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章 碰撞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415 2019.07.10 18:00

  博洛选择了力战。

  力战不是绝望的死战,更不是在找死。这是博洛还没有放弃打赢的希望。

  他把大部分兵力交给了准塔带领,“傅察、扈勄、舒宁阿,还有巴海,你们带部跟我来。”迅速点起了一个甲喇章京和两个牛录章京,外加一个蒙军牛录,再连同自己直属兵,上千骑兵宛如夏季里的奔雷,向着北面压来的郑军狂卷而去。

  (像入塞这种战斗,八旗兵出动是不可能倾力动员的,一个三百人的牛录,能有百多个就是高的)

  “贝子爷,尼堪的军阵稀疏的很,奴才看,都不用留下兵马做防备,全部冲上,一举踏平了他们。”傅察看着前方一个个小豆腐块一样的郑军说道。

  博洛脸上也布满了狞笑,他看的更深,“郑芝龙这是布下了一张大网啊。”

  一个个小豆腐块样的郑军,如果能在八旗马军的冲击下立得住,那他们的确会成为马蹄前方的一块块坚固的绊脚石。一旦发力,登时就会变成一条条“铁链”组成的大网,让落入其中的八旗勇士再难挣脱。

  “不必留,全部冲上。”

  冲不破,它就是一张网。但如果能冲破呢?那所谓的大网就是一张不捅就破的破烂。

  博洛冰冷的看着前方的郑军,他从来都对八旗的野战能力抱有超强的自信。就这种从未见过的怪招也想挡住他的八旗铁骑?郑芝龙真是不知所谓啊。

  当然,郑芝龙摆出这么个阵仗也好,爽快了啊。两边能不能破敌或是陷阵,都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得出个结果。

  “传令下去,所有人有进无退。”博洛扬着且带着血迹的马刀大吼着,“扈勄,你带兵打先头。莫管其他的,就只管盯着那郑字将旗冲锋!只要能抢下旗帜,就是大功!”

  在郑军小豆腐块的最后有一个大豆腐块,那就是郑芝龙本部了,左右似乎还有些骑兵驰骋。

  博洛却根本不在乎,大军只要能把前头的小豆腐块给冲散了,驱赶着败兵,就可以直卷郑芝龙部,到时候再大的豆腐块也是不堪一击的豆腐渣。

  “渣!”

  扈勄大喜的应道。这在他看来就是白捡的功劳。郑芝龙军有城墙做保护的时候,的确难打。但到了平地野战,就靠他们的火铳和那单薄的枪盾阵列,还不是一冲就破?更别说一队队明军之间还拉开了那么大空,这是在找死啊。

  他望着五六百步外的郑军,都有点等不及要冲锋了。

  郑芝龙举着单筒望远镜也在观看着对面的清兵,兵力不多啊。有一千骑吗?就这么点人就想破阵么?

  哦,鞑子又动了,他们已经在冲锋了。这是不留手啊,所有人都派了上来,摆出架势要全力冲锋。

  真是一群傻子。

  也不想想,要是没把握,自己敢这么干嘛?

  那打主力的十个小横阵,每一部都有四百五六十人,二百五十名火枪兵+二百名枪盾、铁甲兵这是必须的,绝大多数人还有披甲。特别是头四个横列,每处还有五门虎蹲炮配置,哪怕是一次性火力,那威力之强大,也丧心病狂。

  十个主战横队呈4+4+2排布,每一横队前后左右都拉开了五十步距离。

  而最后的郑芝龙本部,则是由三百黑番兵+李士元所带的青州营,还有周毅带领的百十人马队组成,郑芝龙觉得这一战自己没有输的理由,大军必胜无疑。

  而且对决会进行的很快。

  不像摆出一大方阵,移动速度慢的一笔。

  鞑子打不动了,再转到南面去,还能开个会议来商量是在这儿豁出去了跟明军决一死战,还是就此往东突围。

  “呜呜……”

  进攻的号角已经吹响了。上千清军放马直冲过来。

  只见那生着一张大圆饼子脸,体型又长得有点矮胖的巴海一手抓紧缰绳,一手舞着马刀,一边吆喝着引着百多个蒙军轻骑先一步窜出,比扈勄所部还要更快:“勇士们,跟我冲!”

  他们作为轻骑,唯一的任务就是引诱明军火铳射击,用自身的小命来给背后的满军大爷们开道。

  这里没有包衣,也没有了汉军旗,替死鬼就只能由蒙军旗来做了。

  巴海很是听话。

  随后他就打马上前,身后的百多蒙兵,慢慢提起马速,向前方五百步开外的明军冲去。哪怕很多人脸上都一片沉重。

  郑军的火枪跟他们之前遇到的明军火铳可不一样,后者不是炸膛,就是滥射,手里面的家伙比烧火棍强不了多少。可前者的厉害,前有牛庄、松山,后有戴家集,所有人都知道的。

  但他们依旧努力的催动战马,冲向敌阵,耳边全是隆隆的蹄声和蒙兵们发出的怪叫声音。

  双方越来越近了。

  郑军果然很厉害,眼看着就只剩百多步距离了,也没有听到一声枪响,更没有混乱的意思,队伍依旧在踏步向前。

  “果然不同其他的明军啊。”没有亲身体验过郑军厉害的巴海心中说道。

  但这结果他之前就有想到,这个时候更不可能缓下战马。只有扬着马刀,大叫着:“冲啊,冲啊!”

  甘辉立在横阵的最前,看着奔驰而来的鞑子,脸上布满了狞笑。

  当两军拉近到七八十步距离时,一声唢呐响,全军都停了下。竖盾架枪,一支支火枪彼此错开,直指向前。所有人如沉没的洪流,积蓄着最后的力量。

  看着前方大股的骑兵前进,感受着地面隆隆的震动,甘辉身后的大部分兵马都面色如常!

  那铁人军是闯荡过关外的老兵,火枪兵也有戴家集之战打底,在他们看来,鞑子并不可怕。至少他们坚信自己手中的火枪能狠狠地给鞑子一击。

  也就是从小袁营里选出的那些人了。这些人里不少都经历过邹县之战,鞑子的厉害他们是品尝过的。这个时候看到鞑子马军滚滚杀来,如何不惊慌?

  可他们同样也都明白,自己背后的铁人军那就是监军,如果他们敢惊慌大哗或是临阵脱逃,铁人军手里的大刀立刻就会照头劈下。

  所以他们就只能信任手中的盾牌和长枪了,期望着这些能阻挡住清兵。而且他们还有壮胆的理由——他们两边都是大大的空隙,五十步距离,足够鞑子拨转马头涌进来了。

  鞑子也是一颗脑袋一条命,他们不要命的打马撞上枪盾上,自己也一样要挂。何苦跟自己的小命过不去呢?只要一拉马缰,马头偏一偏,彼此间的小命就都保不住不是吗?

  至于进去了后的鞑子骑兵能够如何,那就不是他们但有的事儿了。

  “预备——”

  手中持着一口大刀的甘辉大喝了一声,马上就有鼓手咚咚咚的擂起战鼓。

  看着前方枪盾后头忽的扬起的一片明晃晃的刺刀,巴海吞了口吐沫。郑军的火枪兵有古怪,枪口上多出了一条长长的家伙来,这消息他早就知道了。但这还是第一次见识啊。

  好家伙,一排排枪盾后头接着是一把把亮晃晃的刺刀,眨眼就是一排排雪亮的刀林。瞅着还真叫人心中有些发毛!

  “嗖嗖嗖……”一支支箭矢飞上了天空。都不需要巴海催促,蒙兵们就拿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