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时空穿梭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他的脸......歪了

行走诸天的猎魔人 1大智1 2327 2019.12.17 19:59

    食物是一种面饼,加一些肉块。看不出是什么肉,制作的也很粗糙,看起来就好像是随便烤了一下就带出来了。不过再怎么粗糙,对于苏源来说,也是非常可口的食物了。他大口的吞咽食物,很快一种饱腹感就填满了腹部。

  白人男子吃的不多,大多数时候都是在看着他吃。见他吃的开心,似乎很是满意。还不断的示意他多吃一点。并贴心的将又接了大半的水壶递给他。苏源吃饱了,又喝了几大口水。浑身放松下来,只感觉一阵疲惫困倦涌上心头。

  这时候他响起自己似乎还没问对方叫什么,这很不礼貌。

  “What's your name?”他用拙劣的英文再一次发问。对方似乎没有意识到他会再次开始交流。似乎愣了一下,没有立即回答。这让苏源有些疑惑。

  什么情况?问个名字竟然还要想一下,不想告诉我真名?在这种地方,名字还需要保密?还是这是当地的某种特殊习俗?

  苏源心中疑惑,但是没有直接开口询问。对方不愿意回答就算了,只要到了村落之类的地方。自己跟外界取得联系,一切就都好说了。怎么着人家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这种事情也不能强迫。眼见对方似乎没有回答自己的意思,苏源也不再勉强。而是躺下准备睡觉。

  他已经非常累了,刚一躺下,就要直接昏睡过去。但是他还是强行克制住了睡意。偷偷的感受着周围的动静。

  他不傻,身处这种未知的环境,身边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他怎么可能就这么睡着?尽管对方救了他。但是必须得承认,身边的这个人在很多方面都显得有些怪异。苏源有些不放心,所以假借睡着试探对方一二。

  没有什么动静,对方似乎坐着睡着了。苏源又坚持了一会儿,感觉实在是是撑不住了,上下眼皮打架,快要把他打昏了。而这时,他听到对方动了。

  他明显的感觉到,对方朝他靠近了一下。甚至将头伸到了他的脸上。他能够听到对方的呼吸声。那个人似乎在确认他是不是真的睡着了。这一动作让苏源心中警惕大震。他尽可能的均匀呼吸,做出一种熟睡的样子。

  对方耐心的等了一会,见他没有反应,似乎已经确定他睡着了。转身朝着洞穴深处走去。苏源悄悄的睁开眼睛观察。只见对方走到了洞穴里面,捡起了一根粗大的木棍。一种不妙的感觉在苏源心中冒出。

  果不其然,对方一边掂量手中的木棍,一边朝着苏源走了回来。昏暗的光线下,他没有发现苏源正在眯着眼睛观察他。

  而此时的苏源浑身巨震。不单单是对方的不怀好意,而是他刚刚发现了一个惊悚的现象。那个人的脸……歪了。

  脸歪了,听起来像是一种表情,或者比喻什么的。但是这时候的苏源确定,这不是某种扭曲的表情。因为对方根本就是面无表情,面无表情的脸歪了。仔细想起来,一路上对方似乎都是这种冷淡的表情。除了眼睛之外,对方脸部的表情变化都很少,或者说非常的细微。

  而现在,这个面部变化实在是太大了。大到整个脸都向一侧偏移。而对方似乎也感觉到了不舒服,用另一只手边走,边揉动自己的脸。苏源惊恐的发现,那张脸被对方揉了几下,变得……更加歪了。

  他脸上带了面具?不,不对,他的整个头部都被一种面罩包裹着。刚才揉动的时候,苏源注意到整个头皮都在跟着动。

  卧槽……这是苏源此时内心的真实情感波动。眼前的这个人,整个人都是假的。那张皮质的头套下面是什么样子?是毁容了无法见人,还是……根本不是人?原本的戈壁冒险,画风突变,变成了一种惊悚恐怖风,而且是经典的画皮模式。苏源表示,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

  短短的几秒钟,苏源心中闪过多个念头,但是时间已经不允许他继续胡思乱想了。因为对方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手中的木棍看起来准备朝他的脑袋招呼。

  苏源不敢赌下去,右手不动声色的摸起了身边的一块巴掌大的岩石。在对方举起木棍的一刹那,突然暴起。手中的石块拼尽全力砸向了对方的脸。

  碰的一声,石头正中毫无防备的对方的脸部。那张原本就歪的脸,这一下彻底的扭曲的不成人形了。

  对方普通一下倒在地上,但是并没有昏过去。因为苏源是倒在地上扔的。本身又疲惫不堪,手上的力道不够。那一下仅仅是砸倒了对方,但是并没有导致昏迷。当然也有可能是眼前的那个人(东西)不能以常理来预测。

  苏源整个人一下子跳起来。这种生死关头,他暂时忘记了自己身上的疲惫,起身抢走了对方掉在地上的木棍。

  此时倒在地上的‘人’,也回过神来。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同时嘴中不断的发出一种野兽般的嘶吼。似乎还夹杂着一种不知名的语言。而这时候,那张扭曲的脸似乎让他感觉到了不舒服。那个‘人’随手一撕,直接将整个‘脸’……不是,是整个脑袋都撕掉了一层,露出了让苏源整个人险些仰天摔倒的一幕。

  那张不知名的皮下面,是一只老鼠的脑袋。一只硕大的,拟人化的老鼠脑袋。此时那张老鼠脑袋的的嘴中不断的咆哮着,似乎在谩骂。它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双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通红,冒出一种嗜血的光芒。嘴中更是流出恶心的口水,就如同一只面对可口食物的野兽。

  眼见对方就要站起身来,苏源脸上厉色一闪,再一次向前,手中的木棍狠狠的朝着对方的脑袋挥去。

  那只鼠人抬手挡住了木棍。但是巨大的冲击力,让它的右手直接骨折变形了。看起来这东西跟人类的肉体承受能力差不多。苏源精神一震,得势不饶人。跟上去又是一棍子。将刚刚站起身来的鼠人再一次击倒在地。

  这一下,正中对方的头部。虽然没致命,但是重创了对手。鼠人不再像之前那样气势汹汹的想要冲上来。而是在地上连滚带爬,希望能够逃离苏源的攻击。眼见对方是个战五渣,苏源不由的信心大震。

  他直接冲上去,照着鼠人的头部又是一棍,然后又是一棍。鼠人整个人都被打蒙了,只能胡乱的遮挡滚爬。结果一不留神直接栽倒在了火堆中。火焰的灼烧让对方条件反射一般猛地弹起身体。但是苏源早有防备,手中的木棍一个横扫,直接将鼠人的脑袋打成了一个堪称诡异的角度。

  鼠人刚刚直起的身体,再一次倒在了火堆中。这一次它没有站起来,火焰迅速的吞噬了整个鼠人的身体。望着被火焰包裹的鼠人尸体,苏源突然明白了,对方为什么要升起这么大的一堆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