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倭兵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242 2019.06.04 08:10

  爱护幼苗人人有责,求支持o(╥﹏╥)o……

   ……

  崇祯十五年三月末。

  郑芝龙带领船队在杏山、松山和锦州海外放了一阵枪炮之后,引得城内明军一阵欢呼,然后人就变得缥缈无影了。

  三地清军初开始还有些紧张提防,几日后就放平了心。郑芝龙部根本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等来的却是马科军在塔山被阿济格大败的消息。

  当日是马科军为先头,身后还有吴三桂、白广恩、唐通三部,李辅明留守宁远。据说,在郑芝龙率军北上后,朝廷内还有个声音在叫,让蓟镇总兵曹变蛟也率军北上。

  但此次进军却是那般的虎头蛇尾。

  不过,也是因为马科背后还有明军大队人马在,阿济格才见好即收。

  而明军经此一败,本就不高的士气就更见低落了,大军回驻于宁远,空耗钱粮,却无人胆敢北窥。

  至于郑芝龙的踪迹,这个时候更是没人去操心了。横竖丢不了。

  范志完忧心忡忡,邱民仰也愁容满面,吴三桂等私下里却觉得开心。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么。而无人关心的郑芝龙,今夜时候却正在辽东的山头喝风。

  这怪不得别人,完全是他自找的。

  要伏击小小一个耀州派来的鞑子,哪里用得到他本人亲自出马?

  可别被耀州的名头给吓住了,在大明朝手中时候,此刻所谓的耀州,就只是一个小小的耀州驿。

  二十年前为建虏所得,更为耀州,彼时老奴还在,所谓的大清还叫后金。

  昨日里,郑芝龙带引着船队直入辽河口,此时的辽河可不是后世的辽河,休说是蜈蚣船、老闸船了,就是鸟船、乌尾船也能畅通无阻。

  耀州准确的说就是后世的营口市,作为东北开埠的第一口岸,辽河口若是无法行鸟船,才有鬼呢。

   1858年的《天津条约》,东北第一外埠港口定的虽是牛庄,可牛庄的港口环境不好,英领事至牛庄,查勘辽河下游海口淤浅,轮舟出入不便,乃舍牛庄而移就营口设立商埠。

  轮船,轮船。二百多年后的牛庄通行轮船不便,现如今的鸟船、乌尾船就直接能驶入辽河百里深远,直达牛庄。后者在辽金时候得名,明朝时为牛庄驿,为齐鲁至关外之重要港埠,其北相邻的东昌堡更是联系辽东辽西的交通要道。两地再向北就是赫赫有名的辽河边墙了。天启三年时,老奴废东昌堡,命黄台吉亲自此处犒赏筑城民夫,重新修筑牛庄城,周围二里九十三步。置虏兵,成为控制辽河流域的军事重镇。

  牛庄都能去的,就更勿囵是耀州了。

  郑芝龙最终的目标就是敲掉牛庄,然后据此小城,在建虏的地盘内大大的闹腾一番。

  须知道,现如今虽然局势已变,满清已经征服了蒙古草原,开辟了北道直达锦州。但这并不意味着牛庄就不重要,辽河就不重要。

  若是能中心开花,再打下几座满清城池来,对建虏必有震动。

  而对于大明来说,郑芝龙能有此战果,不止证明了水军超凡的作用,更足以鉴证他的忠勇。在万马齐喑的环境下,乃是值得大书特书的喜讯。

  光秃秃地山坳里,郑芝龙带着铁人营和黑番兵躲在这里,就靠着临时扎好的帐篷遮风。天刚微微明,一骑快马就疾驰而来。

   这人名叫周毅,本是辽军中的夜不收,也算是军中精锐。但在松锦大战那个档口,别说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夜不收,就是些低层军官,挨了刀子被送到津门口,也一样被丢在一旁听天由命。

  他与郑森手下的王大雷是一样的命,在暗无希望中看到了光明,现在连妻儿亲眷都被郑芝龙接到泉州来赡养,那他可不就要豁出命来给郑芝龙效力了。

  这些日子里利用郑芝龙手中的良马,很是调教出了一批探马。但都是花架子,没经历过十次八次战争的洗礼,所谓的夜不收也只是冠个名头罢了。

  “报大帅,鞑子来了!”一脸疲惫不能遮掩周毅亢奋的精神。从耀州来的人马看似有三二百人,但内里的真鞑子、二鞑子只有五六十骑,余下的尽是包衣。

  如何能逃得过此劫?

  郑芝龙可是把手中的精兵都压上桌了。山坳里的铁人军和黑番兵,对面山林里的义勇军。还有诱敌的挺身队!

  这是三千多家丁啊,一人一口吐沫都能把鞑子淹死。

  郑芝龙的精神也很好,杀鞑子的憧憬让他胸膛里热血沸腾,这么简陋的休息条件,根本没影响到他。他听完之后,点点头赞道:“做得不错。辛苦弟兄们了,且下去好生歇着!”

  说完之后,郑芝龙便忍不住跳起来,兴奋啊,他心中真个是兴奋。

  不是穿越者不会理解这种心情的。

  满清入关,刀下沾染了多少汉人鲜血就不提了。就说后世,从古到今,牛逼了两三千年的中国,在满清手中落败成了甚个模样,想起来就能叫人恨得牙根痒。

   而更重要的是,这他穿越至今的第一次战斗,那不仅要狮子搏兔,在精神上也是重视之极。

  郑芝龙没有等待太久,就听到隐隐传来马蹄声。脸上不由得有点激动。

  而这时候的图安也很激动,作为镶蓝旗的牛录章京,图安在接到城外庄子上逃出的人丁禀报,说是有倭兵杀入进来,那整个人都是斯巴达的。

  这一情况简直超出了他的大脑天际。然而,那一个个庄子上的管事,或是包衣,还有城外闪现的火光都是不会骗人的。

  那确确实实有一支倭兵杀进了耀州!

  但图安却没有因怒兴兵,黑夜中有太多的不确定因素了。别看他只是一个牛录章京,却也是打老了仗的人。从老奴骑兵时候就在,至今二十四年了。

  夜里的时间全被他拿来整兵备武,但耀州城毕竟很小,内里没几个守军,也没有多少旗人。镶蓝旗旗主济尔哈朗又领兵在松锦前线,耀州这儿属于后方,兵力实则相当空虚的。

  图安忙活了半夜也只招起了三二百人,内里的镶蓝旗丁才五六十人,却上有头发花白的老鞑,下有乳臭未乾的娃娃兵。

  不过这群鞑子却都挺有自信的,根本不把倭兵放在眼里。当初朝鲜之战时候,明军以少打多,且能让倭兵损兵折将,鞑子们却能轻易的吊打明军,如此一来,一个个自信满怀。心中都充满了优越感!

  很快,他们就都骑着马赶到了。远远就看到前方一处庄子上飘着黑烟,图安眼睛一下红了,这些都是他的财产啊。想来只有他们到别人地界儿里烧杀抢掠,甚个时候轮到别人来烧杀抢掠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