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烽火 抗战之血战华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五章 试探性进攻

抗战之血战华中 唯心小丰子 2132 2019.04.10 06:30

  充足的准备,是取得胜利的一大前提。

  独立团这波部署可谓是机关算尽,一草一木都在杨世新的思索范围内。

  除了每日巩固阵地,吃喝拉撒以外,独立团每天需要做的,还有瞪着大眼珠子凝望江对岸,以防日军的突然进攻。

  果然基本的战争规则,攻方永远都是占据着主动性,新墙河沿岸的所有军队,都很清楚,日军的军队已经抵达了新墙河以北,但具体什么时候开战,从哪里打起,一切都是未知数。

  这无疑给所有前沿的部队制造了沉重的心理压力,德国突袭波兰的前车之鉴尚且没被淡忘,日军的下一波攻势尚不明确...

  杨世新每天做的,也就是带着一个排,有事没事就在新墙河边转悠转悠。

  这种压抑的气氛并不是每天都存在的,长沙城内的市民们也会通过国民政府,军政府的渠道来获取慰问国军将士的机会。

  表演队,劳军团隔三差五都会来到最前沿表演,倒也和前沿部队其乐融融。

  八月七日,有一个战地记者招待团来到了笔架山,说是要报道前线将士们什么日常生活,还说了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杨世新也没听太明白,总之来了七八个人,一人挂着一个“洋相机”,这里拍两张,那里拍一张。

  “老王,你带一个排跟着他们,别让他们出什么意外。”杨世新特意叮嘱王玮梭,这群人毕竟也是长沙来的,既然来了,生命安全是一定要保障的。

  “知道了知道了。”王玮梭漫不经心地答应着,在他心里,他一个黄埔子弟,怎么会沦落到去做一群娘们的保镖?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然后也只得带着一个排,晃晃悠悠地跟着那群记者。

  不过他们倒是开心至极咯,初上战场的他们,一方面为这宏伟壮观的场面而震撼,一方面赞叹于国军将士的不容易。

  就这样持续到了中午,那可真是日正中天的时候,毒辣的太阳光狠狠地灼烧着大地上的每一个人,但独立团的战士们早已习惯,这对于他们来说,已经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然而对于这群娇滴滴的记者们来说,这简直就是地狱!本来还活力四射的他们突然焉了,连腿都迈不开。

  有名记者在跨过战壕的时候,眼睛一黑,险些栽倒在地,幸亏一旁的王玮梭死死盯住,一把拽住了她,又死命地摇了摇,这才使她意识渐渐恢复。

  很快,消息就传到了杨世新的耳朵里,本来挺高兴一件事,出了事那可就不好了,杨世新赶紧给最前沿的楚京摇了个电话。

  “丝路丝路(电话声)!”

  “我是楚京。”电话那头楚京接起了电话。

  “老楚吗?”

  楚京愣了下,答道:“是的,团长有何吩咐?”

  “在一线的右后方有一个记者团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她们刚刚离开咧。”楚京回答着,一边看看他们离去的方向,“我现在还能看见他们,王营长和他们在一起。”

  “好,你现在让王玮梭直接把他们送回汨罗江一线,在那里我会联络人接应。”

  “知道了。”楚京应道,刚准备挂断电话,忽然...

  “轰!”一声巨响。

  数枚炮弹落到了笔架山阵地,把原本毫无防备的国军战士炸蒙了。

  “龟儿子,这个时候进攻?”楚京嘴里嘟囔着,电话还攥在手里。

  电话那头杨世新听到了动静,赶忙问:“老楚?什么情况?”

  楚京再次把电话放到了耳边,匆匆道了句:“团长,鬼子好像有动作了,先挂了!”

  说完他便放下电话。

  “喂,老楚,一定要确保记者团的安全啊!喂?老楚?喂!?”杨世新在那头嘶吼着,但楚京已经挂断了电话,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于是他又摇了一个电话给一线,这次,无人接听...

  杨世新愤愤不平地放下电话,嘴里骂道:“娘妈的,这非出事不可!”

  一通轰炸,使得一线上一营的战士蒙圈了,他们慌乱地按照平时所训练的那样藏进猫耳洞,但还是有战士没来得及被炸弹抛向天空,随后轰然砸到地上。

  记者团就在一线不远处,本已是斗志全无,精疲力尽的他们,被这震耳欲聋的炮声轰了个错不及防...

  “啊啊啊!”有一个女记者惨叫起来,抱着头就往回跑。

  “回来!”王玮梭赶紧拉住她的衣领,又一边张罗着众人就地寻找猫耳洞,或者是较深的小坑跳进去。

  但凡是一个从军校出来的指战员,都清楚敌人炮击的威力,哪怕是这个人没上过军校,只是旁听了几次讲武堂。

  抗战中,日军大部分时候都是采取的排炮试射,虽然只是试探性炮击,但打来的毕竟是炮弹而不是鸡蛋,有人运气差被炸到那也在所难免..

  而日军采取的一般来说是66毫米的步兵炮,在某些时候,会采用100毫米以上的榴弹炮来轰击目标,日军一般通过这种炮火覆盖来扭转战局,或者是摧毁难以摧毁的目标,在诺门罕战役中,日苏两方首次进行了大规模钢铁战争,最终苏联的朱可夫将军利用密集的炮群最终击败了日军。

  在中国战场上,日军大规模炮击仅仅出现在大型会战中,如规模巨大的淞沪会战,和至关重要的武汉会战。

  但哪怕是66毫米的小钢炮,在炮弹落地的那一瞬间所释放出了冲击波足以震碎接近地面的一切生物的内脏,有些战士根本不是死于伤口,而是在他被炸之前,内脏已经粉碎。

  炮弹扬起的气浪吹的王玮梭嘴巴张得老大,但就算如此,他还是怒吼道:“都趴下!趴下!”

  军事术语里的“趴下”并不是,就地趴下,而是寻找掩体掩护自己,并尽力贴近地面,不是扑在地面上,这样才能尽可能的挡住炮弹炸出来的弹片,也可以防止的巨震引起的伤亡。

  但第一次见这种阵仗的记者们根本不听王玮梭的话,一股脑就往回跑,之前还半瘫在地上的他们此刻一个个撒丫子飞奔,这画面真是毫无违和感...

  幸运的是,炮火仅仅只是轰炸了新墙河岸,记者们躲过了一劫,这也把王玮梭搞得心惊肉跳的,这可是杨世新交给他的任务啊,万一搞砸了,以后还怎么开口要主攻..

  “哒哒!”

  河岸传来了枪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