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五千年来谁著史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穿越“闽海王”

五千年来谁著史 汉风雄烈 4382 2019.05.20 15:16

  明崇祯十四年,四月。福建晋江安平城,郑宅。

  弥漫着空气中的喜庆气氛都尚未消散去,郑芝龙长子与董氏成亲,这对于郑芝龙集团而言,乃是件大大的喜事也。

  各路嘉宾齐聚,不止有郑氏集团的诸多干将,还包括闽地的文武官员,沿海府县地方上的豪门望族,甚至是江浙、广东沿海的豪绅。

  但凡靠海或是靠海路谋生的,一个个都备着厚礼来到了安平。哪怕他们在心底里再看不起郑芝龙这个海盗出身之匹夫丘八,可在眼下这个时间里,谁个敢不给他面子?

   甚至,今日能从大门走进郑家宅邸的那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外头多少家小海商捧来了重礼,却都进不了郑家的大门!

  在痛击红毛夷【荷兰】,又消灭了自己最后一个海上竞争对手——昔日里的结拜兄弟刘香之后,郑芝龙就夺取了整个东南海域的控制权。官职也升到了福建总兵官,那是东南沿海的土霸王!

  无数个士大夫,可以从心底里瞧不上郑芝龙,却不能无视郑芝龙的存在。

  八闽之地更是以郑氏为长城,无论是东南各省的海商船舶,还是外来的西夷商船,那有一个算一个,谁个敢不向郑家交保护费?

  凡海舶不得郑氏令旗者,不能来往。每舶例入三千金,岁入千万计,以此富敌国,自筑城安平城。

  郑芝龙有兵有钱,人可不止是官面上的闽地总兵,那是东南数省真正的第一军阀。一遭不忿,转眼之间就能席卷数省,祸乱整个东南的强势人物。

  大明朝国泰民安时候,一介小县令都敢不买总兵官的颜面,一任知府都能在总兵官跟前充大爷。但此一时彼一时不是?

   现在都崇祯十四年了,手中有兵的才是大爷。

  去岁,明军与流匪在川陕一战,杨嗣昌令左良玉堵截农民军,左良玉袖手旁观,杨嗣昌九檄左良玉,左良玉仍置之不理。由于左良玉观战不至,张献忠从容出川攻打襄阳,农民军大胜,杨嗣昌气怒惊惧之下汤水不进而亡。崇祯却也只是让左良玉削职戴罪立功自赎。实则毛都不伤他一根。

   更别说辽东的祖大寿了,这都是活生生的例子。

  实局至此,又有谁敢对于郑家这八闽之地的土霸王无视的?

  年不及四旬的郑芝龙,看着面前的满堂宾客,看到的实则是郑家在整个东南的滔天权势。

   以至于高兴畅快之余,与众人喝了个伶仃大醉。

  次日黎明时分,人再度转醒时候,无人知道就在这一夜间,郑芝龙的肉体内已经换了个内核了。

  “哈哈哈,哈哈哈……”

  陈华发出了一阵像是在笑,又像是在哭的声音。让守在方外的亲卫们登时骚动紧张来。

  “主人,主人……”小野建二一手握紧刀柄,在门外叫道。

  他是跟随郑芝龙多年的心腹,是郑芝龙早年未发迹时候就收容的仆人,十多年来忠心耿耿,郑芝龙对他的信任绝不下自己的兄弟。

  “无事,无事!”

  房间里传出了郑芝龙那熟悉的声音,这声音中还透着一股别扭问道,但却没有半点紧张。小野建二等人心中依旧是不放心,他嘴巴张了张,就待再发问,房间里又传出来声音,“去备水!”

  这话自不是给小野建二他们说的。房间里响起两声清脆的应诺声,然后就是细碎的脚步声。

  房门打开,屋内侍女那熟悉的面容出现在小野建二他们跟前。

  房间里只剩下陈华,看了一场个人传记的电影,大致上接受了郑芝龙记忆,也了解了郑芝龙人的他,这个时候,隐藏在黑暗里的脸色依旧带着又哭又笑的神态,自己真是中大奖了啊。

  穿越啊,多少现代人做白日梦时才会做的美梦,就在他濒临死亡的时候降临到了他的头上。是因为那条熟悉的大河吗?

  陈华对穿越一点也不陌生。不说近些年的影视剧,只看那在社会中影响愈发广大的网络小说,可不就是一个建立在‘穿越’的基础上的庞然大物么?

  他现在竟然……,有这样的大幸运?真叫人一万个想不到啊。这么好的运气,这么就不在前世掉座金山给自己呢,那点气运都比不得穿越来的大吧?

  巨大的欣喜让他人都懵了。还好是在夜里,他更是躺在船上,有的是时间叫他控制自己。

  攥一把拳头,这强健有力的感觉,是他有段时间都未感受过的了。

  从一个奄奄一息的病人,陡然变成现在这个身强体健的男人,那巨大到极致的惊喜把一切的意外、震惊,乃至与父母亲朋的离别伤感,全都冲击的支离破碎。

  更别说穿越的身份了。

  郑芝龙吔,还不到四十岁,就已经是东亚海上霸主的郑芝龙啊。国姓爷郑成功的老爸啊。

  对国姓爷他爹有过些片面了解的陈华,联合脑子里的记忆,很能感受到郑芝龙早年的艰辛与不容易。可那是早年,不是现在。现在的他已经打下了一片大大的‘江山’了。

  现在是崇祯十四年,也就是1641年,料罗湾大战打了,损失不小的海上马车夫服软了,刘香也死了,闽台海域已恢复安宁了。

  郑芝龙不仅是正值壮年,更已经剪除了群雄,把东南海上力量纳入地方官府体制,在取得制海权的同时,更合法掌控了东西洋贸易制度的运作。

  至崇祯十二年,日本袄地锁国,退出东亚海洋竞争;荷兰人与郑氏达成海上航行与贸易协议,规定荷兰的对日本贸易,必须经过郑芝龙将中国特产运至台湾,转手之后,方由荷兰方面运往日本出售。郑芝龙遂成为东方海洋世界的唯一强权。

  他麾下的武装船队旗帜鲜明,戈甲坚利,航行于东南沿海、大员、澳门和日本、吕宋等东南亚各地之间,利用自己的权势和财力,扩大海上贸易,几乎垄断了中国与海外诸国的贸易。是真正的富可敌国,权势滔天!

  陈华坐享其成啊,他是坐享其成啊。

  想想看,一个病的奄奄一息的将死之人,忽的恢复了健康,这是甚样的惊喜?哪怕年龄大了十几岁。并且他还猛地从一个社会的底层小民陡然变成一朝廷的‘栋梁之臣’,富可敌国,权势滔天,哈哈,那真就是死而无憾了不是?

  他半点都不为那‘逝去’的十几年光阴而懊恼。

   因为陈华一点都不相信最美好的是成功的过程,而不是丰硕的果实!

  他就特享受那丰硕的果实。

  唯一觉得奇怪的就是他穿越前所看到的那幅画面,那条长河就挂在他的出租屋里,那是他去年时买的一副仿古国画。并不值钱,真值钱了他也买不起。但就是喜欢那条河,觉得画的很有气势……

  泡在大大的浴桶内,错不是他挥手叫人下去,都有那娇嫩欲滴的美人来贴身伺候,这腐败的封建贵族生活啊,太美好了。

  天亮了,穿着整齐的陈华来到了继妻颜氏处。后者是颜思齐之女,郑芝龙的崛起过程中,很重要的一环节就是接掌了颜思齐在大员之家业,内中自然不是半点波折都没有的。所以,郑芝龙娶了颜氏!

  而颜思齐昔年的家底转投郑芝龙后,很多人就是现今郑氏集团的骨干。故而,颜氏在郑家也是很有地位的,某种程度上担当着正室夫人的角色。

  而郑成功的生母田川氏,则只能算外室。

  但也是因为颜氏的象征意义非同一般,其嫁于郑芝龙十余年,始终未有生育。内中因由不需多言。

  也是为此,郑芝龙纵然为了取得颜思齐的遗产,娶了颜氏女做老婆,但田川氏作为郑森的生母,他长子的母亲,地位一直很尊隆的。

  在陈华和颜氏座位的侧面,就单独设了一张椅子,没有人坐那,谁让日本幕府不放田川氏人呢,她人还在日本呢。当初郑芝龙使人前来接他们母子来中原,田川氏被幕府以“日女不入中原”为由给阻留在了日本,只放了七岁的郑成功出来。田川氏和次子田川七左卫门,直到现在也一直都留在日本。

  很快,新婚大喜的郑森和董氏便就前来拜见。陈华心里没甚激动的,郑森他见过太多了。记忆里的国姓爷的果体他都不知道见过多少回,很难再有鸟的崇拜和激动。

  外人面前,郑芝龙是一个充满威严的封建式大家长,陈华照着记忆里的葫芦来画瓢,表现的还不错。

  只需要把脸一板,这表演太轻松了。小鲜肉们都能完美胜任。

  留下儿子儿媳用饭,陈华坐在上首,脸色平静心中却很精彩。

  喜当爹,喜当爹,这才是真正的喜当爹有木有?

  他一个二十五岁的小年轻,眼睛一眨就有了个十七岁的长子和十八岁的长媳了。再过两年他都是爷字辈的人了,人生之莫测啊,莫过于此。

  婚庆过后,安平城恢复了平静。

  再欢庆的日子过去后,就还是平常的明天。若是在历史中,这些因为郑森的大婚而聚集到安平的郑氏集团干将们,必然会在接下的日子里纷纷离去,回到自己本来的位置上。继续过着自己混吃等死,奢侈无度的腐败生活。

  可是陈华穿越了,郑芝龙不一样了,这种生活自然也就会随之而不一样。

  “你去给他们说,都稍留几日。”

  郑芝豹、郑鸿逵、郑芝莞,当年跟着郑芝龙打拼厮杀来的郑氏血亲,再有郑彩、郑泰这些郑氏族亲,都收到陈华使人传来的消息。再加上施富、施大瑄、洪旭、甘辉等郑氏集团中的外姓骨干人物,整个郑芝龙集团的得力人物全都收停下了脚步。

  如是,当大批的外客纷纷离去后,他们就齐聚一室。

  宾客未走前,郑芝龙没时间跟他们‘谈经论道’,并且这是陈华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亮相,是他在这个熟悉又陌生的时空里迈出的第一步,若说他能坦然处之,那就有鬼了。

  不是说他一穿越就能牛掰起来的,也不是说他看了一场电影就能完美的与郑芝龙相融合的。

  陈华要理清自己的思路,现在是明末,是崇祯十四年,大明朝如若跟历史轨迹一般,那再过三年中原就完蛋了。他当然不能坐视满清入关,让神州沉沦。可是让他去趟大明的浑水,只要一想他先前‘看过’的大明历史,再结合脑子里郑芝龙的记忆,陈华真有种趟不起浑水的赶脚。

  而且,大明朝烂到了家,郑芝龙集团内部也是一团乱麻,也是贪腐严重,奢华奢靡之风深重。他虽然贵为首领,可对手下的大将,那约束力也不是如臂指使的。

  他真就是一军阀,大军阀下头跟着一个个小军阀,集团内部也是山头林立。郑芝龙真没有把所有力量都捏合到一块。而且他们的海面力量自然很强大,但陆上厮杀却也实叫人可怜。

  再真正的考验来临前,如此短板可是致命的!

  陈华不会学历史上的郑芝龙,他要做出一番大事业的,如此才不枉费上天赐给他的穿越么。也所以,他要好好的理一理思路,在真正的第一次亮相中,做到一鸣惊人,把在集会上自家集团的骨干彻底说服!那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搞定的。

  “今日聚众人于一室,布置的这般森严,是因为芝龙所议之事干系重大。故,不可不甚重。”陈华高坐在议事厅上首,指着外头说道。

  在议事厅外,上百精壮的黑番兵持着火枪昂首而立。

  为首的路易斯·德·玛托斯是一个理智、聪明的黑人,极得郑芝龙的信任。后者雄霸东方海域,手下一直有大量从澳门、马尼拉来的棕褐色一神信徒为其效劳。他们有自己的连队,是很优秀的火枪手。郑芝龙用他们护身、充兵役,对他们的信任不下于小野建二所统带的日本武士。

  甚至从某种程度上言,这些黑番兵更得郑芝龙的信任。因为小野建二所统带的日本武士里可有不少人精通或粗通汉语的,而外头的黑人呢?三百人中只有极少数几个人能够使用汉语。

  议事厅内一片肃穆,在座每个人都郑重了神色。

  陈华心中有些激动,就在几日前,他还是一个垂死的屁民啊,还是一个为给父母赚一笔大钱铤而走险的草根,现在却成了独霸一方的魁首。手下有着大小数千艘船只,十几万人马追随。

  错不是表演郑芝龙的‘演技’所需真的不高,这一幕他也早在心中演练许多遍,那还真端不住架子。

   一鸣惊人开始了……,要一鸣惊人就要语不惊人死不休。

  陈华口放‘狂言’道:

  “我大明江山,自太祖皇帝开辟,历经十七世【明英宗算两世】,传至今日已有两百七十余年。如今内有草寇不宁,外有鞑虏难治,更加天灾频发人祸不绝,你等以为这大明江山可还能成?”

  陈华做到了语不惊人死不休了,他这一发话,震耳欲聋,在座所有人瞬间里都傻了。

  “父亲!”郑森反应过来,第一个惊叫出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