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世之大义(求收藏)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250 2019.06.03 08:00

  近乎一个月的时间过去,郑芝龙一没有跟登莱地方官员、士绅亲密往来,没摆出一副礼贤下士的模样在登莱乱转悠;二没有差人去京师打点内外,好给自己疏通关节。而就跟画地为笼了一样,除去了一趟登州外,人就待在了芝罘岛上。

  他才懒得跟那些士绅虚与委蛇呢,完全没必要。

  横竖他的‘狼子野心’暴露出来的时候,这些人就都是他的敌人了。

  郑芝龙的这些举措,曾樱看在眼里,崇祯帝也看在眼里。

  “……”半响无语,崇祯手握着登莱快马送到的奏章。

  却也彻底放下了对郑芝龙的戒心。

  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背景下,凡真的有心于天下的主儿,岂能对士绅官员视而不见呢?不看连那左良玉都跟东林党戚戚我我,始终纠缠不清么?

  曾樱也好,崇祯帝也好,谁都不会把郑芝龙当做屁也不懂的二愣子。那唯一的解释就只能是人是忠臣,根本无心逐鹿。

  郑芝龙根本不知道自己懒得跟登莱士绅虚假客套的作为,竟然被人如此解读了。只能说,那可真是一个美好的误会。

  待过了三月十二,北海冰融,芝罘岛的郑家船队立刻起航,合着沈廷扬部,一片片白帆入海,那是撇开了津门,如利剑一样划开渤海,直向着山海关奔去了。

  边赶路郑芝龙还边嘀咕着,这松锦大战的局势真是被郑森给搅的一塌糊涂啊。

  因为他记得,正史里的松锦之战,那洪承畴在二月底就城破被俘了。

  因为城内的粮食用尽,外面清军围困重重,根本无有大军前来解救的可能。如是就有那不坚定分子做了二五仔,将整个松山城给卖了去。

  除了他自家,那松山城内的一干文武官员,就洪承畴和一个祖大乐没死,余下的甚曹变蛟啊、王廷臣啊、邱民仰啊,连同数千忠贞官兵,被黄台吉尽数处死。

  郑芝龙崩看已经率大军抵到了登莱,心里却一直在怀疑那洪承畴究竟能否等到自己赶到。而若是洪承畴依旧重蹈了历史上的覆辙,那对他也没啥损失。反而能放下这码事,更加轻松的上阵。

  被他看中的觉华岛可是一个不错的据点,在那里若扎下了根来,将来吴三桂即便走了历史上的老路,有这座岛屿在,那也能卡着满清的脖子,叫多尔衮难受死。

  只要花力气在岛上筑起几座棱堡来,看满清能不能冬天里袭破觉华岛?

  甚至都可以成为郑军的新军练兵场!

  但是郑芝龙在芝罘岛一直等到三月中了,关外也没传来松山告破的音讯。

  这让他心中起了点嘀咕,洪承畴这个大汉奸,这辈子还能当好人了?

  蒙元时候,海上漕运分春秋两拨起运,这真不是没道理的。顺风而上,只用了五天时间,郑芝龙就已经看到了山海关。

  “咚咚咚,咚咚咚……”

  战鼓声远远的传出来,山海关岸上,邱民仰亲自来迎,马科和白广恩二人也屁颠屁颠的跟来。倒是那范志完,摆着督师的架子,稳稳的坐在山海关内不愿意移驾。

  在后世,马科和白广恩的名头都不怎响亮,很多人看了眼后就统统被归入庸将之列了。

  但在眼下这个时候,白广恩也就算了,马科却是被众人皆推的良将,以敢战著称,仅次于曹变蛟。

  “去岁松锦大战,贵公子大名传扬九边,实少年英雄。今日得见郑公,始知道何为虎父无犬子。”

  邱民仰是举人出身,能从一介举人做到现下的辽东巡抚,可不是目中无尘的腐儒能比的。他很清楚郑氏集团这支军事力量现今所代表的意义,对于关外局势,对于大明朝,都意味着什么。

  只要郑芝龙愿意,就郑氏集团的力量,轻易的就可以在海上重建江东镇。虽然如今关外的局势和鞑虏的实力,与十三年前比已大有不同了。

  可郑芝龙的实力又岂是当初的毛文龙可比?能自己养军十余年的郑氏集团,麾下大小战船数百艘多,船舶三千艘众的郑氏集团,真要一心为大明朝效力,那就太重要了。

  花花轿子人抬人,郑芝龙似是谦虚,实则是毫不客气的收下了邱民仰的夸奖。“中丞谬赞了。小儿辈还需历练。这不,走了一趟关外,见了阵仗,识得了兵戈的利害,就老成了许多。更是知道了清谈误国,实干兴邦之道理。”

  郑芝龙那八个字一出,立刻叫邱民仰深以为然。

  稍后再与马白二人互相见礼。马科、白广恩面对郑芝龙的时候可是恭恭敬敬的,恍如看到的是阁老大臣,而不是一个名义上跟他们同级别的总兵官。

  这说明这俩人都不是傻子。

  “从老奴起至今日,建虏肆虐已有二十余年。其逞爪牙之尖锐,纵战祸于神州。辽东大地尸骨百万,北直隶、齐鲁,冤魂遍野。彼率兽食人,凶狠残暴,动辄屠城,恶迹罄竹难书。

  杀我华夏贵胄,犯我神州沃土,此血海深仇,倾尽三江水亦难洗此刻骨恨。郑某虽是闽人,却有与建虏拼死一战之决心。此世之大义也。”

  范志完召开会议,商议进军松锦之策,那不管他心中是如何想的,横竖,这架子要摆出来。不然崇祯帝就不愿意了。

  郑芝龙对辽西走廊的地理一窍不通,发表了一通演讲后就保持沉默。只对了双耳朵听,对一些汛地、险隘是豪不关心,他只知道黄台吉的主力还在松锦就行了。因为在如今这个时代,海陆两军间实则是很难有配合的。

  火炮的射程太短,根本无法掩护陆上。

  范志完今天就是把嘴皮子磨薄了,说的也都是一些屁话。

  因为,那就算是贴近海岸线搞对陆支援,能排的上用场的也是沈廷扬手下那些平地沙船。沙船不怕搁浅的。郑芝龙手下的鸟船和乌尾船,吃水深,搁浅了可就是大麻烦了。

  郑芝龙心中早打定主意,是以,无论范志完说的如何天花乱坠,除了当中表个态外,就只做遵命。

  马科、白广恩也与他类似。

  这战阵之间,明军听的还是他们的指挥不是?

  范志完还敢跟着他们直进松山不成?他又不是洪承畴、孙传庭?更不是郑芝龙!

  历经了之前的惨败后,说真的,不管是他们俩也好,还是吴三桂、李辅明、唐通,对于解松锦之围,实则都不报什么希望的。

  眼下的战事,更多是做个样子。最好他们能在南线吸引住清军主力的目光,然后郑芝龙带领水师直入松山城,不管是运输粮食入松山城,还是接应洪承畴等撤回,那都是上上结果!

  至于崇祯帝所想的解松锦之围,则纯属是痴心妄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