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黑心坏鸟郑芝龙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2377 2019.06.19 18:00

  “好个棱堡,果然是了得。”

  郑芝龙前世今生,这都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着一座真实的棱堡。虽然之前他已经拿到了模型,但模型如何能跟真实的事物相比?

  不大的觉华岛上一共立有两大三小五座棱堡,别看数量不少,工程量也更大,实则却是比屯粮城还要更早完工。

  因为啊,修筑屯粮城所用到的夯土和城砖太费劲了。

  标准的‘夯土’可不是像民间打地基一样啥土都能用,那首先要反复筛土,不准有任何的渣滓。然后还要蒸土,这一是为了杀死土内的虫卵,二是为了让土被夯实的时候更见坚实。

  所以,别小瞧了夯土城池,纯粹的夯土城池绝对十分坚固,在抵抗硬物撞击的时候,比如石砲和火炮的攻击时,那效果较之包砖城墙尤要好。只是夯土较为怕水罢了。

  且夯土的建造法除了压实以外,还有其他的方式加强材料的固化,蒸土是其中一种。另外,类似石灰和动物血液的添加物也常被作为稳定剂与黏著剂。包括糯米浆!

  而除了夯土,屯粮城外侧的包砖一律是岛上自行建窑烧造,这同样耗费时间。

  屯粮城的工程量并不大,却因为一些步骤太耗费时间,以至于拖拉到七月下旬方才完工。

  不像棱堡,看似工作量大,却始终能一刻不停的建造,等到基础‘打牢’了,觉华岛上开采出的石料也已经备好了,等到石料用完了,那砖窑烧出的青砖也齐备了。

  所以速度上反而能更胜一筹。

  走进一处炮垒,看着炮口对应的前方,郑芝龙只想叹一口气。

  怪不得这种堡垒能如此牛逼,用这么少的人便能得到如此高的防御值,这种设计实在是能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枪炮的威力。

  就像眼前的这门大炮,它的前方一侧空旷如野,另一侧则就是棱堡的壁垒。

  所以你可以想象得出,当棱堡壁垒前堆满了敌人的敌人时候,这一炮轰出去就能收割多大一波人头?超神都是小菜一碟。

  这就是棱堡防御的精髓。

  觉华岛上的棱堡两大三小,两个大些的棱堡,一个在屯粮城的侧面。

  要知道屯粮城可是在觉华岛的最北端的。其北、西、西北三面都是海洋。日后清军借着冬季里严寒冰封海面,如当初的觉华岛之战一样,马步军直接黑隆隆的杀过来。

  那也不可能把大炮布置在屯粮城外的海上。

  所以,一个大的棱堡位于屯粮城的南面,遮蔽住其南侧的大片野地;一个小棱堡位于屯粮城的东侧,满清如果能越过岛屿的东侧沿岸山脉,将大批的火炮运抵过来,那也是清军的能耐。

  然后,另一个大点的棱堡位于整个觉华岛的中部,两个小点的棱堡,一个位于觉华岛的南岛,一个位于两个大点的棱堡中间。

  从五个棱堡的方位布置就可以看出,它们的存在,一切都是为了拱护屯粮城,为了保护整个觉华岛。

  “福松。”屯粮城城墙上,迎着落日的余晖,郑芝龙跟郑森慢悠悠的踱着步。“今岁于我郑家至关重要,为父忙碌数月,虽为我郑氏赚取了不少声誉,但也正是因为此,觉华岛才于我郑家来说必不可失。”

  “孩儿知道父亲大人的意思。我郑家兵马在关外连连得胜,声誉正隆,如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若是此时若丢了觉华岛,则影响太大。甚至有前功尽弃之可能。”

   “你能明白此事甚好。”郑芝龙把手一指南方,“你叔父不日就将带领船队抵到此地,那不止会有大批的军需物资,还会带来一支人马。一是要补充各营队的缺员,二是要留在岛上历练。”

  “以觉华岛现今的防御,为父实在想不出沦陷于鞑虏之手的可能。这些兵都是从难民中挑拣的精锐,一如未经历阵仗之前的铁人军和义勇营。只要稍加磨砺,便是一支精兵。”

  “我已经决定要留你五叔在岛上,然后你来任副手。”

  郑芝龙不可能留在觉华岛上,道理与他不能固守牛庄一样。

  郑森今日随郑芝龙观看了整个觉华岛,对于守住城池信心十足。立刻就说道:“父亲放心。孩儿定辅佐叔父,守住觉华岛。”

  郑芝龙微微一笑,“守住觉华岛真不难,只要你们不出城浪战就行。何况今冬建虏也不会把目光真的投到宁远来,就更别说是觉华岛了。”

  郑森懵逼,忙问为什么?他可不知道满清今年会扣关杀入内地,连破数十州县,大捞海捞一把。

  郑森听郑芝龙一说,脸色大变。自从崇祯二年那次开始,清军已经接连叩入中原四次,哪一次不是给大明带来了巨大伤痛?

  财货人口损失就不说了,在建虏肆虐的过程中死去的百姓,比之被他们掳走的男女,只会更多许多。

  “为什么不会扣边?”

  “你以为鞑子现在就好过吗?”

  “一场松锦大战,朝廷会穷的国库里跑马,建虏就能得好?”从俘虏的建虏和包衣口中他可是问出了不少满清的消息的。

  黄台吉为了松锦之战,把内部的粮食也搜刮的很干净。大战前,前后一年半的围城战和拉锯战,把满清也搞得五劳七伤。

  若崇祯帝真能沉得住气,拼死耗到现在,黄台吉就不是流鼻血而是心口流血的下令撤兵了。

  当然,明朝的财政粮饷也的确困难。

  “他们那是什么地方?能比的上中原吗?”

  “朝廷现在就是再难以为继,钱粮上面,情况也不会比建虏更糟糕。”

  一场持续了两年有余,涉及到单方面十几万战兵的大战,是开玩笑的吗?“换做我是黄台吉,我也会在今冬破边入寇。不趁着大明精锐大丧的时候好好进中原抢回一笔,如何回血?”

  郑森在郑芝龙身前左右待了也有段时间了,对于自己这个父亲口中偶尔露出的一些怪异词汇,也多能明了意思。就比如那‘回血’二字。

  郑芝龙眯起了眼睛,他从清军入关抢掠想到了被鞑子抢走的金银的最终目的地——晋商,心中就很想很想杀人。“老子我终究有一日要把八大皇商杀个片甲不留!”

  不止是八大皇商,还有晋西大批的文武官员,一个个都该杀,都该死。要是没有这群杂碎在暗地里捣鼓事,建虏的崛起何以这般顺利和迅速呢?

  当然,这般‘政治正确’的话被他说出口,那总免不了有些冠冕堂皇的。

  因为郑芝龙他也一样黑啊。

  他为什么让郑芝豹、郑森带领主力留在觉华岛?那还不是为了躲开不久就要杀入中原的清军吗?

  不说崇祯帝在急乱中有可能一道旨意就叫郑芝龙进退不得,如架在火上烤。就说清军真的杀入中原,郑芝龙如今名满中原,能图享大名而不有所表示吗?

  主力部队不留在觉华岛,那他就有可能被明廷调去堵抢眼。现在的郑军陆军对上建虏,郑芝龙只有守城的把握,可不敢轻易与之平地野战。

  故而,他本人也一样心黑,一样不是啥好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