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说好话不花钱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531 2019.06.02 17:30

  视线从芝罘岛挪开,作为郑氏集团的一丝儿力量,在如今这个时局里,国家的最高层人物的眼睛中,还真就没有那一支精兵,没有郑森这么个人。

  他们就是要看,看的也是郑芝龙,看的也是海上无敌的郑氏集团。

  让郑芝龙带领闽地的船队北上,这可是京城的一无奈之举。郑芝龙集团浓郁的私人武装性质,是任何人都不能视而不见的。

  但为了战事考虑,调动郑芝龙水师,还真的是很有必要的。甚至说,想要解松锦之围,那就必须靠郑芝龙。不管郑芝龙心中又是如何打算的。

  甚至还不乏有些‘良心’尚存的大臣们在担忧他部能不能顺利北上。

  虽然中国的南北海运早在蒙元时候就已经成熟,忽必烈迁都燕京,定名大都。短短时间里大都的人口就由十几万暴涨至80万,填饱肚子成为了蒙元最迫切也最难解决的问题。因为元初每年的粮赋收入一千二三百万石,有1000万石是来自江南。

  如何把巨量的粮赋安全快速的运到北京?这一度成为了蒙元能否真正统治中原的焦点。

  蒙元的海运就是在如此巨大的迫切需求之下,成为了一个必须要完成的任务。巨大的压力产生出了巨大的动力,短短的时间里蒙元就用一艘艘船和一条条性命趟出了一条航线来。

  自吴淞刘家港入海,经海门黄连沙头,抵西海州,历胶州,一个多月后到达成山头(今齐鲁荣成),水程共计一万三千里。然后,再由成山头沿内海西进,最终在海津镇靠泊。

  这条路就是现在的沙船帮海运漕粮的线路。

  路线完全沿着海岸线走,所以浅滩比较多,行船很危险,而且在运粮的船行驶的过程中,不仅是逆风行动而且是逆水行舟,速度缓慢。

  这还是因为沈廷扬手下尽是平底沙船的缘故,换做郑芝龙现今所带的船队,情况只会更糟糕。

  故而,郑芝龙此番北上,船队在抵到舟山之后,便会改变方向,直入大洋,去找黑潮,也就是后世的日本暖流。

  后者虽主流会飘去日本群岛东侧,却还有两支分流,一支窜入渤海海峡,一支去到日本西侧。

  郑芝龙往日里的买卖虽不涉及北洋,但却不意味着他对北洋就半点不了解的。

  队伍顺着黑潮,二月中旬就抵到了芝罘岛。但津门还在封冻中,辽海更是冰天雪地。郑芝龙军想要进军松山,至少要再等一个月!

  “父亲!”郑森端着药碗,担心的看着郑芝龙。

  谁都没想到,提兵北上的郑芝龙刚在芝罘岛下船,当晚就病倒了。但万幸不是高烧,只是偶感风寒,鼻涕横流罢了。

  但即便如此,郑芝龙病了这一场也让登莱的士绅看了个大笑话。况且整个郑军中被冻着的人也不是一个两个。因为之前在海上,那气候断没有眼下寒冷的。

  黑潮所过之处,远离海岸线,海水深,蓄热自然就大,气温自然要比岸上来的高。

  从高温来到低温,郑芝龙并没有让手下人去装模作样,这是最真实的反应。

  如是,南人不耐北地冰寒,俨然就成为了一个无可动摇的事实。

  燕京城,明皇宫内。

  崇祯帝看着登莱巡抚曾樱紧急送到的奏折,无声的笑了笑。“朕素来听闻南人不耐北寒,却不想这郑芝龙的队伍是如此不堪。”

  心中一开怀,直接把戚继光当年带去蓟镇的三千浙兵给忘在脑后了。

  “陈卿多虑了。”

  陈新甲心里头暗自恼火,但也不得不对崇祯帝说起了奉承话。时间还长着呢,他位在中枢,为皇帝的近臣心腹,还有的是时间慢慢筹划。

  崇祯帝心情大畅,心中也是去了个大疙瘩,陈新甲屡次攻击蒋德璟、洪承畴与郑芝龙结为乡党,隐隐在说郑芝龙提兵北上,不可不提防,可不是半点都没有作用的。

  郑芝龙是海寇出身,近些年来虽履历功勋,表现很是驯服,却也不可不防。这点上只看崇祯帝将曹变蛟做了蓟镇总兵,而不是再去关外,就可知道一二。

  不过再大的高兴也只是短暂的,关外松山、锦州依旧被围,中原李自成农民军势大,还有那张献忠。内忧外困的局势,繁重的朝政,让崇祯皇帝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他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解开松锦之围,能保持锦宁防线最好,再不济也要救出洪承畴、祖大寿,或者是救出洪承畴来。这远在登莱的郑家水师,可就是他唯一的希望。

  吴三桂、马科、白广恩等将逃入宁远之后,很快就一分为二,吴三桂、李辅明、唐通军仍留守宁远。马科、白广恩则引军退入山海关。

  崇祯帝并没放弃救援松锦的念头,老早就下令让他们整顿兵马,陈新甲更是提议:请斩王朴,勒令马科等被立下军令状,再失战机立斩不赦。

  先以顺天巡抚杨绳武总督辽东宁远诸军,出关救松锦。然不及三月,杨绳武便一命呜呼。

  首辅周延儒力荐自己学生,时任兵部右侍郎的范志完总督蓟州、永平、山海、通州、天津诸镇军务。崇祯帝许之,加范志完右佥都御史职。

  崇祯帝收到登莱奏折不久,一封急信也抵到了山海关内的范志完之手。

  后者看了付之一笑,调郑家水师北上,在范志完眼中并无大的作用。洪承畴败于松山,解开锦州之围的可能性已经丧失了。

  如今保住宁远方是最上。

  如是由他做主,他会现在宁远城外筑上几座小城,然后再起水军修筑觉华岛,以城掎角之势。

  那锦州城已经没有希望了,把松山的洪承畴救回,再将杏山的兵马粮饷撤回,如此就已是上上。

  总督诸路兵马的是他,但真正当家做主的却是崇祯皇帝。

  “杀,杀——”

  芝罘岛内侧一片临海的空地,在随后的时间里就成为了郑军操练的校场。

  无论是随船北上的郑军,还是已经更换了军装兵甲的芝罘岛义勇,此刻士气都极是高涨。

  因为郑芝龙早就宣讲过,此番与鞑虏一战,一应奖赏半点无虚。

  一颗建虏首级五十两,一颗蒙鞑首级四十两,一颗二鞑子首级三十两,一颗包衣首级二十两。

  如此高的赏银,就是那些郑军的老兵也都不能无视。

  为此,郑芝龙还给水军战船、鸟枪手、炮手等各做出了规定,大家分蛋糕么,不能全部的好处都便宜了登陆的军兵不是?计算军功时候可不是一切唯首级记功的。

  准备干出一番事业的郑芝龙,很简单的选择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套路。他手里有的是银子,而且就现在的情况,对比思想上的宣讲和激励,还是实实在在的利益更能打动人心。

  他与大明朝廷可不一样,崇祯帝的国库里空荡的可以跑马,而郑芝龙却是众所周知的大财主大富翁,手中有的是花不完的银子。说出的这番话自然赢得了全军上下的信任。

  被白花花的银子激励的眼睛都红了的郑军,现在做梦都想砍鞑子人头。

  但北洋上的浮冰让船队在登莱老老实实的直停歇了一个月,方才再度扬帆起航。这一个月中,崇祯帝下了三道圣旨给郑芝龙。

  然,钱没给一两,粮没给一粒儿,三道圣旨上的好话一套一套的,大道理一堆一堆的,可扯的却尽是虚的。

  山穷水尽的崇祯帝只能用这点花活来激励郑军了,反正说好话不花钱。

  “……”郑芝龙心里虽然理解崇祯帝的不要脸,却也真挺无语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