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此风不可长,此军必须灭!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305 2019.06.08 17:25

  紫禁城内。

  崇祯帝手执关外送来的奏章,脸上愁苦的神色有了些回转,“不想这闽地水军这般能战?”

  话音方落,下面众臣中站出一人来:“郑芝龙仗水师之利,避实就虚,一战克复耀州,震动关外。”

  “此非止为我大明数年未见之功勋,更能见水军于关外厮杀之便易。此战过后,鞑虏当如锋芒在背,掣襟见肘。想要不再重蹈耀州覆辙,千里辽海,就要千里设防。”

  “郑芝龙军实已得昔年江东军之衣钵也。臣谨为陛下贺。”

   周延儒一番慷慨陈词,背后的蒋德璟默然不语。

  崇祯帝脸上多出了一丝真挚的笑容,“周卿所言甚是。朕虽为耀州之捷欣喜,然更喜于水军之犀利。实可依为长城。此多赖蒋卿之谋啊。”

  听到皇帝提及自己,蒋德璟忙谦虚道:“陛下谬赞了。此皆将士敢战,加之范督师、邱中丞运筹帷幄之功。臣不敢贪为己有。”

  “哈哈,蒋卿谦虚了。郑芝龙不负朕望,卿亦不负朕望。”

  所谓久病成良医,崇祯帝这些年里每每经手战事,无论胜败,多也能养出一些战略眼光。

  耀州之战,那最重大的意义不是砍了多少鞑子的脑袋,也不是掳掠了多少男女,而是郑家水军趁虚而入,避实击虚的能耐。是这般能力下对建虏的牵制!

  “陛下圣明。”

  满朝大贺,叫紫禁城内多日来积攒的郁气,似也消散了许多。

  ……

  大门紫禁城内的皇帝圣明并不能给牛庄的郑芝龙减少半点的压力,随着辽阳鞑子的赶到,牛庄对面的清军已经有上千人了。这还不算随军的包衣!

  护军统领鳌拜亲自领镶黄旗兵马来援。

  盛京城内的黄台吉对于这忽的冒出来的郑芝龙,对于耀州之败、牛庄之败和海州之败,那是恼火恼怒的很。刚打赢了松锦会战,明廷进一步衰落,满清则更加强壮,根据优势,纵然身体有些不好,他也在兴致勃勃的筹划着第五次破关入寇中原,好补充一下因松锦一战而空虚的国库。

  却不料忽的杀出了一个郑芝龙。

  关外明军多了一支水军,而且是一支有着大胆量将领统带的水军,这让黄台吉不得不想起了昔日的皮岛江东军。那可是困扰了他们十几年的一根肉中刺啊。

  这郑芝龙虽刚在关外登场亮相,却就活让他想起了毛文龙。

  纵然只是在岸边小打小闹,但二者都有趁虚而入的勇气。这对满清而言就是一个巨大的牵制,日后再与明军大战,只要郑芝龙的水军还在,那清军就不得不留一份儿力气,看护老家。他现在拿下牛庄之后还盘踞不走了……

  这郑芝龙不仅硬实力比毛文龙当日要强的多,胆量更比毛文龙要大不少。

  当然,冬天里会是例外。可是关外的冬天滴水成冰,能行的话,鞑子们也不愿意在冬天里动兵。

  所以,对于这正开展的牛庄一战,黄台吉实则是有些欣喜的。

  盖因为,在脑子深处里也是看不起郑军的陆战能力的黄台吉眼中,这牛庄一战,就是郑芝龙头脑发热在以己之短击敌之长。

  不自觉中就把江东军的形象给代入了郑芝龙军的黄台吉,直想当然的认为,他的八旗精锐一到牛庄,就能如沸汤泼雪一样完全碾压郑军!

  就是那鳌拜,在抵到牛庄之前也是如此想的。

  这位后世成就了康麻子少年英主名头的鳌少保,如今可是镶黄旗中的一员猛将。无论是克皮岛之战,还是刚刚结束的松锦会战里,他皆以敢战著称。

  但是皮岛之战里,敢率轻舟顶着守军的枪炮冲锋陷阵的鳌拜,松锦会战里,敢冲锋陷阵,五战皆捷,因功晋爵一等梅勒章京的鳌拜,来到了牛庄阵前之后,却再不敢言破敌易如反掌,手到擒来。

  逡巡于辽河上的郑军水师那一门门火炮让他脑袋一阵冰冷,这郑军水师战船,与他昔日里所见的皮岛明军战船,可谓是全然不同。

  如今排列江面,炮口直指岸上,叫鳌拜望而却步。

  鳌拜率军抵到牛庄时候,辽河对岸,少许建虏哨骑也在张目观望。却是松锦战场与盛京方面忽的断绝了联系,加之辽河对岸也有建虏的农庄,有人察觉到了不对,向上禀报了去。广宁一带的留守清军派出哨骑来探。

  牛庄战场,两军对峙。

  清军非但不敢轻易犯险,鳌拜还速速派人回禀盛京。这靠他现在手中的力量,那是奈何不得牛庄的。郑芝龙却也不可能一直大开着城门。既然清军知道厉害,没立刻发起送死攻势,郑芝龙就也趁机修筑起了工事来。

  这日清早,牛庄西门外,一群群被割了辫子的包衣们就被郑军驱赶着来到了城外,他们或是忙碌的搬运一些砖石木头,或是手持铁锹、榔头挖起了沟壕来。

  距离并没有超出城头枪炮的射程。

  对面的清军依旧半点动静也没有,鳌拜正一门心思的等待着辽阳的援军,本来还准备让周遭小城关卡的兵马都汇聚来,但盖州失陷,被郑军烧做一片白地的消息传到牛庄,阿尔京阿险些喷出一口血来。那可是他的家啊。

  鳌拜也连忙派出人马或许通报沿海各处,叫他们小心防备。

  这般的,两军对垒就直持续了将近半月,留在宁远城的施富都且发了首批一百精骑送到了牛庄,图赖这才引大批清军抵到。

  作为建虏开国五大臣之一费英东的儿子,图赖是一班兄弟中最出色的,虽然他只是个老七。

  可二十多年的战场生涯却让他成为了费英东家族的领军人物。他还是鳌拜的堂兄!

  清军援军抵到,郑芝龙则依旧不见紧张,稳坐于牛庄。

  “父亲,见建虏援军抵到,军中的士气颇有波动。”

  “那你以为当如何?”

  “孩儿以为,可以重赏激军中悍勇者,出城搦战。”

  “哈哈,钱财我不缺。但军中壮勇者却不当这般遣用。士气下挫就下挫了,我父子北来日短,与建虏见阵尚少,将士们犹自惧怕建虏,岂不是人之常情?”

  事实上却是,士气有所搓动的郑军阵列依旧严整。至少在图赖眼中,眼前的明军军阵军容严整,绝非易与之辈。

  图赖他参加了老奴起兵以来满清几乎所有的大战,经验十分丰富。这点上是不会判断出错的。

  对面的牛庄城池还算坚固,虽然城池不大,但却正与敌人的水师互为犄角。这就够麻烦的了。

  而且对面这支敢跨海而来的明军,屡屡攻打城池,不仅敢战,更是能战。完全不像其他明军对阵清军时的望风而逃。

  此风不可长,此军必须灭!

  作为一名满清的高级将领,图赖潜意识里就想要将眼前的军队彻底铲平。

  所以,他不仅要战,还要打的狠打的毒,争取能把对方的骨头打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