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显大名于天下,收厚誉于己身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112 2019.05.31 08:00

  ps:求收藏,求推荐,求包养……

  然而真正操刀子杀掉那些社鼠的并不是郑芝鹏,而是郑森。

  从关外归来的郑森,身上似乎多出了一股往日里所没有的果勇之气!杀气腾腾的。更别说他手头还多出了百十个辽东老兵!

  这些人纵然大部分都是伤兵,伤未痊愈,但却是清一色的都是轻伤。重伤的就都留在津门了,那里有从京城赶去的郑芝莞么。

  郑森在伤兵中的名头是很不错的,在津门关外跑了两趟,那也不是没有效果的。

  如是,有施琅带队,有张乐书、张奎带路,一夜之间便就清扫了七处营寨。只脑袋就砍了三百多!还有上千人被打入了苦役营。

  这是芝罘岛上的一特殊机构。简单的说来,这苦役营人如其名,就是干苦力的。

  无论是平整土地,还是公厕里的掏粪,亦或是日后再建造营垒、房屋,先上的就都是他们。

  日后就是出了芝罘岛,那也是被送去大员,在硫磺厂捡硫磺或是去水泥厂捣石头的份儿。当然,他们还有可能被送去安南挖煤,或去琼州挖铁矿。

  横竖郑芝龙手下有太多的地方可‘安置’他们了。

  郑森的大名早在八月里就已经为登莱各地官吏士绅所熟知了。不知道多少人暗笑“郑芝龙”这么个海盗头子竟生出了一个好儿子,对朝廷大大的忠良。

  就是有那良心还没泯灭的,才会对郑森说一句“急公好义,士林之表”!

  但是,当郑森回到芝罘岛后的作为传出来之后,整个登莱都倏然一惊。性格如此狠厉,心肠这般铁,真的是自幼读圣贤书的秀才公么?

  果然是郑芝龙的种儿,骨子里就非善类。

  这消息传回安平之后,郑芝龙根本不当回事。

  正史上郑森的性格更苛刻,手下人但凡有犯错的,必会有罚。比如那杨朝栋,郑成功的老部下,累功至五军戎政,这是郑家军中绝对的高级将领。

  郑成功欲攻台时,手下人反对者甚多,而杨朝栋力排众议,极度赞成。如是,郑成功攻占大员后特任命其为大员承天府首任府尹。但很快就因他克扣军粮,连同家属一块,而被郑成功尽数诛杀。

  如此苛刻的性格与他老爹降清是有着化解不开的纠葛的。但郑森本身也肯定有着这方面的倾向。眼下只是他丢开身上的儒衫后露出的真性情罢了。

  何况这些人不该死吗?

  错不是担忧曾樱他们误会了,郑芝龙现在都想派出一支兵马进驻芝罘。

  而不是只派去大批的运粮船,转运粮秣和军需于登莱。

  不过郑森的另外一封亲笔信就显得有些可笑了,劝郑芝龙大义为重,率军北上。

  额,这个实在与郑芝龙的立志有些不相衬啊。

  而且恰是这个时候,京城内经过一段时间的反复争论,蒋德璟的主张得到了崇祯帝的认可。那松山城内的洪承畴等一拨人马,是他所无法舍弃的啊!

  所以,崇祯帝下旨征召郑芝龙年后率军北上。郑芝龙还没有收到旨意,但他已经得到了消息。

  “这个好说,只要舍得银钱,定能让皇帝改了主意。”郑芝豹不以为然道。

  “五弟说的在理。大兄只要下的本钱,周延儒等鼠辈总能让皇帝改了主意。便是不去再废那冤枉钱,大兄只管明面上称病,朝廷又能奈我何?”

  郑鸿逵从没想过天下距离郑家竟然是那么的近!

  松锦一败,明廷九边精锐为之一溃,满清若要再叩入中原,出入边墙,只会更如无人之境一般。

  加之内里还有李自成、张献忠等流寇纵横,这大明江山俨然就要崩塌。或许十年,或许更短的时间。李自成都已经拿下洛阳了,还会对黄河以北视而不见吗?

  而他们郑家兵多将广,钱多粮丰,只要按捺住性格,费上几年时间在大员练出一支步军新锐,待到天下色变时候,趁势而起,席卷江南,南面称孤,还不是手到擒来?继而进取中原也非难事啊。

  孝思堂内,安平城中的郑家集团一干骨干悉数在座。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如郑芝豹、郑鸿逵一般想,只有施富和陈鼎两人面露迟疑。

  “施富兄弟、陈先生可有话说?二位尽可讲来。”郑芝龙敏锐察觉到了在座人群中二人神态的不同。

  施富、陈鼎对视一眼,前者先一抱拳:“大哥容禀,小弟只是觉得……,若真如四将军、五将军所言的那般行事,大哥名头,恐是……还欠些火候。”

  “大哥自降明以来,虽为明廷立下了汗马功劳,累建奇功,俘其丑类,为海上十数年所未有。然些许海寇西夷,于天下人眼中的份量远不如蒙鞑建虏重。大哥再声名威震东南,却也尽是海上而不再陆地。

  如真要发难,恐连江南都不会拱手而降……”

  陈鼎一手捋着下巴的那溜儿山羊胡,说道:“大帅可知德不配位四字?”

  “我军看似威临东南,实则浸润之地却仅限于泉州、彰化、兴化三地。如若起兵,就是那福州且不能传檄而定,更勿囵是江南了。

  大帅虽握有重兵,然于天下无大名无大益,外省之人视之,不过一兵头罢了。较之骄横跋扈,拥兵自重的左良玉尚大有不如,谈何形影景从,众望所归?”那左良玉可还有东林党人为其吹捧呢。然后者可不会多说郑芝龙的半句好话。

  得知郑芝龙的宏图大志后,陈鼎献上的第一计就是沟通东林党人。如果能拿下东林党,则日后取江南兵不血刃也。但郑芝龙对东林党不屑一顾。

  “清谈误国,实干兴邦”八个大字,也能从侧面突出他的思想。虽然郑芝龙对东林党的厌恶绝不只是因为他们的清谈误国。

  这陈鼎就是陈永华的爹,而陈永华则就是那平生不识陈近南,纵称英雄也枉然的陈近南,陈总舵主。

  同安人,早就在郑芝龙手下为幕僚。昔日只是诸多寻常幕僚门客之一,可陈华穿越后他的地位可不就直线上升了,现如今出现在孝思堂中也不叫人意外。

  “先生的意思是……”

  “属下敢请大帅遵朝廷调令,来年提一支劲旅,北上杀鞑。如此方可显大名于天下,收厚誉于己身。让天下之人尽知大帅威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