会猜错,它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麻烦,麻烦来自于那两个灵活的怪物。”听罢飞腿与西西的惊悚的叙说,夜夜幽幽的接过话茬。

  “这种木制的船,对我们来说很难制作,可是它的作用却很简单,就像一棵木头能浮在水上一样,这是它的本能,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可是要做成那样的一个怪物,我们森林中还没有哪一个种族能够完成。目前已知的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制造并且能使用船的,只有传说中的‘人类’了”。

  “关于‘人类’,我们的森林宝典中很早就有记载,它们和猴家族很相近,与猩猩家族最为相近。它们能站起来,这可不是一般动物能做得到的,在我们这里也有能站起来的,就像你飞腿,但是也只能是偶尔站起来,‘人类’可就不同了,它们从来就不用前腿。它们的前腿可了不起呀,用它们的前腿,‘人类’能做出很多东西,太多了,就连我也只是听说。它们的胆子太大了,就连天上的火也能偷得来。火,你们知道么,那次那个偷吃天果的蛇王就是被老天的火给烧死的哟!可是它们‘人类’就有这个能耐,它们能偷来,从老天上。也不知道这老天是管什么吃的,它们的东西也能偷。可是我也不明白,它们‘人类’根本就不会飞,它们怎么就能从天上偷了火来了呢?”说着,夜夜用了它的翅尖直指老天同时偏起了头来看。

  树上的西西不由得向天望,天上一丝白云,一抹蓝天。飞腿在树下却什么也看不到。不知不觉中,天已是大亮了。它们又都不明白了,为什么这天一忽儿落了了雨,一忽儿又下了火,它们又放在什么地方呢?怎么就连老天也就不长眼,能让‘人类’也偷了它们的东西呢?

  “你们不知道,我从我远方飞来的同类那儿听到的关于‘人类’的事太多了,也太神奇了,我都不敢想。它们能用声音把一种很小的东西送到很远的地方、很高的地方。有那么一次,一群天鹅正飞得开心,就听见有‘砰,砰……’的那样一种奇怪的声音,绝不是我们动物们所发出的,就见排好的队伍乱了,有几个就掉了队,不但掉了队,而且就直直的从排好的队伍中掉下去,它们的叫声可凄惨了呢。所有的飞行队队员都落了泪,可是有什么办法呢。它们也被这声音吓得要命,它们的耳边也听到了一种‘嗖嗖’的声音从它们的身边飞过呢。在它们中间有一个右腿没有了,出了很多血,挣扎着飞了一很长一段时间也掉下去了。在极力挣扎着飞行的时候,它告诉同伴,在听到那声‘砰砰’的响之前就感觉到腿被什么小东西碰了一下呢,然后就觉得疼。一低头时就见自己的一条腿往下掉,当时光吓就差点没把它吓死。”说到这儿夜夜倏地收了口。

  西西想像着在蓝天上正快速的飞着的鸟突的就莫名的掉下来,莫名的就见了自己身上的东西掉下来,不由战栗起来。

  西西、飞腿、夜夜一时谁也不说话,静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